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巴鲁与对号的某人


2020-05-16 12:41:43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430 】

350个   

我回来了。

为了一个热爱诗歌的90后大学生巴鲁( 如今是硕士?博士?),给我的文字以一概全的偏激留言而回来了。

我反复斟酌其中利害关系,即使不为是与非辩解,还是有必要就巴鲁的一则留评与一则讯息公开提出自己的说法( 最主要的原因是评论区容不下我啰嗦的字数)。

巴鲁因为读了我那首《 那一夜,我们打麻将 》,相信是不堪诗歌让我给污化了吧?于是义愤填膺,毫不留情写了以下评论:

纯粹挂羊头卖狗肉,若是哗众取宠、吸引眼球,则速速断了这个念想,若是才情全无,还是保持谦逊,多多学习,不是每个人都是乡愿和事老,

( 为什么句末是逗号而非句号?难道是激愤过度而忘词了?)

坦白说,这则发自肺腑的真正评论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总比复制千篇一律的客套留言要强一百万倍!

巴鲁说出了许多人不愿说的实话,所以我并没有为此心生不忿,因为“那篇分行文章”基本上也实在不能称之为诗。

至于“哗众取宠”,“吸引眼球”,这是我不屑为之的手法,所以不得不为此加以说明。

其实,每一个文学网站的投入者,并非单纯为同一个目的而来;有的为了打发时间,有的只想以文会友,有的一心为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平(当然,这只是简单举例而已)。

一段时间以后,同频相吸,自然形成类似朋友圈的往来互动;这种现象尤其普遍存在于单纯的以文会友。

也许巴鲁从未与诗友互相调侃交流,所以无法解读( 或是不屑解读?)这篇文字?

这首读来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诗”,不过是我与向华兄弟之间的互侃之作,与文学丝毫不沾边,这点我从不掩饰否认。

敬畏文字并非就得正经八百的创作,偶尔随性为之又有何不可?

但是,这则评论仍毋庸置疑是当头棒喝,我原来大可在评论下方谦逊回复,并为此文造成巴鲁读后的不适而赔个礼。

可是啊!巴鲁,你为何又画蛇添足给我发了一则如此恶劣的讯息:

作为曾经的“诗友”,我劝你要么删除以往所谓作品,并退出,要么提高水平再来,否则只会招致批评,不是随随便便每个人都能写“诗”的

( 巴鲁,以后要注意标点符号,此处若再无下文,应该标注句号为妥。)  

曾经的“诗友”?对,我曾经在巴鲁的诗作底下留言;可我从未抱着礼尚必须往来的心态,而你如今在诗友二字加冒号,未免太小样了。

我不晓得巴鲁读了我多少文字?也不晓得巴鲁是否还记得自个的“个人说明”?

也许是忘了吧?那我就原文复制粘贴于此——除了尊重本人诗歌作品,其余一切都可以说谈。

对,除了尊重你的诗歌作品!

以一首调侃的作品而否定我所有作品,并且劝我删文退出,如此不尊重他人,却又奢望他人尊重你的作品?

每一首( 篇,部 )原创作品,就像作者的孩子,即使不堪,你大可批评指正,断不能无理提出删文的幼稚意见。

正如你断不能登门拜访指着别人的孩子说:喂,你这小孩长得这么丑,还不快拿去人道毁灭!

有此行为之人,我是否也能说此人思想狭隘,胸无容人之量,己所不欲却施予他人?( 当然不能 )

既然公开发帖,自然希望有高人批评指点。如果尽是“欣赏好诗,拜读问安”一类的门面话,嗨,那是多无趣的所谓点评啊!

至于不是每个人都能随便写诗,这点我倒是真的懵圈了;我还真以为诗歌是不设门槛的呢。

也许应该大方些,换个说法:诗歌虽然没有门槛,但是能否在诗歌的殿堂佔有一席之地,则全靠进门之后的努力了。

可细思之下又觉不甚妥当,努力就能写好诗歌了吗?似乎又不尽然……巴鲁既然提出了意见,想必有独到见解,何不就此说出看法?相信在线一众诗友必定受益匪浅呐。

诗词在线,谁说不是藏龙卧虎之地?所以啊,我不来又怎能提高水平?再者,我从不以诗人自居,所以曾经写下《 写诗的人 》。

谁才是真正的诗人?杜牧野老师绝对有资格了吧?杜老师曾经推荐了我的几首作品,却不知巴鲁又有何意见?( 还是选择性看不见?)

最近,周礼诗友的作品《 小诗三首 》,写得非常有意思,现摘录如下:



《 时间 》

  

书桌上,一片阳光

慢慢移动,我想起了

墙上的挂钟,电池用完了

指针还指着过去



《 局限 》

  

有时候,房子里亮着灯

我会忘记外边是黑夜



《 墓地 》

  

我们村的墓地

在回村的必经之路旁

我每次回村,都要路过这里

都要被迫思考一下生死

  

三首小诗,不足百字,却是言简意赅的精品;这也许正是杜牧野老师推荐的原因吧。

这么一组精简优秀的微诗,可竟然也有人去点评为:语句太牵强了

站在交流的立场,理应指出哪些语句牵强了?觉得牵强的依据是什么?这才是读诗点评的理性态度。若是纯粹以自己的喜恶非议他人作品,这何尝不是真正牵强的点评。

如此任意妄为的乱评,也难怪李睿和心路替周礼打抱不平。至于牵扯其他诗友的“烂诗”言论,路小丽的看法倒是中肯一些( 多数为用心创作,但不否定有极少数只为刷存在感 )。

但是,某些以一个既定公式化的框架之内创作的作品,也真的是时候该自我审视了。尤其是毫无节制的佔用空间,同时发表多首短小作品的朋友,何不集中成一篇发表?( 基于环保与节约空间为前提的考量 )

周礼一直很认真在创作,正如心路所言,他的时间不会浪费在争辩或你来我往的送花;而我不是周礼啊!所以我不选择沉默。

在水平高低不一的创作空间,我们大可不必一昧吹捧瞎赞,也无须肆意乱弹。也许,更应该学习的是包容不同的声音( 不包括噪音 )。

不是每个人都是乡愿和事老——这句话是巴鲁对我的忠告。我同样以这句话反赠巴鲁与某人,往后三思而言,否则只能是暴露自己的无知,自取其辱而已。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鲁向华 60.180.5.96     2020/5/21 22:34:48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今晚才看到老兄的这篇文章,原来我们互相调侃的作品倒成了别人攻击的靶子,老兄何苦作此辩护?要么不屑一顾,要么把自己当作苍蝇拍子。老兄委屈了,这里我要道个歉,都是我惹的祸,对不起!

    作者回复:2020/5/22 0:08:25

    辩护?明辩暗怼呢。哎,这下变明怼了。
    批评无所谓,只有赞誉只会迷失自己。问题是他私下叫我删文退出,或提高水平再来……又去别人那人评说是中学水平,去到杜牧野那里又说不知该说什么,言下之意无语也……这种目中无人之辈,我是忍不住用上电蚊拍了——不是把自己当作电蚊拍哈~
    我不委屈,只是想让这种人明白,先把自己的诗写好再来狂妄也不迟。
  •   郑青城 171.214.129.20     2020/5/19 9:12:09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好久不见了,热烈欢迎红尘兄回归。


    作者回复:2020/5/19 18:24:49

    谢谢老弟了。^_^
  •   自由书生 223.104.64.204     2020/5/18 1:13:21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看古诗词名作,再看名作作者其他古诗词,觉得没有多少奇妙的。就是说,是人都有灵动之作、应景之作、随性之作、酒醉之作等。换个角度看今人作者,无不如是。
    批评,是文明进步的法宝。但,批评文章也是一种作品。红尘客这篇文章我很赞赏。但,我也很敬佩批评者,只是不喜欢狭隘的思想理念,有也无妨。
    假如一个知名人物突然去做妓女或嫖娼,读者是接受不了的。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就该是如何如何,恨不得就象祭坛上的观音菩萨。你打个麻将,读者就心痛了,说明人家在关注你。
    新冠疫情爆发后,当时(1月24日)就意识到,这是人祸。2月8日我写了《李文亮事件》,点击率突破1万多,完全是现在进行时。几个月后,果然证实,是人祸,世界以美国为首的18个国家也许会更多,根据中国人的一些文字信息加上他们自己的预谋,向中国索赔200万亿。一些诗友建议我删除这篇文章,我没考虑。盎然建议我删除这篇文章,我就立即删除。作为一介臣民,你预判对或错,又能如何?我是根据官方信息分析研究,取材合法。
    很多人认为美国要垮了。简直是无知。美国早于中国几十年进入宇宙文明时代,怎么可能落后于地球文明?如果不是美国介入,台湾随时可以解放。
    盲目打字,往往表达一种无知。所以,我经常会对自己的打字及时删除。

    作者回复:2020/5/19 18:19:05

    先生是大度之人,看事就是多面性,我倒是希望对方更多分析的批评呢。
    说到删文,我至今只删除过一篇文章,即错判别人抄袭文章,当然还得写一篇道歉文。至于写得好或不好,我不删也是当反面教材吧。(^o^)
  •   李睿 119.103.30.156     2020/5/17 7:22:07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欢迎先生归来。问好!
  •   心路 27.17.209.180     2020/5/16 18:34:44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热烈欢迎诗友归来!您的不少诗篇令人印象深刻,如《风说,走吧》等诗歌,都是佳作。希望继续看到您的诗作!问好祝福!

    作者回复:2020/5/16 19:17:30

    不归不行啊,不然别人还以为是空房子,都来扔垃圾了。
    都快一年了,难得你还记住那首作品,谢谢支持哈。
  •   徐庆星 125.113.239.71     2020/5/16 17:37:37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文作,问好红尘。欢迎归来!

    作者回复:2020/5/16 19:12:39

    好久不见,星星好啊!
  •   路小丽 46.208.249.60     2020/5/16 15:37:5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欢迎诗友回来!!!我是俗人,现在这里是早晨,一时脑子里想不了太深奥的。但我知道,你的出现,诗坛会更生动,热闹起来。活着,就是幸运。继续写作吧,我需要,你需要,诗友们需要。

    作者回复:2020/5/16 16:41:06

    早晨?你在哪?
    我离家也快一年了,惭愧呢——往后也没太多时间,不过,这些也很热闹呢,哈哈!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