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二十一章)


2019-07-27 08:58:08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222 】

50个   

第二十一章 如果真的这么多黄金

2014年6月11日。
一阵风走过,女贞花纷纷飘落。
  江山听到,细细的花粒跌落伞面时,发出的轻微的叹息声。
  今年的女贞花开得格外繁盛,是以前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
  一路看过去,满眼碧绿的树冠,像被不均匀的镀了一层黄金似的。又像一个个贵妇,满头青丝上戴满了一件件的黄金首饰,珠光宝气,富贵妖娆。
  走在长长的女贞树廊里,青石板路面上落满了黄米粒一样的碎花,像是谁专意撒了一层厚厚的碎金子。信步走来,有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有一种黄金铺地的遐想,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如果真的是这么多黄金,被我们随意地洒在路上,我们会多么富有啊!比李嘉诚,比巴菲特,比比尔盖茨,都更富有一万倍,让贫穷都躲得远远的不见了踪影,我们活得不再那么辛苦,不再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由自在,云游天下四方,幸福和微笑写满我们每一个人脸上,那该多好啊!
  江山真的最爱呼吸这满条道路上弥漫着的女贞花的香气了。
  今天中午散步,江山提前拐回家来,打算拿把扫帚和口袋,去收集一路上成堆的女贞花,不用太多,弄一口袋,回来让阿美缝一个枕头,就能一直闻这美丽的花香了。
  不料想,给阿美一说此事,却没有得到支持,说,不给你弄,想个啥就是啥,才弄了一个橘子皮枕头,又想点子弄这,脏的跟啥似的,不弄。
  兜头一盆凉水,江山兴致立时没了,只有作罢。
  感觉该去劳动局了,就依旧选个吉时前往。
  门锁着,敲,不应。
  电话一次即通。
  孟局长你好!
  你好!
  神州纺印厂江山。我在你办公室门口,你门锁着,在哪儿呢?
  哦,我这段下午做理疗呢,不在单位。
  在哪儿呀?我去看望一下。
  别别,一会就回去了。
  那我到府上去,知道你不得劲,咋着也得去看看不是?
  真的不用啦!你看,咱弟兄俩,我已经给你啥都说了。不然,明天上午,你到我办公室再说吧!
  哦,好,明天上午我去找你。
  孟局长家的胡同口。
  江山扎好单车,在别人车篓里寻了一页广告纸,在一家已经打烊的银行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一边看人来人往,陆续摆出来的各种外卖,各种吆喝声,人来车往的嘈杂声;一边不时瞅一眼胡同口孟局长的必经之路。
  一直到傍晚七点,也没等到孟局长的人影,吉时结束,像完成了一件任务似的,骑车回了家。
  2014年6月12日。
  在那个时间段,虽然是吉时,却不一定能见到想见的人。
  有时候,不见也是缘。当然,见也是缘。见与不见都是缘。所以,去了,等了,见与不见都是一样的。
  今天,选定午时那一个吉时前往。
  本来辰时也是吉时,但是有几个理由,最终没有选。
  一是太早,人家刚上班一般都应该是有公务要处理的,这个时段去会有影响公务和人家心情。
  二是太早的话,江山会很紧张,一起床洗洗脸不吃饭就要出发。
  三是去太早会影响交易,特别今天菜粕主力很可能向上突破,那样子去劳动局就会影响交易。
  而以上几点,只要改变一下去的时辰,即11:00以后去,就解决了。
  可喜的是,孟局长办公室的门开着。
  出乎意外的,在办公桌之后站着的,不是孟局长,而是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歪着头,脖子夹着电话,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最后终于走出来,锁上门要走的时候,江山迎上去问道,孟局长不在吗?
  去外地开会了。
  江山怅然若失。
  一直打了四通电话,不接。
  难道是嫌江山来得晚了?要不就是嫌江山联系太多,烦了?或者真有要事顾不得?不论什么原因,有一种结果是确定的,就是不接江山电话。有什么办法?人家孟局长也不欠江山什么。
  不想了,好也罢,坏也罢,一切都是缘。
  2014年6月16日。
  一场雨过后,可怜女贞花凋零殆尽,青石板路面上,残花败朵,一片狼藉。
  所有女贞的树冠,花落的地方,只剩下一种沧桑的铁锈色,给人一种不干净不朗利的感觉。仔细看去,细细的女贞果儿,开始展露容颜。虽然花落会给人失落感,但是,花儿不落,果儿怎么能长呢?!有悲有喜,世间事大体如此吧!
  雨后的空气总是格外清爽,一路走去,不禁会意气风发,精神抖擞。
  所有的树,都那么枝繁叶茂,正像精力旺盛的姑娘小伙一样。
  去年刚栽上的灯笼树苗圃,虽然树干才指头一般粗,但是此时新枝一发,新叶一展,竟然也遮挡了大部分视线,英姿勃发,自成一派风景。让人很自然地想到,若干年以后,它们会怎样地粗壮,被移往新的街道,在那里站成新的迷人的风光。
  林荫深处,一只鸟儿的叫声,高亢嘹亮,婉转悠扬,听着十分悦耳。
  此情此景,让江山感到人生是多么美好,不禁对未来充满神奇的向往。
  2014年6月17日。
  又是半年的岁月,随着淡雅清香的女贞,匆匆地开放,又匆匆地凋零了。
  江山依然信步走在女贞树廊的青石板路上,口袋里装着满满的、若有若无、转瞬即逝的中午时光,和永远也少不了的忧伤、落寞与惆怅。
  霍尊不停地唱着那首一出即成经典的《卷珠帘》,悄悄把江山带往人生曲曲折折幽幽暗暗重重叠叠迷迷离离的梦幻深处。
  霍尊离江山很远。霍尊是一个曾经的让江山感动的符号。霍尊将是一个不被遗忘或者必将遗忘的记忆。
  正如这一路凋零的不愿被遗忘的女贞花。
  江山也不愿意被这一隅世界、半部历史和有缘的你,遗忘啊!
  但是,遗忘却是一种必然。每想及此,怎不叫人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行情向上时,是一把镰刀,收割你的悲与喜;行情向下时,是镰刀一把,收割你的青春和青春后的岁月。
  你追随的,痴爱的行情,会收割你的一切,什么都不会留下。
  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行情上上下下,反反复复,让江山的实盘账户,也跟着经历了进两步退一步的运动轨迹。
  2014年6月18日。
  人总是从自己所犯的错误中,学到最多的东西。
  原因是,错误难免带来身体和心灵的伤痛,只有伤与痛,才会让我们体会深刻。
  于是,我们的一生,会犯无数的错误,大错误会有,小错误更是数不胜数。
  我们的心灵是一块毛铁,要锻炼成一个合格的物件,必须要经历烈火焚烧,千锤百炼。生活就是百炼的烈火;我们一次又一次所犯的错误,就是锻打心智的千锤。
  错误是上天特意的安排,甚至是对卓越人物一种特别的恩赐。
  没有人不犯错误。从来不犯错误的人,就是我们心中的一种幻想。
  有人能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尽量多的教训,已经属于天才级的人物了。
  所以,在我们屡屡为自己所犯的错误悔恨痛苦时,却正是在命运所设的迷局中,千方百计寻求出路的时候。转机往往在此时发生。穷途末路之时,往往都会绝处逢生。
  该发生的都要发生。
  该来的都来吧!一同来,或者一个一个来,江山都等着,给以迎头痛击。
  用多少次错误,可以换来一个真理呢?一万次够不够?一千万次、一万万次够不够?仅仅为那一个真理,我情愿做一块被错误一万万次锻打的毛铁。
  渴求千锤百炼,只为玉汝于成。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二十一章)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23.13.102.156     2019/7/27 14:57:51     2 楼

  • 谢谢庆星君来读!奉茶问好!
  •   徐庆星 115.235.249.242     2019/7/27 9:17:3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长篇小说二十一章】之佳篇,问好古不为。祝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