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死亡数字》《随笔4》


2020-04-08 01:05:27  路小丽  所属诗集  阅读387 】

150个   

1《春夜》

没有夏的温暖
仍有冬的残寒
时光在春夜,消逝得很慢...

月,高而渺冥
像裹着一层薄薄的蛋清...

一只黑天鹅
静静伏卧
暗光中,滋生出飞翔的力量...

2《‘无论谁死了,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

疫情中,天天都有死
多得没了名字只是数字
数字里的现实:老人年轻人和孩子
还有我们的守护神:医生和护士...

数字大得像石头
沉重得能把活人压碎
使铁佛伤心,石人落泪...

病毒不分国界
世界正在被疫情折磨
只希望尽快发现疫苗和良药
科学拯救人类...

《2020英国抗疫随笔4----(国家美术馆提香画展)写于4月7号》

2020年3月初,英国已经面临疫情了,但不同于意法等国,依然坚持不关闭艺术场馆,重要展览正常开展。比如一个新展览----- 提香:爱情、欲望和死亡 (Titian: Love, Desire, Death)三月初在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开幕了。国家美术馆是我最爱去的地方之一,这里不用买门票,一年四季都开着。但因为世界游客慕名而来,这里永远是人群哄哄。特别是印象派展厅,梵高的画面前人挤人。

但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英国撑不住了,国家美术馆宣布3月19号就要关门了。什么时候再开,没人知道。3月18号那天是对外开放的最后一天,我想,无论如何,我今天必须去。一是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能够重新开放;二是,我对这个新展览很有兴趣,主题是爱,欲望和死亡,这个主题本身,就非常有诗意。

谁是提香(Titian)?提香是伟大的意大利画家,是文艺复兴后期威尼斯画派的代表。

提香活着的时候就赫赫有名,生活富裕并长寿,他一生创作了五百多幅画。这次展览,一共就有六幅画。1551年,西班牙菲利普亲王委托提香创作七幅油画,以古罗马诗人奥维德(Ovid)《变形记》故事为蓝本。为此,提香画了近十年(其中有一幅没有交稿,可能是对亲王不按期付款有争议)。这个展览是把波士顿,马德拉和伦敦的藏品聚集在一起,据说四百多年来它们首次共同展出。

国家美术馆坐落在特拉法加广场上,离唐人街也不远。过去,世界的游客全都涌来,每天都是人挤人。今天3月18号,我从工作地方坐公共汽车去美术馆,路过泰晤士河,路过议会大厦,街上的人显著减少。进了国家美术馆,第一次感到这么冷清,这么安静,但又非常自在,想看什么看什么。心想,这是一辈子都难得的机会。

西方油画很多都是记录真实的历史事件,或者表现宗教和神话题材,比如某个希腊罗马神话或者圣经里的故事。艺术用颜色和造型,在这里穿越时间空间,使我看到人类的历史故事。因为过去看过多次,我很快的穿过迷宫似的展厅,瞟了一眼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威尼斯画派,英国山水画派,法国写实派...因为看展览的人很少,我看到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工作人员无聊得打哈欠。

来到二楼的中心大厅,大牌子上醒目的大字Titian。到了,这就是我今天要看的提香画展。

进了展室,原来人都集聚在这里,还有一个小团体,听讲解员讲解。我也在旁边蹭听,虽然来前我读了提香的材料,但当场的讲解更为生动和直接。

提香的画挂在墙上,都是大幅油画,围绕着爱情,欲望和死亡这个主题。他用惊人的才华,捕捉了神话中戏剧性的场面。罗马诗人奥维德(Ovid)《变形记》故事为蓝本。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诗主要是描写爱情故事,据说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就是从奥维德的诗里得到的灵感。他的画色彩鲜艳,造型饱满,他善于捕捉戏剧性的瞬间:一次致命的邂逅,一遭匆忙的绑架。提香熟练地使用色彩,达到使人眼花缭乱的效果,他捕获发光的肉体、华丽的织物、水的反射等,以及人脸上流露出的内疚、惊讶、羞耻、绝望、遗憾的情感。

粗看一下,这六幅油画主人公多以女性为主,就是有男人,也是作为陪衬。女人基本上裸体,或者披着薄纱,雪白的皮肤,丰满的肉体,如果用新的眼光来看有点胖。提香笔下,女人色彩鲜艳,热烈多情,充满了生命力。

照片是《戴安娜与阿克泰翁》(Diana and Actaeon),画面中一个外出打猎的年轻男子(阿克泰翁)偶然撞见了在森林深处沐浴的戴安娜等女神。当他掀开粉红色衣物的遮挡,他看到了一个女性的世界。观众所见也正是阿克泰翁所见:女神们或惊恐地蜷缩,或躲避。对于阿克泰翁的惩罚在另一件提香作品《阿克泰翁之死》(The Death of Actaeon)中体现:他将变成一只牡鹿,并被猎犬撕成碎片。

提香是威尼斯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十五世纪的威尼斯经济非常发达,人们思想开放,追求享受,女性裸体是画家喜欢描绘的。提香的大胆创作,受到了教会的反对,但当时提香名气太大了,教会对他没辙。另外那个时期的威尼斯有很多卖身的女人,她们为提香画的裸体通过写实模特,提香对此从不避讳。提香的画表现了人的自然本性和人的最终结局,就是死亡。他从来不道貌岸然的谈论所谓高尚的道德和所谓崇高的宗教信仰。这也是我喜欢他的画的其中一个原因。赤裸裸的女人,赤裸裸的欲望和赤裸裸的死亡。不装腔!

站在这里,不禁想起五年前在这里看到的鲁本斯的画展,可能是同一个展室,两位大师的画风很接近,我还写了一首诗:《‘画家王子’鲁本斯的女人们》

‘画家王子’鲁本斯爱画女人,他的女人不为节食抑郁
肌体丰满皮肤圆润,是杨贵妃是宝钗
不是黛玉

就是宗教故事,也要充满旺盛的生机和喷薄的人欲
巴洛克形式是富丽堂皇的 ‘温香软玉抱满怀’
不留白

女人们如此鲜活,高耸的乳房仿佛可以用指尖触摸
和诗一样的多种风格,他画他想画的
不管谁说

伟大的艺术作品是多棱镜,不同角度有着不同的光彩
从《红楼》里,道家见淫才子缠绵
各有己见(我的诗引完)

疫情期间,观看提香的画,也从历史角度来看今年发生的疫情。人类自古以来多少次受到不同疫情的侵害,比如,古罗马安东尼瘟疫。史书描述此病症状为:剧烈腹泻,呕吐,喉咙肿痛,溃烂,高烧或是生了坏疽,感到难以忍受的口渴,皮肤化脓。据罗马史学家迪奥卡称,当时罗马一天就有2000人因染病而死,相当于被传染人数的四分之一,罗马彻底沦为一座死城。

非常巧合的是,尽管提香生前就功成名就了,但他的一生,和鼠疫有关。他最好的朋友乔尔乔内,和乔尔乔内的女朋友,双双死于鼠疫,年仅35岁。提香本人算是长寿的,但1576年,又一场鼠疫袭击威尼斯,提香没有幸免。自古以来灾难和人类,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战争。当瘟疫突然袭击时,人们熟悉的世界瞬间变得陌生,仿佛处处都潜伏着杀机。

因为要关门了,离开提香的展室,我匆匆走过印象派意象派的展室,梵高的那把黄椅子,莫奈的睡莲等,都在那里。我想,你们在一起互相作伴吧,在停馆之间不会寂寞。

走出来后,我一次一次的扭头看国家美术馆,心里默默地念叨:伟大的画家们,我一定回来看望你们。当然,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疫情结束,什么时候国家美术馆再开门。

再说两句。由于经济的发展,人类已经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病毒不问政治,不分国界种族,是全世界,全人类的共同敌人。英国首相鲍里斯进了ICU,希望他尽快恢复健康,早日重返唐宁街。

《春夜》《死亡数字》《随笔4》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沃野春芹 117.166.113.107     2020/4/13 16:02:29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美作,感受情怀。问好小丽!
  •   苗疆客 117.188.101.56     2020/4/8 19:58:31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问好诗友!祝福快乐安康!
  •   徐庆星 125.113.56.0     2020/4/8 8:45:58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佳作,问好路小丽。祝福问安!
  •   通过手机回复高山 60.165.160.228     2020/4/8 7:05:4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拜读学习,问好老师!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