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昨晚骑单车人063写字句的诗痛064村子恐慌


2017-12-07 22:19:53  薛洪文  所属诗集  阅读125 】

00个   

062昨晚骑单车人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7
.
冬日,弥漫起抓不住调零的春秋。
一位骑单车昨晚人;
他说:穿过了黑道。市中心公园
有花簇绽放;我仔细看,
象凝固雪片;
那些低头不语,没有溺死的。
虽然,黑势抬头有吞吐兽口,
死亡紧追落叶。
我还是相信,叶子背面骑着单车。
.
向黑色投掷的
有惊异命运曲。贝多芬的创造
流传下来。蘸满马克思哲学浆液
我向果园走去;
阴暗腐烂黑势物品砸伤我的脚印。
痛苦从来不分赐快乐;
冬日死寂
裸露。我还是想起昨晚纸稿未熟青涩果子。
.
调零反差
系着
秩序破烂。一座座艺术品毁灭
除了天灾
而人祸罢了。
.
灵魂
撕裂开黑色。它将会是
昨晚骑单车人。每一朵
震撼心灵事物都是猛烈呼喊。
它让我
又想起了写过的声音,回响。


063写字句的诗痛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7

.
清澈水流,总有鱼儿不分
痛苦与快乐;向我游来。
因为我的世界,把沉积路上黑道黑势围捕去拆解。
.
因我之痛,因我之泪。
想象
并不脱离现实。屋檐水缸听懂了雨水哭泣;
绕指一匝
一夜,一月,一年。我游离黑夜。
整个躯体透明另一海的勇气世界。
.
因贝壳,因海螺
我有号角
我有风浪。铺满金色沙滩海岸;
象嘲讽
象讥笑。
.
与大浪淘沙一样。持久声音
割断黑势死神颈喉,我只需拿出一片桨木。
木内流出
清澈水流,总有,鱼儿不分词句装满笔筒。
.
并不脱离现实
也无虚幻;
一个社会结构体,总有虫蠕与盗贼。
它们,不容我背着
疼痛熬制而成的中药,黑势四起暴戾扑来。


064村子恐慌于一种怪病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7
.
村子恐慌于一种怪病。
这个消息,是从人们眼神埋着的秘密里获知的。前些日子,阿太婆也得了这种病,说有鬼灵附身了。她与其他得这样病的病人一样,去村外荒野一座破残庙里,总是后半夜起身,披着一件白色衫衣,头裹白巾,魂迷一样,要穿过一大大片坟地。坟地,旁边是小树林,阴森森而总有猫头鹰叫声。
起初,人们都认为这是鬼在引魂。
“我的儿啊,你在这里太冷了”
“你到底在哪个土堆里?”
“你抱着电线杆的寻人启事,怎么会跑到这里呢?”。
她与前边几位怪病人一样。说着同样的自言自语话。也常在坟地里,转来转去,好象去抚摸她灵魂滴下的血肉,可又不知道血肉存放的地方。
她们同样地坐着最新的几座坟边。用手掐着泥土吐出的新旧气味,象夺回夜色下黑势抢夺的人味,她们呜咽起与飞过的夜鸟一起尖耳地叫,空气阴森恐怖。
随后,象发疯了一样,向黑土破庙奔去。
黑庙,是有一条黑道守着。两旁,有茂密的怪树,白日里看去,只是树荫阴影暗灰沉沉,一切声音飞来都如死寂的森森。这夜黑的天,这黑道路更无人敢闯走,树荫变成了鬼形,有的象地狱的恶神,有的象妖魔的石身,也有吊死的人形还在树枝上,摇曳摆动。
阿太婆,平日胆小。
怎么会发疯了向这条黑道的黑庙奔去呢?人们,议论。
一连几天,如些。
再后来呢?不是阿太婆了,是阿七婆,阿九婆………。
人们,见到村子又增加了许多空空的院子。空屋,再也没有灯光,残破的茅棚,总有丝丝的风响,恐惧上升为恐慌。
某天的早晨。
有几条黑狗,野狗是不可揣测的猜疑。狗们,从黑庙里噙来几根骨头,肉还没有啃光,只是争抢时,有一狗把吞吐的肉皮吐出,原来是带头皮的白发。
另一只狗,也吐了没有消化的,是阿太、阿七、阿九婆们的白头巾。
这场闹鬼灵的病,真也太怪了,村子恐慌于一种怪病。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