中国新诗社《诗》总第128期:潍河岸边的长青树


2019-08-28 18:45:11  张光国  所属诗集  阅读219 】

00个   

中国新诗社《诗》总第128期:王耀东《潍河岸边的长青树——怀念文学艺术大师峻青先生》


潍河岸边的长青树
——怀念文学艺术大师峻青先生

〇王耀东

  峻青先生走了,8月19日驾鹤西去,享年96岁。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代理党组书记,中国作家协会第二、三、四届理事,《文学报》原主编,是潍坊市的荣誉市民,《齐鲁文学》杂志初创时的荣誉主编,潍坊学院文学院、新闻传播学院的名誉院长, 也是我的文学导师。他的去逝,即是中国文坛少了一位魂牵梦萦的著名作家、艺术家,又是潍坊最真诚的乡民。他的去逝始终缠绕着我对他的崇敬与思念。回想起与他交往的往事,我的泪水就会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峻青以小说创作而闻名于世。他于1923年生于山东海阳,在抗日战争爆发后的胶东半岛,爱国之心涌动着他年轻的心,很快就参加了革命工作,并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和战场绘画宣传。在那样十分艰苦的日子里,就任过胶东区党委机关报《大众报》记者,新华社前线分社随军记者,昌潍地区武工队小队长。1948年随军南下,在湖北创办了《长江日报》后,又转战淮海战场,到过太行山区。建国后,他担任过上海市作协党委书记,副主席,中国作协理事。他最重要的文学成就是在上世纪50年代至80代,先后创作了《黎明之战》、《马石山上》、《胶东纪事》、《黎明的河边》等十几篇优秀中短篇小说,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海燕》、《最后的报告》、《怒涛》及长篇小说《海啸》、《决战》等多部有影响的小说,他创作的散文如《秋色赋》、《雄关賦》、《沧海赋》等,在全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前几年又出版了近4000万字的《峻青文集》》(六卷本)。从中国文学史上看,峻青是一位现实主义文学的创造者,尤其他的短篇小说《黎明的河边》是中国文学史上短篇小说的典范,他不仅是一位文学大家,还是多面手的绘画家、书法家。作为中国硬笔书协的名誉主席,他特别关注硬笔书协的健康发展,深受庞中华主席和全体同仁的爱戴。
  读峻青的书,有一种摄人魂魄的魅力,只要打开书页,很快就会进入故事主题,并有大量的故事细节吸引着你的眼睛。他描写的细节有的简捷明亮,有的婉转隐秘,感应着战争时期那种艰苦年代的态势,整个创作过程都是出自峻青独特的感受和体察现实生活所获得的独到见解。他的笔力极富于韵致,又远远高于一般性的创作模式,给人一种独创的、鲜活的、有血有肉的审美价值和很高的艺术性。这是我开始读峻青《黎明的河边》和后来读他的一些大作的体悟。脍炙人口的《黎明的河边》,可以说是他的短篇小说的代表作,作品不仅仅讲了一个抗战的故事,还打开了潍河两岸极美的天窗,不少细节蕴含着一些历史文化的踪迹,使小说富有传奇性和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因而构成了《黎明的河边》这篇小说思想内容与艺术技巧相结合的独特风格。
  我同峻青老师最初相识是在1983年,那时我还在潍坊市群众艺术馆工作。在得知他从上海到烟台去办事后,我随即邀请他到潍坊住一下。那时还是叫昌潍地区,我陪同他参观了石笏园、钳银厂、核桃雕,风筝年画,以及青州市的博物馆。他对潍坊博大深厚的历史文化很感兴趣,他说:“我们必须明白:时代都是古之于今,今之于古,在中国文学上,都是一种与乡土有关的市民文学,例如写山东的《水浒传》,当过潍县县令的郑板桥,既是画家也是诗人,他的艺术风格也很具有乡民性。潍坊这个地方藏龙卧虎,名人辈出,告诉了我们要想写出自己的好东西,必须立足于本土,但不能局限于画地为牢,眼睛不能只看眼前,必须透视到历史的深层,有民族的根基深,传统之坚固,自信力才强,才能写出有生命力的好作品。”
  他还说:“山东作家大部分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山东味儿足,你是战士诗人,现在回到老家了,写点乡土味的诗吧。”在短短的几天里,我陪同他一边看潍坊的新变化,一边谈文学创作,对于我这样一个刚刚回家乡不久的军旅作者来讲,他的这些话真是起了导航性的作用。从此以后,我在写诗的时候,开始注重扎根乡土,描写乡土,于是才有了我后来的乡土诗。通过与他的交流,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人生的意义在于找到自己的突破点,文学创作不仅仅是技巧问题,还有一个道路问题,必须体验到时代的总动向,想信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写出生活的个性和特点.才能创造出有价值的、大众喜欢的好作品。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同峻青老师虽然是这短短的几次交谈,使我的诗歌创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1987年我出版诗集《崛起集》一书,就是峻青老师给作的序言。
  第二次同峻青老师见面是在1987的夏天,在潍坊市政府第三招待所,由市委出面接待,给我见面的时间,仅一个多小时。是他从老家海阳路过潍坊,专程来看看潍坊的变化。真有点见人如见文,谈话即见心的感受,我把一部准备出版的诗稿(也就是后来出版的《崛起集》一书),请他提些宝贵意见。他接过书稿,翻看了起来,指着一首《掐草编》的诗说:“多么亲切的乡情,多么逼真的描绘,这是我们胶东半岛的手工艺品,写活了,读了这首诗,真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好,我带回上海,给你写个评论。”
  接着,他就恋恋不舍讲起了40年代在昌邑市广刘村抗战的一些故事。这个村子虽然不是很大,却立于潍河岸边,抬头就看见潍水波浪起伏博大之景,花香鸟语空灵虚远,真是韵味隽永,是一块纤细婉约之地。我虽然没有去过这个村庄,经他随口讲到的生活景象,真把我迷住了,这就是他创作经典小说《黎明河边》的神圣宝地。虽然那时他是一位武工队的小队长,整天忙于策划打败敌人的决策,如何去团结为抗战出力的亲如兄弟的老农民。他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为了消灭压迫老百姓的反动派,常常潜伏在潍河边上芦苇丛中,极其艰苦地消灭敌人。这是他奋发抗战的最辉煌时期。他离开这个难忘的广刘村已经近40年了,竟然还能喊出一个叫李守正乡民的名字,作家峻青真是有一种神奇的记忆。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广刘村,变成了他与百姓血肉相连的,能获取现实主义创作之根的土地,潍河里的每一朵浪花都变成了峻青创造气势恢弘,具有理想色彩的美学语境。他对我说过:“现实生活是一位作家的创作之根本,也是创作源泉和灵感创作之根,也是我们经常用常说的‘人的文学’,有些小说离开了现实生活,抓着头发飞向了天空,所谓的浪漫主义,不附和中国文化的实际,我们实践的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人文情怀相结合。我认为这就是和中国古代文化相联接的具有革命理想的小说。”他的这些见解超凡脱俗,是很附合中国文学现状的一种说法。对我们这些文学爱好者来讲,很有启迪性、创新性,也是我终生都不能忘记的名言。
  峻青辉煌的创作成就,贵在忠于现实,他认为作品只有忠于现实才能有生命力,一个作家面对中国的现实生活不能偷机取巧,不能追风赶浪头,必须下一番苦工夫。他认为《聊斋志异》这部伟大的作品,一是成功在一个“工”字上,二是艺术创作上达到了一个“良”字上。他说的这个“工”字是说的一种艰苦的功底,这个“良”字,是讲一种精粹高端,实际是一种标新立异的创作实践。他曾经对我说过:“我这个人不仅勤奋的读书,还有一个认真改稿的习惯,《黎明的河边》本来是我计划长篇中的第一章,结果因为工作的调动,没有写下去.也是一个永久的遗憾。我写的长篇《海啸》本来是想写一部中篇小说,结果越改越多,一下成了20多万字的长篇。在稿子上哪些地方改一个标点,改一个不合适的字句,一定要达到作品的朴实、明晰、严谨,作品中决不能出现华丽的词藻,复杂的修饰语。”
  他的这些对创作要求真诚实在的话语,至今,我都能记得很清楚。功成名就的峻青,就这样透视出了他的成功之路,他才是真正的一位刻苦勤奋,创新不止的大作家,在文学艺术上,是一位沉湎于心灵探索,感情充沛的人,峻青不少作品。写的都是平民抗战为国的事,他是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英雄形象,写出了中国人的英雄主义和勇敢精神,所以说他是一位描写当代生活和中国革命实践的抗战文学巨匠。
  在潍坊,不少人只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却不知道他还是一位了不起的大画家,实际情况是他的作画早于他的文学创作。出身于丹青之家的峻青,五、六岁起便在父亲指导下临摹《芥子园画谱》,在上山放牛割草的时候,就对着大自然的美景用手指和树枝在泥巴沙地上练习作画。因为家境贫困,过年贴不起年画,自己就在纸上画年画,从那时起他就接触了民间艺术。由于这一种爱好,在当战地记者时,在笔记本上也画一些速写,曾在胶东前线画报上,发表过他的一套《铁西瓜》连环画。在文革时期,他也在铁窗下与世隔绝五年之多。就在这期间,为了打发难熬的时光,常常是用手指作笔蘸着清水,在囚室的水泥地上画劲松,画菊花,画寒梅,后来被管理人员发现,说他是非法作恶,就开始了在自己身上构图点线,身体成了他的画版,就是在这种磨练之下,为他后来的画作打下了深厚的基础。我知道他作画是在90年代,在我办《鸢都报》时,为了鼓励我的勇气,他送给了我一幅墨竹。他的竹子,竹叶画的不是一般画竹家的纤细,而是有点浑厚,是把一个艺术家灵感融入到翰墨之中,竹体有一种粗大豪放之感。在一本画册上,我还看他画的一些牡丹、花鸟,就有潇洒飘逸之感,他不仅画牡丹,题款也不同凡响,有一幅题款中写道:“曾是武墨贬谪客,又与世人誉天香,褒贬由尔信口说,我自风流我自狂”,写的是人生不屈的醒悟之感。
  有一次我在北京一个文友家中,还看到峻青画的一幅“墨梅”,有一种傲然怒放的气势,题款也非常有雄气,画款中写道:“铮铮铁骨绝世尘,劲枝总先天下春,不慕铅华重本色,每因风雨见精神”,他的书画作品有一种非凡气质感,有血肉,有生气,画出了时间的永恒性,有历史与现实的自悟感。从80年代开始,他的画作曾在香港、澳门、曼谷、深圳、福州、北京等地,办过画展,信息都要发在港澳,外国的一些报纸上,在他展室中,常常是墙上挂着他的画作,室内桌上还放着他的一些文学作品,就这样,峻青的文学艺术的创新成就,走向了国内外,引起了国内外良好的反响.
  我与峻青以文结缘,已经近四十年的历史,每一次的相见都是一次心灵之旅。我牢牢记住他的一些对文学的不同见解和看法。他告诉过我:文学艺术是宽广的,必须打牢以民心为主旨的根底,才能写出好作品,让世人看得起自己。正因为有了这种不凡的引导,我也逐步明白了这个“宽广”的真实含意,包括视野的扩展;正因为有了他这种宽广的视野,才让我结识了国学大师文怀沙先生。他同文先生相识于上世纪50年代的上海,每次文怀沙的遇难,他都出面相助。就是在进入到新世纪后,文怀沙遭遇到一场网络上刮起的强烈风暴,峻青仍然对他关怀心切,就从上海给他打电话,讲了他的一些想法,让他沉住气,要想信自己,当前社会上,有些人过于浮躁,造成眼界的偏狭,实际是个人主义的精神危机。他要求文怀沙在这场风暴面前,一定要自强不息。正有了这次推心置腹的对话,文怀沙这位九十多岁的老人心态平静了许多,几个月风险很快就过去了,也验证了峻青叮嘱的胆略性。文怀沙的信誉不仅没有跌落,反而有了新的升值,他的一幅书法,从一平尺一万元一下子涨到了一平尺十万元。
  在这里,我特别要指出一点,讲文怀沙的要义,是峻青对昌邑市的一种乡情。文怀沙不仅是国学大师,还是昌邑市的女婿,正因为如此,在八十年代,峻青就介绍让他到潍坊找我,于是我对潍坊的历史文化才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在我带着文怀沙看了潍坊、昌邑的一些名胜古迹后,他才断定:潍坊是一个出名人的圣地,中国文化的流源上,出了不少潍坊名人,对国家与民族做出过卓越奉献。峻青和文怀沙的观念基本是一致的,他俩 都认为潍坊是一座人杰地灵的文化宝地,在潍坊为官过的宋代李清照、苏轼,都是中国文学史上的诗词高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他的姥姥家就是昌邑人,能与《红楼梦》的创新没有关系吗?还有一部举世闻名的《金瓶梅》,作者是诸城人,潍坊学院教授房文斋的专著,对笑笑生的笔名有了新的考证与破解,也就是诸城的丁家人。中国文学史上,潍坊走出来的名人更多,例如:臧克家、王愿坚、王统照、浩然、顾城、黄裳,以及成名在台湾的李熬、鲁蛟、朱天文、朱天心,王孝廉也都是潍坊人,当代获诺奖的莫言等,这些都是文学史上的精英,都产生在潍坊这个神奇的地方。峻青说:“我如果不到昌邑广刘村来参加解放战争,不会写出《黎明的河边》,是这片土地上的独特气氛薰染了我,才有了终生不变的写小说的我。”文怀沙几次到潍坊都是在我的陪同下,也看过潍坊不少与文化有关的地方,他认为:潍坊这块土地上有一种活性元素,所以出了不少非凡的精英。从历史的经验看,人只要到了这里就会受到一种新的冲撞,出现新的人才。他还介绍过一个叫姜一涵的大画家,在世界上有名,属于张大千级的艺术家,就是昌邑市人。我认为峻青与文怀沙他们这两位文化大家,能见证到这一些,这是值得潍坊人重视的观念。
  峻青在他83岁时参加了潍坊学院举办的“潍坊名人馆”开幕仪式。就是在这个会议上,他被原潍坊市委副书记郑金兰宣布聘为潍坊学院文学院,新闻传播学院名誉院长。峻青非常激动地说:“我虽然是海阳人,却也是真正的潍坊人,因为潍坊是我血肉相联的地方,昌潍平原上留下了我的脚印,潍河边上的广刘村有我的亲情,遍地翻滚的谷子堆里曾隐藏过被敌人追杀得我的身体。所以说,潍坊也是生我养我的故土。”开完潍坊名人馆开幕仪式后,在市里领导带领下,峻青再次回到战斗过的潍河边上。古老的潍河,绿浪翻滚,各种野花竞相绽放,峻青先生走向潍河大堤时,看到久违的潍河水,上几百人出来欢呼鼓掌。当他看到这一群即默生又熟悉的乡亲们时,喊了一声:“乡亲们好!”得到了一片热烈的鼓掌声。峻青就这样神采飞扬的走进乡亲的人群中。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八十多岁的峻青也仿佛青春焕发,出现了溢于言表高兴神态,变成了古老潍河边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峻青的女儿孙丹薇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父亲:“忠诚和激情不仅是他创作的特色,也是为人的本色。他忠诚于祖国和人民,热爱文学创作,对养育自己的胶东大地和父老乡亲始终一往情深,这也是多年来成为他文学创作最深层的动力。”
  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峻青一手拿枪、一手拿笔,边参加战斗,边为革命创作,向广大读者叙述抗战故事,塑造人民英雄的光辉形象,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记忆。这位“一生只愿做伟大时代的一个小小侧影”的革命作家,不就是潍河岸边的一棵雄壮威武的长青树吗?!
  写下以上文字,权作告慰和怀念峻青这位文学艺术大师的在天之灵吧!

2019年8月25日于潍坊

【诗人简介】王耀东,本名王德安,男,1940年生,山东临朐人。中共党员。1959年入伍,历任战士、班长、干事、副科长,1979年转业后,历任潍坊市群众艺术馆副馆长、潍坊市文联作协副主席、创联部主任等职。系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理事,《鸢都报》及《大风筝》诗刊主编,《稻香湖》诗刊执行主编,《中华文艺家》杂志主编,《齐鲁文学》杂志社社长,北京华夏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国学诗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人民日报》人民艺术网顾问,《人民日报》(人民美术)编审,世界文艺家联合会名誉会长,美国哈佛大学《美中社会与文化》杂志特约编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被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特聘为荣誉院士。诗画作品刊发于国内众媒体以及美国《世界日报》、《芝加哥报》、《中华时报》、《洛城文艺》和越南《西贡报》、菲律宾《商报》、《日本华人报》等刊物。作品和个人事迹编入《中国山东新文学大系》、《中国五十年文学史》、《中国诗歌通史》、《中国百年诗选》等典籍。著有诗集《在历史的眼睛里》、《逝去的彩云》、《不流泪的土地》、《插翅膀的乡事》等12部,长篇小说《好一朵玫瑰花》,散文集《走在故土》等两部,论文集《一步之间》等两部,电视剧本《郑板桥传奇》等。获首届“泰山文艺”奖、华东图书一等奖、山东首届齐鲁文学大奖、第三届龙文化金奖(香港)、全国短诗大奖赛一等奖、全国优秀剧目创作奖、2007年和谐中国实力派书画家金奖、2002年菲律宾国际金奖、世界华人文化交流艺术贡献奖等奖项,被授予“二十世纪杰出人物”(英国剑桥国际文化委员)等称号。诗作被译成多国文字。以“乡土诗”为代表,北京人民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等七所大学和人民出版社先后召开王耀东乡土诗讨论会。2010年6月,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与天普书院联合在美国洛杉矶隆重推出“王耀东书画展”。2013年5月,比利时王子来华访问期间特意拜访王耀东先生,并以一万欧元的价格收藏了王耀东先生的国画《长城》。

〓信息动态〓

第五届中国好诗词征稿启事
  
  中国好诗词,寻找好诗词,推介好诗人!前期,已成功举办四届:第一届(2013年,线上举办),第二届(2014年,线上举办)、第三届(2018年,现场活动:第三届网络时代诗歌大展颁奖礼暨诗之缘?行万里——诗意陕西之旅系列活动,陕西西安、延安、壶口、黄陵)、第四届(2019年,线上举办),评选标准: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
  第五届中国好诗词现在启动征稿,欢迎广大诗友踊跃参与!
  奖项激励:设置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颁授获奖证书和金属奖杯。获奖者逐人在《金凤凰文学》微刊上进行宣传,获奖作品编入纸质杂志《中国诗选刊》(总第268期)进行推介。到现场者,现场颁发获奖证书、金属奖杯,赠阅样刊;不到现场者,获奖证书、金属奖杯、样刊将在活动之后组织快递(我们付快递费)。
  现场活动:复评通过者有资格参加拟于2020年2月1日至5日(正月初八至十二)在云南举办的中国诗歌会2019年会●第五届新诗百年峰会(云南)●中国诗歌学院、白浪书院第三期作家诗人高级研修班暨带着文艺去旅行——走进七彩云南系列活动,在昆明举办颁奖礼,召开研讨会,并组织去丽江、香格里拉等处采风。
  评选机制:初评→复评(网上公布复评通过名单,复评通过者有获得三等奖资格)→终评(由主办方终评出一等奖、二等奖,并颁奖)。
  征稿要求:每人限投3首,每首限60行以内,不分行者每篇限600字以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稿末需附200字内个人简介、详细通联、邮编和常用电子信箱。
  投稿方向:zgsxk@163.com。所投稿件请直接放于邮件正文,不要加附件中。
  截稿时间:2019年12月8日。


中国诗歌会
2019年8月26日

〓〓〓

  《诗》,系中国新诗社社刊,1922年1月1日创刊,系中国新文学史上第一本新诗刊物,2019年8月18日创复,在推出纸刊同时制作微刊,被微刊推介的作品,有机会被纸刊遴选刊发。
   《诗》纸质杂志,现为季刊,大十六开本,胶装,杂志皮双面彩印,单面覆膜,内文黑白印刷,刊稿赠样(我们付快递费),暂无稿酬。同等质量情况下优先刊发中国新诗社社员以及签约诗人、特邀知名诗人、诗评家的佳作。
  中国新诗社,系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新诗歌社团,1921年成立于杭州,主要创始人为朱自清、俞平伯、刘延陵、叶绍钧等;2010年11月18日创复,社员同时自动成为中国诗歌会会员,作品被《新诗歌》推荐;2019年8月18日始,中国新诗社跨越再扬帆,传承创新继续推出杂志《诗》,重磅推荐海内外优秀诗人和诗歌文本。
  投稿,中国新诗社会员、签约诗人申请方向:
  poetry1922@163.com。
  官方网站:诗人网
  http://www.shirenwang.com/
  总编:张光国

中国新诗社《诗》总第128期:潍河岸边的长青树





中国新诗社 《诗》 王耀东 潍河岸边的长青树 文学艺术大师 峻青先生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