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李洁诈我


2019-12-03 21:38:48  一玄  所属诗集  阅读116 】

00个   

第三百五十三章 李洁诈我
一条龙只给了我三天的时间,让我找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欧诗蕾,这他妈简单就是要了我的老命。

刚开始谈电影投资的时候,一条龙还和风细雨。谁能想到瞬间就翻脸不认人,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脑袋不正常,还是所有的枭雄人物都是这么喜怒无常。

想到欧诗蕾,我心里有一丝异样。她是第一个整体比李洁高那么一点点的女人,其实如果赵建国不进监狱,欧诗蕾不失踪的话,江城第一美女的头衔已经渐渐的落到了她的头上。

“一条友到底是瞎说。还是真得有人看到了欧诗蕾在鞍山路附近出现过?”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三天的时间,让我去找欧诗蕾,那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所以我就没有打算去找,如果想要完成这个任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三天之内,欧诗蕾主动来找自己。

稍倾,我把那块北影给自己的令牌拿了出来,在手里仔细把玩了起来,同时心里暗暗思考着一个问:“如果一条龙没有说的是真事,那么北影这一次派欧诗蕾到江城又有什么任务呢?”

半个小时之后,我离开了忠义堂总部,先去了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找宁勇商量,让他每个星期派出一个人给自己用,宁勇不同意,可是魏明他们却争先恐后的想帮我办事。

我朝着宁勇摊了摊手,故意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气他,他还真被气疯了,大声嚷叫着谁敢跟我去,就不准再来训练了。

本来我以为搞成这样要麻烦了,万万没有想到,魏明他们根本没有犹豫,齐刷刷的站到了我身后,那意思不言而喻,如果在我和宁勇两人之间只能选择一个人的话,他们都会站在我这边。

“老子不教了,教了一群白眼狼。”宁勇毕竟也才二十多岁,看到魏明他们全部站在我身后,面子可能兜不住了,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紫一阵,最终直接暴走了。

我马上拦住了他,同时给魏明他们使眼色:“看把你们师父气的,还不快快认错。”我大声喊道。

魏明等人随之过来把宁勇给围住了,七嘴八舌的开始道歉,然后又开始恳求宁勇每个星期放一个人出去给我帮忙,因为没有我就没有他们,没有我他们更不可能认识宁勇,总之就是一句话,我是他们的再生父母,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他们的,我的恩情他们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最终宁勇同意了,当天我带着魏明离开了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开车带着他来到了江大校园,我打电话把袁雨灵叫了出来,然后把魏明介绍给了她。

“雨灵,他叫魏明。”

“魏明,她叫袁雨灵,往后的一个星期,不管她去那里,你都要暗中保护她,明白吗?”我对魏明说道:“有什么事情,自己如果处理不了的话,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叔!”魏明很乖巧的应了一声。

“姐夫,其实不用这么紧张。”袁雨灵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赵大志这种人什么都能干得出来,有个人跟着你,我也放心,等过段时间,我想个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麻烦。”我对袁雨灵说道。

“好吧!”她最终同意了,可能也为那天晚上滨河小区的事情后怕。

我给了魏明七百块钱,这是他七天的伙食费,并且嘱咐他:“每天早晨五点钟来江大,晚上看着雨灵进宿舍之后,才能回去,明白吗?”

“王叔,你放心吧,这里交给我了。”魏明拍着胸脯保证道,随后他还给我五百块钱,说一个得期二百块他就够用了,我没有收,重新将五百块钱塞进了他的手里,说:“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要省。”

“谢谢王叔!”

袁雨灵去上课,魏明紧随而去,我则离开了江大,开车朝着医院驶去。

来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刘静和李洁母女两人正在说话,倪果儿无聊的在走廊里玩手机。

于是我也没有进病房打扰刘静母女二人,而是坐在了倪果儿身边,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有一丝异样的目光。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对倪果儿感谢道。

“王叔,不辛苦。“倪果儿头也没抬的说道,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手机,正在玩游戏。

我朝着她手里的手机看去,发现是一款华为最新款的mate8,好像市价要三千多,心里不由的一阵疑惑:“小丫头片子从那里弄得钱?”

“喂,新买的手机?”忍不住好奇,我对倪果儿询问道。

“李姨给我买的。”她回答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想着:“李洁怎么给倪果儿买手机?难道是感谢她这段时间在医院里照顾刘静?嗯,肯定是这样。”

不过下一秒,倪果儿的话,又让我心里起了疑问,她说:“外套好看吗?”

她不说我还没有注意,是一件黑色双排扣瘦腰的羊绒大衣,一看就很上档次。

“好看,那来的?”我问。

“也是李姨给买的。”倪果儿得意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感觉有点不对劲,一件衣服加一个手机,估摸着都小一万块钱了,李洁这么大方?

“王叔,给我一天假呗。”倪果儿说。

“你要去干嘛?”我问。

“我有个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今天过生日,你应该见过,那天你去找我的时候,她也在。”倪果儿说。

我想了一下,好像那天打台球的除了几名小混混之外,好像还真有另外一个女生,不过已经没印象了。

“好吧,晚上九点之前一定要回来,保持手机畅通,号码没换吧?”我问。

“没!”倪果儿摇了摇头。

我想了一下,拿出五百块钱递给她,说:“给你朋友买点生日礼物。”

“不用了,叔,李姨给我二千块。”倪果儿说。

“呃!”我愣了一下,感觉李洁对倪果儿太好了,这凡事都有一个度,一旦超过某个界线,就感觉有点奇怪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估摸着李洁和倪果儿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我朝倪果儿看了一眼,把钱收了回来,并没有多问。

稍倾,倪果儿离开了,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提着鸡汤走进了病房。

“王浩,你来了。”李洁擦了一下眼泪说道,看样子刚才她和刘静两人都落泪了。

刘静看我的眼神十分的复杂,我脸上也有点不自然,把鸡汤交给李洁,然后硬着头皮跟刘静聊了几句,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病房。

我在楼梯间里抽烟,十几分钟后,李洁也来到了楼梯间。

“咱妈把鸡汤喝了?”我问。

“喝了小半碗,睡了。”李洁回答道,随后她双眼紧盯着我,让我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怎么了?”我问。

“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计较了。”李洁说。

“嗯!”我应了一声,等待着她的下文。

“如果以后她有需要的话,我也不会反对。”

“啊!”我愣了一下,马上开口说道:“媳妇,不会再有那种事情了,我发誓。”心里想着,小样,肯定是在试探我,哥不会上你的当。

“我是说真的。”李洁盯着我的眼睛说。

“媳妇,我也说真的。”我马上说道。

李洁没有再出声,目光有点闪烁,我估摸着她心里还有事,于是试探着问道:“媳妇,有话就说。”

“好,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实话。”李洁问:“你和雨灵是怎么会事?”

李洁的询问让我心里一惊,不过很快就平静了,因为自己和袁雨灵还没有突破最后一层关系,并且袁雨灵还信誓旦旦的说过,她还是处女。

思考了几秒钟,我决定用这件事情来彻底打消李洁对自己的怀疑。

“媳妇,你昨晚才说过,两个人之间如果没有基本的信任的话,在一块还有什么意思。”我说。

“嗯,所以我想今天你能向我坦白,即便之前你和雨灵发生过关系,我也能接受,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再发生就可以了。”李洁十分认真的说道。

不过她的话听在我的耳朵里,那简直就是一个大坑,如果自己真跳下去的话,八成会被活埋,所以即便真跟雨灵突破了最后一步,现在我也不可能承认,更何况没有呢。

我脸上露出一丝痛苦和失望的表情,盯着李洁说道:“媳妇,你是在怀疑我吗?”

“不是!”她说:“即便有,我也可以既往不咎,希望我们两人能够坦诚。”

“媳妇,我觉得你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同时也是在侮辱雨灵的清白,她还是一个处女,我们两人怎么可能发生过关系呢?”我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甚至于还用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微微的摇了摇头。

“雨灵还是处女?”李洁有点吃惊。

“嗯!”我点了点头,说:“还好雨灵是处女,不然的话,今天我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不是跟赵大志一块去过西藏,怎么还能是处女?”李洁问,眼睛里露出吃惊的目光。

我把赵家万鑫集团和袁雨灵父母家公司的情况给她讲了一遍,最后告诉她:“媳妇,雨灵一直没有让赵大志得逞,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让雨灵来医院检查一下,证明我们两人之间的清白。”我说。

“不用了,我相信。”李洁说。

“不,一定要检查一下,我打电话给她。”我故意掏出手机装出打电话给雨灵的样子。

李洁拦住了我,说:“王浩,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和雨灵。”

“媳妇啊,你怎么能往那方面想。”我一脸委屈的模样。

“还不是因为你和我妈……算了,不说了。”李洁的脸色一红,随后小声嘀咕了一句:“难道果儿这个小丫头故意骗我的钱?”

听到她小声的嘀咕,我心里瞬间明白是怎么会事了,倪果儿这个小丫头片子,肯定是把那天我和袁雨灵手挽着手,十分暧昧的在医院里散步的事情告诉了李洁,并且还得到了李洁的重赏。

“小间谍,等你回来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铃……

突然,李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屏幕,眉黛微皱了起来。

“媳妇,谁的电话?”我问。

“孔志高。”她说。

“咦?他怎么给你打电话?”我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接不接?”李洁问。

“接,听听他说什么,再说了,他毕竟是你的领导。”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