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马:八零后诗人调查报告(第五辑)


2012-12-26 19:17:07  雪马  所属诗集  阅读3040 】

00个   

——回答《新作文》杂志提问

《新作文》杂志:你认为中国现、当代诗人中有谁对你产生过或者正在产生着不可忽略的影响?当下活跃于诗坛的诗人中,是否有谁给予你的写作以一种根本的指引?在新诗90年里,请推选一位“诗歌领袖”。
雪马:没有诗人对我产生不可忽略的影响和指引,我只是比较喜欢读北岛、于坚、韩东、多多、顾城、西川、海子、翟永明、李亚伟、孙文波等人的诗歌,他们是中国非常优秀的诗人,开始写诗的时候难免会受他们一些影响,但随后不久被我彻底抛弃,甚至背叛了。我一直认为,一个敢于背叛的诗人,才是诗歌的希望所在。在新诗90年里,如果硬要推一位所谓的“诗歌领袖”,我选北岛吧。

《新作文》杂志:你读过哪些外国诗人的作品?在外国诗人中间,你有自己的“偶像”吗?外国诗人的作品对你的影响大还是中国诗人对你的影响大?你认为外国诗歌对你的诗歌写作有大的帮助吗?
雪马:外国诗人的作品我读得比较多,像金斯堡、里尔克、耶胡达?阿米亥、博尔赫斯、曼德尔施塔姆、布罗茨基、切?米沃什、狄兰?托马斯、奥克塔维奥?帕斯、普希金等。在外国诗人里,我没有自己的“偶像”,真诗人从来不需要所谓的“偶像”,我只是从他们的作品里汲取灵感和营养罢了。对于一个诗人来说,阅读诗歌是没有国界的,对诗人的影响也是不分种族的,只要是好诗歌,影响无处不在。

《新作文》杂志:你上过大学吗?在大学所学专业为何?你阅读过大专院校里的现当代诗歌研究的相关作品吗?它们对你产生影响了吗?
雪马:我的大学时代是在毛 泽 东文学院度过的,我所学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跟文学搭界,但和写作无关。读过一些大学课本里的所谓诗歌,有好的,更多是坏的,它们都被我搁在我的体外。

《新作文》杂志:你出版过诗集吗(要是印刷品,请注明自印或正规出版)?你的作品读者为何?你心目中的读者是谁?
雪马:2006年我出版过一部诗集《雪马的诗》,由作家出版社正规出版。我的诗歌读者是不分年龄、性别和肤色的,只要能被我的诗歌所打动的读者,都是我所希望的读者,也是我的梦想。

《新作文》杂志:你如何评价海子?如何认识当代诗歌?你和哪些诗歌团体有联系?你如何认识当代层出不穷的诗歌团体?
雪马:海子是中国最优秀的诗人之一。要认识当代诗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需要一生,因为它正在发展和生长。和撒娇诗派和非非诗派有过联系,一个叫默默,在诗会上见过;一个叫何小竹,在电邮里聊过,仅此而已。我认为,诗歌团体层出不穷的出现,整体上是好事情,有助于诗歌氛围的培养,但对个人的写作没什么帮助。

《新作文》杂志:你以何种方式接触当代诗歌?你阅读当代诗歌的“正规”出版物吗?你在哪些“正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诗歌?你阅读过《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吗?你认为它们能反映当下诗歌现状吗?你对其诗歌趣味和杂志立场如何评价?
雪马:开始通过官方刊物,其后通过民间刊物,但我接触最多的还是阅读买回来的中国和外国优秀诗人的作品。网络上的诗歌偶尔也看看,但在网上我更多的是发布自己的诗歌,有时也和别人交流一下。在《青年文学》《诗歌月刊》《中西诗歌》《大学时代》《中国校园文学》《散文诗》等一些正规刊物上发过一些诗歌,也阅读过《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等一些诗歌刊物,但我认为这些诗歌刊物越来越不能反映当下诗歌现状,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遮蔽,因为有话语权的地方就有黑暗,而有些话语权人自私自隘不自醒不伯乐。

《新作文》杂志:你诗歌写作的理由或者说你诗歌存在的意义为何?
雪马:我写诗没有任何理由,诗歌在我血液里流淌,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

《新作文》杂志:你是否想过有朝一日加入类似中国作家协会的组织并出示理由。
雪马: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那只是一种形式,于写作无益,但也不反对加入。自强自醒于无形。

《新作文》杂志:你认为自己目前的文字与自己过去的中学语文教育有联系吗?有何种联系?中学语文教育对你有何种影响?
雪马: 没有联系,我基本上是反叛传统的。虽不能完全否定传统,而传统确有值得不断吸收的营养和价值,但传统中腐朽而有毒的教育,值得诗人一生警惕和背叛。

《新作文》杂志:你对八零后诗歌写作有何感触和评价?你对八零后诗歌写作有何瞩望?
雪马:80后诗歌终究会成熟坚硬起来,80后诗人终将会登上历史舞台。其实,我更喜欢称80后诗人为中国新一代诗人,因为新一代是新的希望,新的力量。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天山暮雪 113.128.131.52     2016/7/18 13:10:14     1 楼

  • 以前好像读过新作文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