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日记


2019-05-14 21:58:49  南枯信  所属诗集  阅读231 】

00个   



灯光,在楼层与雾霾之间吹来
没有花香,没有树林
苦涩空气如沙粒
穿行在水泥的僵硬上
孤独,是都市的血

今晚加班,我不像以前一样赶着回家
我将不眠
我要和电脑屏幕彻夜长谈
肆无忌惮地
在黑暗中撕裂身体

奇怪!我没有知觉
难道被埋葬在自己的神话里?

造物主亦孤独地流窜
借助人的血肉

从我的心口和眉间
渗出的汗水
不是情歌或者哀伤的泪
而是烙刻生存之苦的迷惘

黑白的碗
是忧伤的琴键
冬天来了
却感觉不到寒冷
因为已然麻木
翻动时光书页
并在其中辗转

仿佛非洲黑人的饥饿
在我眼前赤裸出现
他不知道:
春从何来,冬天如何结束?
黑人啊,做我的向导!
我想把生命托付给你
让我破烂的诗歌成为你的注解

过去与未来
对我而言,是一对情人
却各自孤独生活
这是出于相爱?还是相恨?

爱情于我是阴影
我的爱是孤独
没有相守的承诺
没有诀别的伤痕

来到人世间走一趟
只是场错误的旅行
因为我们都是匆匆过客
不是主人

乌云降临心间时
在槐树底下
开始为雨滴读自己的诗歌

“我想倾诉那个离我最远的事物,
或是这个离我最近的人。”
这时,我面对的都不过是我自己
我没有欲望,自然不会长吁短叹
更不会使我的心变得凄惨
然后绝望,哭泣
我的欲望,自始至终
不过是成为一个自己的陌生人,叛逆者
将禁锢从挣扎中解放出来

我在都市行走,满怀着惊恐
我在迷茫
连声音,连目光
也惶恐得要逃遁
我问自己:是在燃烧?还是在灭亡?

我想朝都市的背后走去——
乡村,是医治心灵窟窿的地方
从中可以透出善良和慈悲

水泥浇筑的地平线上
我看到:
人性的冷漠
人心的邪恶

我没有足够的勇气
面对公然的欲望、公开的诱惑
我沦陷在幽暗空间彷徨
但是现在我要摆脱都市的镣铐
发问自己:
你是谁,初心是什么?



KTV不止一次对我声称:
它曾畅饮历史的佳酿

KTV是都市人孜孜梦想的地方:
泄欲
堕落

KTV腐蚀脊梁骨
在舞动与歌曲中
随处可见的现状

美人指上灿烂的钻石
男人眼中的法拉利、奥迪
——这些都是KTV耳熟能详的话题

如果去注视KTV的黑夜
你会发现满是激情

KTV已经是一种气候
其形式是繁华
内容却是毒瘤

KTV,别人都要看见的乐园
我却不想再看见



在SHU城的人们看来,芸芸众生人间唯有欲望,没有彼此的良知。
在名叫SHU的城市,生长着叫“利益”的永不凋谢的花林。

SHU城下令毁掉记忆历史,用头颅书写“幸福”人群。
SHU城教导其居民唯利是图,抹杀善、慈。

充溢在SHU城血管的只有欺骗、依附。
在SHU城人们相互是陌生的,没有交情。
豺狼一样的相互撕咬。

高楼大厦底下暗藏着多少苦工血肉尸体?
高档商品中流淌着多少外来打工妹的辛酸?

把正义抛开到以后再说
把公平抛开到以后再说
把慈悲抛开到以后再说
把责任抛开到以后再说
把文化抛开到以后再说
把自由抛开到以后再说
把他人的权利抛开到以后再说
这一切都是SHU城的游戏规则,
起始于SHU城的发展,是时间无法愈合的伤口。

你想在SHU城生活,必须遵守SHU城的规定,接受SHU城人们的压榨。
在SHU城,外来人是奴隶,被摧残得遍体鳞伤。

SHU城的居民,甚至为一件事而拼搏:
吞噬自己父母的肉,
食用自己兄弟的血。

在SHU城,每个人暗地里持有一把刀。
SHU城,生命只会为压榨、奴役、欺骗喝彩鼓掌!



我在白日底层呻吟,才能
看见自己久远的历史

在商业人群中,被厮杀,被吞食
心灵之杯——倒掉故土的水
让他们倾倒进利欲的鲜血

我有很多把秘术钥匙
却找不到一扇生命门

独饮黑夜,都市不是家
真的,都市像死鸟
挂在疲惫之指上

除了商业利欲,什么都不复存在
良知不是万人坚守的修行
只不过是廉价的悲悯

难以相信,人竟没了底线
用什么来孕育未来?

我不希望都市是人类的坟墓!
希望人类慈悲永恒,良知永在



如果我的时光是天使
那么,她为什么翻译不出
我和人间的对白?

难道我的时光腐烂了吗?
我听到它和流亡的对话——
它说:“用不了多久
我会以飞蛾扑火的精神
前来做你的情人。”

我如何对我的时光说:
“我爱你,却从未抚摸过你
我等了几个世纪,却不曾见过你。”

我如凄冷的玫瑰
在世界花园里凋落
我释放掩藏的伤口
在它头上裹起妈妈的头巾
任由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漫游

时光,无声无息,除了生死
我的世界:空无一物,空无一人
但是我不抱怨,不绝望

时光,它矛盾的太阳
犹如另类的语音
属于另类的一种夜晚

倘若,我的时光喜欢在荒凉中旅行
那倒不是我沉沦利欲
因为人间本就是利欲世界

时光,是狡猾的岩羊
被血肉之箭追瞄

时光,没有青睐任何人
没有对任何人仁慈
只有婴孩
在它的肩膀上翻滚
玩弄一个叫“成长”的雪球

因此,我憔悴而脆弱的
切割自己的血管
想跑在时光前面



我行走在商场——
一只脚踩在骨灰
一只脚踩在内心

高档物品,挑唆内心
吞噬我的魂魄

我曾经有个梦
在都市建造自己王国
让每个喉咙都用我的声音说话

乌龟,把头缩在身体里
它在逃避?在反抗?
或者是它安于现状?

我要赶在黎明之前
开始攀登、求索

幻想如骏马,在高楼大厦中
自由驰骋。然而压榨的爪牙
伸进我光明薄弱的身躯

都市——
向往的天堂皆是虚空
生活不曾安心
而且颠沛流离
心存善念的人
如何成为都市王者?

在酒店饭馆上
在公园游乐场上
外来工的脸谱写着忧伤

我承认:
作为来自山野的孩子
都市让我吃惊——
文明、规矩、便利
但是我看不见心灵的光明

泪水充满我的眼眶
以便于让我
再一次
看清都市
铭记来时路



美味佳肴,我没有胃口
只想吃乡村的泥土和石头
以及那些深山中生长的——
蓝天、冰湖、雪莲
才是最好食物

头昏目眩,远方的牧场痕迹
熄灭,熄灭
去吮吸那塑料植物
令人心花怒放的毒面包

吞吃添加剂泡制的凉菜
饭店米粒枯白
这是商业洪水底的卵石

流浪猫在楼顶嘶哑
吐出抛弃与背叛的气息
五色缤纷的街道:
我在空自消耗
青春

让我睡去!阿门
用祭坛把我烹煮
肉汁在铁锈上流溢
和贫困阶层混成一处

我要把蓝天从天空划分出来
划给贫困人民

我不朽的魂灵
察看人间的意愿
纵然只有黑夜
也要创造白昼

我忍耐,可没有耐性
把一切审视:
贫富差距,资源垄断,还有痛苦
这些不洁的病态的局面
使我的血脉发黑

最可贵的人道
湮没,已然湮没

啊!胸口有火在燃烧
血肉在咆哮!
眼中黑暗茫茫:
贫困、疾病、竞争、失业



对那些富商的奢侈:
他们熔化钢铁,嚼咬土地
他们的七窍散发出硝烟和驴皮味

他们每一声欢笑都是驰聘人间的死亡
每一声欢笑都是苦工尸骨堆垒
死亡——让命运随意怎样说吧!

奴役苦工的裂片径直向太阳飞射
四方鬼神都因恐怖冻结

死亡踌躇了片刻——
然后用苍白的爪子深深钉住贫困人民的骨髓

刹那间,尸横遍野,血染污泥
痛苦的孩啼,命运的魔咒
形成人类历史的窟窿

不要说生命的公平性
奴役
压榨
笼罩人类世界



古罗马历史,长城的声音,木乃伊的神圣
是我们生命过去的光芒
任何黑暗势力不曾将它们毁灭
而今天,我们需要修筑心灵长城
抵御虚空、彷徨、迷乱……

我们只有修性回归——
呼吸桂树枝渗进的光
和露珠的银辉
重孕仁爱
通过万物宣言:
放逐犯罪之心
超度漂泊的骸骨,忧郁的喧闹

让一切归于平静
掐死坟地的怀疑目光
让带着锁链的苏格拉底宣示:
太阳诞生,死亡即睡醒!

让我们发出善良的梦呓
让我们发出慈悲的气息
让我们发出公正的响声
让我们发出宽容的福音
让我们在爱与被爱中生存
让我们在现在与未来相拥前行

2018-1-21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