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的娘老了


2017-10-09 15:41:30  杨金彪  所属诗集  阅读211 】

50个   

2017-10-8、9 西村

《虚空之遗》间歇 一旁 手机忽然 似乎在振动
呢 俺妈的电话 刚才是你打电话吗
我说不是 可能是※※打的 你给打回去吧
你说的啥 听不清楚 在吹响 先挂了
咿咿呀呀 果然耳膜碰到了唢呐
她在那些声音里 像一片树叶落进
漩涡 她想必是在外面 很远的地方(天快黑了都)
我原想顺带问问 回家这几天 咋样
但在听筒的哧啦哧啦里 只问了
谁者在吹响 你二奶 哑巴的娘老了
哦 那声响 她是躲 也躲不过了

玉米棒子 赭灰脸 闪进脑海 她辈分上是我奶
(不是亲奶 杨大庄的男人都姓杨
我要称呼的 太多了)
身段细矮 佝偻(祖母们的典型造像)整天在田地
匍匐 比大地还低 让无数个世纪 从背上碾过
她的眼睛 在和我爸的一次矛盾中
被描述得很恶毒 后来一次见面 其实
还挺和善 她和哑巴娘俩
在路对面 一座窄小 铁皮屋 安身
只是尽管就住对门 却似
从无来往 女儿 早已出嫁 另一个儿子
小喜 也另居一处 生儿育女
原先 还有个儿子 和平 有病 死好多年了
她这一去 自然可以和他 和他重逢 只是留下
哑巴 一光棍 傻乎乎的(不像那个)能够维持衣食么
我心里一咯噔 本想问妈妈 但蓦然明白
她也做不了什么 外面在吹响 听不见吗 挂了好
好 知道了 挂吧 唢呐离开耳轮 向“虚无”里散

这里是“东地”以东 儿时我家有段时间
曾和她家住在“东地” 她丈夫(我得喊爷 但不记得喊过)
儿子 女儿 都还在 和平 小喜都不比我大多少
我们一起玩 谈《圣经》里的故事 后来我家
搬到西边老宅 新伙伴和我聊孙悟空如来佛毛主席
(孙悟空把如来佛的手指头都打断了 中国所有的
河流都是毛主席一个人挖的)我听着这些长大
喜欢上屈原庄子尼采
陶渊明李白穆旦福柯策兰布朗肖他们 近几年拆迁
又把两家绑在一块 但已经完全是另外
一个样子 如今 她走了 恩怨勾销
肯定有人 听着唢呐为她送葬 哈利路亚
愿上帝与你同在 阿门
愿你在主的怀抱里得到安憩 阿门

还没桌子高的时候 曾祖的葬礼 我曾见过
并且对众人的哭表示 不解甚而 不屑
之后 陆续 这么多 曾经那样熟悉的面孔
一张 一张消失于所在的世界 而陌生的脸 一片片
掺和进来 渐渐的 已难以辨别
与确认 我是否还活在 同一个世界 如今是
这一个离开 永不再见
再二十来年 便是父辈们
再二十来年 便轮到我这一辈了

死 的脚步萦绕耳畔 以一座 一座坟 不断逼近
想来。一眨眼 竟是已过了。半辈子啦。而百年
无非一个转身就完 那时 大家于是又可以
在一起了 就和我刚来到这个世界所见到的
一样 而那个世界 或许也有
这样的青草 星星 树木 月亮 沟洼以及
接我们送我们飘来飘去的
云 那是否 一样地
也有如此多的血汗。和哭泣呢
哦 还要不要 现在就 返回太空
占据一个 又一个星球 与亚塔尼斯争霸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秦汉风 117.136.85.83     2017/10/9 22:16:3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佳作佳茗佳酿,精品精华精魂。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