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山光福寺


2018-07-26 11:44:30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481 】

00个   

泸山光福寺

郑光福


1989年3月,我来到邛海荡舟。船至江心,近处是波光粼粼,远处是群山环抱。当晨辉洒向邛海边的泸山时,那万木葱葱,春意浓浓中,突然闪现出一座古色香的庙宇。船夫告诉我说,那是光福寺,已有很多年的历史,如今前往朝山的人不少。太巧了,这寺庙怎跟我名一模一样。

游罢邛海,我沿着上山小道,行约半小时,便来到光福寺前。只见左边一株粗大古柏上系着“唐代古柏”四字,不用打听,从这古柏便知光福寺至少唐代就有了。古柏离光福寺还有一段距离,抬头望去。“光福寺”三个大字映入眼帘。我拾阶而上,大约有50多石阶,险而陡。门口右侧有一简介说:泸山古名蛙山,光福寺创建于汉代,历来仙僧荟萃。进得大门,四面厢房正殿都供奉着菩萨,烧香磕头的信教香客不断,这依陡坡而建的庙房小巧,古朴,别致,一目了然,无甚去处。我穿过天井,又顺石阶而上,同样是约50多石阶的石梯,爬得人气喘吁吁,这与先前四合庙宇差不多大,仅是房屋有了楼层,不少生意人正在卖茶点,书画;也许有了这些服务设施留住了来游此庙的人们,这里才显得异常热闹。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只好再过庭径,再登石阶而上。石阶大约又是50多阶梯,爬得我也开始喘着粗气,好不容易上来了,吙!殿宇比前两处大得多,迎面是“大雄宝殿”几个大字,一群20多岁的女尼正在向来者募捐登记。一位法名叫海祥的女僧主动告诉我说:这些年党的宗教政策很好,允许我们出家,光福寺虽自古兴旺,但前些年也萧条,基本无人管理,我们这几年新来了12名女尼,目前庙宇老化,募捐的目的是复兴光福寺。我自然捐出几元小钱,她还让我留下“光福”二字,引得众人大笑大议,要让我这光福多捐!我只好从郚、被动又指。同地人便一路玩笑声声于耳!闲叙间,诵经钟声响了,随着那难以让人听懂的诵经之声,围观者越来越多,捐钱的游人也越来越多。

站在寺庙的最高处,我回头看这寺庙全部结构,不看则罢,一看倒使我心惊肉跳起来。原来,这依山而建的光福古寺是三座四合院相连。建在海拔2381米的泸山之上。光福寺实在太陡太高,它那三院石阶实际是一线连,直得象搭在万丈高楼的梯子一般。我再往下看,远看,那邛海象一个不规则脸盆一般在我眼帘。

大雄宝殿左侧还有一处西昌地震碑林陈列室,尽管我们去时大门紧锁,但外地游人还是通过窗口向内探秘,不时还有相机闪光拍那室内众多的碑石。一株脱皮的白色古柏屹立在房前,比先前那株“唐代”古柏“还要粗大,一当地人告诉我说:这是西昌唯一的一颗特大汉代古柏,尽管它常遭雷击,皮已脱落光,但它枝叶依旧繁茂。

光福寺历来还是诗人墨客聚集之地。墙上有首“老夫今夜宿泸山,惊破大门夜未关,谁把太空敲粉碎,满天星斗落人间。”的诗,落款是明代的杨升庵。

光福寺很有名,可以说它是泸山所有寺庙的统称,但它仅是泸山众多寺庙之一,据《泸山光福寺碑记》载:“泸山共有寺庙13
座,西阜一寺名隐溪寺,往东称刘公祠……”可惜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寻觅。如果时间充足,我想在泸山呆上两天,恐怕也是玩味不够的。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