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毫无缘由的血腥的爱,以及灭绝


2010-03-13 12:22:36  陈律  所属诗集  阅读5930 】

00个   

那种毫无缘由的血腥的爱,以及灭绝
冷静替换行动中的合金。
你说,内容如果过于节制,
像峨眉山原始的弯月,
那举起的因提纯而凝露的手臂,
不会是我的姐妹,
那爱上序列的,会与我隔绝。
为此,我的喉咙下降,来到大地,
决定用喑哑、及物的方言,含糊不清地
得到一次据说全新的生死。
呵,这值得期盼的工作,
我的着魔的水流已在领会低温的美。
而你,池塘里野牛般的倒影,太过早到的崇高的阿梵达,
在这个下午是蓝的。是,我知道这点。
我还知道,我会浩浩荡荡来到你的时代,
像古琵琶,或去长江搏击,
在天地间弄出些声响。
真的,如同你,我想迎得赞美。
赞美会让我长出精灵般绿色的睾丸,
因为睾丸就是我的子宫。
而对纯度的要求最终会使纯度变得容易。
“纯度,必须再次黑暗,必须更黑暗,以至血流成河,
毕竟宇宙不是纯度呵,从开始到结束都不是。”你淡淡地说,
神情如此落寞。
事实上,我知道你更想推开窗,再次举起清辉的手臂,
咏叹着说:“呵,其实我们都是宇宙的杂种。
从不看我们的她具有的崇高和壮阔
是那种毫无缘由的血腥的爱,以及灭绝。”


                     2010-1-18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