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


2018-12-12 08:56:20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286 】

50个   

…………读自由书生的评语,觉得每句话都充满了智慧,引用如下:“我来了,不是太阳和月亮,我走了,也不是台风与海啸,我!还是渺小的我”。不免同生感慨

你的到来,我随意抓了一把草
长或短,肥或瘦,青绿或枯黄
哪一根都像你

没有交集,我只随意抓了一把
你恰好也在,只是
我找不到你

你来也好,去也罢
仅如一丝风掠过
我觉察不到暖,也没觉察到冷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路小丽 51.6.190.176     2018/12/12 17:36:54     12 楼

  • 早上刚刚来,看来人事关系这么复杂,脑子都乱了,有时间慢慢看。

    单说你那首诗,包括自由先生那几句话,我很喜欢,有着浓浓的诗意,耐人品味。我不特别喜欢光是美丽词句的堆砌,有时没有美词,用普通的白描,诗可能更有美感

    作者回复:2018/12/12 19:28:09

    人生得己知己足矣,更何况我有红尘兄与诗姐,还有自由书生,真乃大幸,谢谢诗姐
  •   红尘客 183.171.72.207     2018/12/12 13:57:58     11 楼

  • 这几句虽然是重点,但是不符上文的优美,不如修饰成另一首更可妥当呢。

    作者回复:2018/12/12 14:16:38

    所以,我就没有加进去了,老兄与我的看法一致。
  •   沃野春芹 117.166.68.243     2018/12/12 13:57:13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好像只看到了诗意的长短句,没有看到美,启迪,或别的收获。也许认知有限。问好看望诗弟。

    作者回复:2018/12/12 14:05:45

    我表达的意思是:你的到来,在众多草根中的一根,没发现有什么闪亮的优点,跟其他草根没什么不同。第二段:你因为太一般,在众多草根中,就根本没发现你的存在。第三段:你的来去,之于我们根本像没事发生一样
  •   鲁向华 112.17.247.199     2018/12/12 13:54:26     9 楼

  • 此诗的结尾本来增加了一段,结果还是删了,现写如下方,望老只点评
    亦如一粒跳蚤
    蹦到鞋面
    我没感党到痛,也没感觉到痒
  •   红尘客 183.171.72.207     2018/12/12 13:33:40     8 楼

  • 自由书生是一个明白人,相信他看得比谁都清楚,我们是看明白了,只是在处理方面也许不夠成熟……不过,任何地方,我们的存在也一定有理由,哈哈!
    从前的诗词在线,那才叫烽烟四起,如今,小小风波,只为引起更多谅解与激情。

    作者回复:2018/12/12 13:47:56

    所以,我在写此诗之前,就引用了自由书生的评语,也是我们的心声,难怪在诗词在线跟老兄投缘,原来都是性情中人,都是本我。
  •   红尘客 183.171.72.207     2018/12/12 12:59:51     7 楼

  • 哈哈,走得匆忙,忘了呢……

    还多了一杯,留给老弟了。
  •   红尘客 183.171.72.207     2018/12/12 12:53:51     6 楼

  • 呵呵,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草根?飞鸟蝴蝶呢?还有跳蚤……
    我的发表权限仍未恢复,看着在线因为一只狗和猪造成的余波,心里实在是不痛快!翻阅早前的在线,对于斑竹确实早有明文限制,但是正如杜牧野老师所说,斑竹也和我们没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一道光环,多担待了推广的工作,却是没有实际酬劳可得,这是高尚的,所以即使违反了一些守则,如自我推荐,我是真的觉得无所谓,这世界本来就不是黑与白那么简单,不过,让人非议也很正常,有得必有失嘛。
    海南小伊不是第一个让诗海独行写成狗的诗友,只是,海南小伊被写成狗的次数稍嫌多了一些。老弟的猪其实要比狗安静多了,哈哈!
    对于有人为此告别在线,有人对老弟提出反省的要求,我是一大堆问号了,诗的其中一个使命是不平则呜,一般不是为自己而呜,是为不公不义不平而发声。
    诗海独行显然是为自己而发声,但,他不是一般的诗友,以一个斑竹的身份写诗嘲讽人也不是头一回了,奇怪的是没人发声,是为了维护一片宁静的圣土?有人放露点露毛的不雅照也容忍了,为何在容忍了一头狗之后却唯独再也容不下老弟这头肥?
    说不闻不问也不是,狗那么吵都忍了,这是我难过之处……对于那篇告别之作,我只有一句话想说,当跳蚤一出现,他也在骂人了,所以他应该能理解老弟的苦心才对。
    世界不完美,诗词的世界也不是单纯的花园,只有飞乌,蝴蝶而已。真心维护在线,不该独善其身,沉默不是宁静,对于不当的行为,该说的还是要说,当然,可以选择不表态,但是在谴责时也该先了解事件的始末。
    老弟今日写了一头猪,相信诗海独行哪天又想借狗骂人时也会三思了。
    有些事,很多诗友会不屑,他们的眼光远大,对世界不公慷慨发声,对眼前的事却绕道而行,那么,对无赖泼皮就让我们偶尔充当无赖泼皮对应过去了。
    哈哈!我承认自己有时很无赖的,不知老弟认了吗?
    三杯酒,一人一杯,另一杯敬诗歌,诗歌永远不会死,只是会换一种形态活着,死去的是沉闷的诗而已。

    作者回复:2018/12/12 13:18:03

    我现在明白:老只与自由书生一样看得明明白白,我也是看了跳蚤二字才写的,这篇文章我后面要再加一句了。老兄与书生是我的知音,谢谢
  •   自由书生 223.73.251.155     2018/12/12 11:15:09     5 楼

  • 我就对《拍苍蝇》点了推荐者的名。这是不能容忍的。怎么可以把一对粪便呈现给读者呢。
    犯错,谁都会。有些错,是绝不允许的,对于编辑,对于老师。坚守底线,放之四海。任何人,要心存,敬畏之心。

    作者回复:2018/12/12 11:26:18

    你抱有一颗包容之心,正义之心,豁达之心,你的人格魅力四射,以说我之心劝人。佩服,学习了
  •   鲁向华 112.17.247.199     2018/12/12 11:13:27     4 楼

  • 先生言重了,三人行必有我师,大家亦师亦友,共同交流,共同进步。问好自由书生
  •   自由书生 223.73.251.155     2018/12/12 11:03:19     3 楼

  • 记不得,是在哪个诗友篱下打字。
    漫游之地,走过很多,我随手题诗题字。过客嘛,来过,不一定记得。记得,就有故事。
    你文采不错。我经常来,也没考虑,是否与你匹配。我,可是不到诗词小学三年级的学子啊。

    作者回复:2018/12/12 11:10:24

    在一篇《别了,诗词在线》的一篇文章里。
  •   自由书生 223.73.251.155     2018/12/12 10:20:50     2 楼

  • 我记忆的,是心态,有钱没钱的心态。我下海创业赚钱后,总会想起这个故事。
    文学作品的魔力,也许会,影响人的一生。
  •   自由书生 223.73.251.155     2018/12/12 10:16:07     1 楼

  • 《陈奂生》
    ——70年代末看的《陈奂生进城》,总忘不了。

    一夜成了万元户
    进县城
    先来两碗阳春面
    都要加肉

    路过县府招待所
    老子住住
    一晚一百多?
    甭管它

    妈的。住一晚
    干掉农民一年收入
    不就多张沙发?
    退房时,陈奂生火了

    沙发不是有弹簧吗?
    他站上沙发
    狠命地踩了又踩
    恨不得,把一百多元踩掉

    作者回复:2018/12/12 10:58:50

    说起这部电影,我记忆犹新。陈焕生电影的这个镜头,只是寻求一种心理平衡,譬如诗友们的一些作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