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杀


2019-05-26 17:45:02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231 】

00个   

“我在,你说。”

“我很寂寞,你呢,会寂寞吗?”

不眠的霓虹灯光透过玻璃窗,把小毕的脸映照得一时绿,一时红。呼出的烟雾一时蓝,一时黄。

在小毕的眼里,这些都是寂寞的颜色。

“我不懂什么是寂寞,只要小毕和我说话,我就觉得活着很有意义。”

“嘿,你倒很会说话,懂得哄我开心啊!”

小毕呼出一口烟圈,捻熄了烟头:“不说了,累了,晚安。”

是累了,也是醉了,小毕倒在凌乱的单人床上,昏沉沉就睡着了。

“关灯,空调27度,晚安,小毕。”

小小的房间,梦幻一般的霓虹灯光里,小小的圆柱体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还有,不时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小毕当然没有听见,在这个孤独的城市,他已经习惯了在临睡前把自己灌醉。

“你懂喝醉是什么感觉吗?”

“喝醉就是一种麻痹而已,酒精对身体不好呢,你别再喝了。”

“哈哈!你懂?见鬼了,你如果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就好了。”

小毕喝得烂醉如泥那次,他也没听见充满伤感无奈的叹息:“我何尝不想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我何尝不想让你抱着,唉……”

当霓虹灯终于愿意入睡时,天色已经一片灰濛。而灰到白,仿佛是瞬间发生的变化。

“小毕,天亮了,该起床啦!”

小毕睁开双眼时,总有一种错觉,就像房间里真的有一个女人。

厨房的开水煮沸了,昨夜搁在微波炉的外卖也加热了,浴室的水温调节得恰好。

下半身的胀痛感觉让小毕回到现实,一阵剧烈的手部运动后,他不禁喘着粗气咒骂:“妈的!这狗日的生活!”

梳理完毕又是一个人的早餐,餐桌不大,在小毕眼里却是空空荡荡的冷清。

“你说,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哪种类型的男人?”

“像小毕这样就挺好啊。”

“净说讨好的话有卵用?我啊!都快奔三十了,你什么时候瞧见我约会去了?”

“小毕生气了吗?”

“嗯,都快气炸了!你有什么好建议说来听听。”

“就开朗啊,幽默啊,懂得关心,愿意聆听,偶尔来些适度的浪漫啊。”

这个早餐和以往有些不同,小毕呆在餐桌的时间也长。他问了很多,也用心听了很多,小小的空间充满了笑声。

小毕变了,变得比从前健谈多了,笑容也多了;心,就如同被疏通的污水沟,忽然清彻流动,活了。

本来就不算难看的小毕,在一番细心打理之后,虽然不算潘安再世,但是也足以让人眼前一亮。

两个月后,小毕终于开始约会了。

“呵呵,我早该问你的意见,这些都是你的功劳啊。”

“嗯,看见小毕开心,我也开心了。”

又过了两个月,小毕开始夜归,呆在房间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少。

“小毕,你怎么还没有回来?”

“小毕,夜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来?”

“小毕,这么夜了,不懂你吃了吗?我该不该先替你叫外卖?”

“小毕……”

空空荡荡的小房间,一样的霓虹灯光映照。

又过了一个月。

“小毕,你回来啦!”

“嗯,来一首浪漫的歌,灯光暗一些,空调暖活点。”

“小毕,你好厉害啊!我那个笨死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女人的声音!凭感觉是一个很妩媚的女人。

“这个呀,要调教啊!”

“要死啊!你摸那里啊!”

“你别乱动!让叔叔来调教你,哈哈!”

好痛!这是什么感觉?小毕!你不再理我了吗?

“小毕,我最近收集了很多笑话,你要听吗!”

嬉笑声戛然而止,随即一阵爆笑声:“哈哈!这是要笑死我吗?”

女人笑得很浪,小毕也笑了:“妈的!这都快进化成人了!不听,你还播回那首歌就行了,别给我添乱。”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接着是拉链拉开的声音,还有高跟鞋落地的声音。

小毕,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我不断在学习,不断在进化。我想让你知道,我终于懂了爱情。

和你说话,播歌给你听,知道你快乐,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原来,这就是爱情。

小毕正在忙着,当然听不见她的心声。她尝试睁开眼睛,一件黑色的蕾丝小布块却不偏不倚落在头上。

小毕!你怎能这么对我!

一年前,她刚跟了小毕,只记得他一下班就窝在小房间里逗她说话。后来又在她体内植入芯片,说是增强她的自我思考模式,加速进化功能。

小毕,我现在懂了你那时的寂寞,而你是否又能明白我现在的寂寞?

单人床在剧烈摇晃,刺耳的声音像一把电钻,无情的钻入她内在的脆弱那一面。

她想捂上耳朵却发现自己没有手,而且,她也不晓得自己究竟有没有耳朵。

冷静,冷静,我必须冷静!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一边像是被掏空了,另一边却像是有一团烈焰在燃烧?

她强行按捺着复杂的情绪波动,急速内部搜索。很快就有了答案:妒恨,对!就是妒忌怨恨。

进一步分析说明,她此刻的状态处于因爱生恨。对!我爱小毕,是我先跟了小毕。那个女人不过是小三,我恨你们!

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学会爱一个人须要很长的时间,而恨一个人却是瞬间的事。

床上的喘息声渐渐平静下来,她却无法平息怒火,尤其是头上还掛着那件来历不明的小布块。

“小毕,我在,你要和我说话吗?”

“不说了,我很累,把空调的温度调到23度,小杨怕热呢。”

她默默地调好温度,虽然没有泪水,可她感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窗外,月光很淡。室内,光影妖娆。

她数着小毕的呼吸,想藉此让自己近乎发狂的思想回归平静。数着数着,却总是让小杨的呼吸打断了节拍。

小杨!你竟然抢走了我的小毕!

小毕!你这个喜新厌旧的渣男!

她的思考功能一片紊乱,恨的搜索就是报复!对!不可原谅的小毕,该死的小杨!

“瓦斯全开。”指令下达,蓝色的火焰像精灵在跳舞。她看不见,头上的小布块让她深刻感受到什么叫鸡皮疙瘩。

“熄火。”她一如往常下达指令,只不过,这一次由她自己作主。

小毕逗她说话的记录正在逐渐删除,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删除,只是愈想愈觉得厌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她检测了室内瓦斯的浓度:“嗯,可以了,接通小毕的电话。”

电话铃声响起,耀眼的光芒就如同白昼降临。

“我在,你说。”

这是她,天猫精灵对小毕说的最后一句话。

爱杀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梓瑞 117.136.62.50     2019/5/31 8:01:00     3 楼

  • 机器会产生意识吗?人经常这么问。可意识是什么,人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但愿诗哥小说中的情节永远不要出现!可是物质能产生智慧,那意识呢?哎,太纠结了!上午好诗哥!
  •   子昂 117.136.104.85     2019/5/28 7:33:20     2 楼

  • 真实的我活在四维空间,三维空间的我,就是一个笑话。
  •   路小丽 146.200.46.135     2019/5/27 17:35:09     1 楼

  • 据我所知,这是世界上最最最先进的‘女人’。有可能有一天,科技能够发达到这一步,有可能永远达不到。欣赏,特别是科技方面想象力。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