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爬南岳(雁城掠影)


2013-08-08 11:10:39  郭密林  所属诗集  阅读1020 】

00个   

2011年11月26日,又是周末,天气很暖和,楚君约我登南岳。虽然南岳近在咫尺,坐车也上过三四趟,徒步却是第一次,于是怀着一种特别的期待和新鲜感,坐车来到南岳山下。
我、楚君、春怀念随云海带路,一行四人从大门的左侧公路进山。约一里,路右有一农户,摸小路上山。路旁尽是松树,笔直挺拔,还有毛竹,呈老绿色,还有横七竖八的灌木丛,上面结有红色、黑色的仔仔。细看脚下,也有红色的草莓、黄色的小菊花,尤其是山坡上一树又一树的红叶,把金黄的初冬打扮得格外绚丽。
半小时左右,路就看不清了,手必须扒开眼前拦路的毛竹和灌木枝枝,侧身用肩顶开一条路来。
咦!冬天也有映山红,在密密麻麻的草木丛中,簇拥着柳暗花明的映山红,她虽然没有春天的花朵那么鲜艳,在萧杀的秋后却是显得格外的清新夺目。
忽然一片空旷,周围全是硕大笔直的松树,隐约闻得到鸟叫的声音,路也笔直宽广得多,尤其一层层松软的树叶铺在上面,软和极了。
又穿过一片灌木毛竹林,一块巨石垫在地上,太阳软软的拥抱过来,身上特别温暖。于是三男一女坐在巨石中央的石阶上,一边吃着带来的橘子、苹果,一边听微风吹干身上的汗湿,好不惬意。
再爬过一座松林,远远看见白色的塔,那就是南塔寺。
很快到了磨镜台。从松林里的石阶上爬,越上松树越矮,已近山顶,路越来越窄,感觉两肋空旷,有凉风从肋下穿过,眼睛盯着石阶的脚印,一步一步上爬,腿肚子打颤,不敢斜视。好不容易登上山顶,四人不禁欢呼起来,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我们踩在脚下,我们就是世界的绝顶。
山顶全是石头、茅草和矮树。山北远望是南天门和祝融峰,下看是白墙青瓦的南岳镇,东边远远看见湘江蜿蜒而来,象一条银色的飘带,漂亮极了。南面山峰起伏,逶迤而去,仿佛我是群峰之巅,好不快哉!西面一条小路,通最后目的地——藏经殿。
一路向西,两侧是劈陡的山崖,南面群峰林立,背面黄山白云,尽收眼底。石板路左拐右转,穿过一片板栗树林,又翻过一座山峰,在坐北朝南的小山谷中,一座红墙绿瓦的大殿豁然眼前,这就是鼎鼎有名的南岳藏经殿!
可惜,藏经殿正在装修,殿里殿外乱七八糟地堆着红砖、石头和木头,四个虔诚的朝圣者,既没有看到得道高僧,也没有看到满屋经典……不甘心空手而归的我们在离藏经殿不远的梳妆台吃点自带的饼干、水果和煮鸡蛋,就绕道南天门下山,到偏僻荫凉的铁佛泉,喝满满一肚子清净冰凉的泉水,压一压心头的躁热。
听说这里的泉水是经过得道高僧的洗礼,不但能够消暑解毒,还能治疗百病、洗涤心灵的尘埃……吃不完兜着走!我们把随身携带的水壶和塑料瓶清空,一个个排队接满、装好,好送给家里的亲朋好友,也好给他们祛病洗尘——这才心满意足地从流水潺潺的梵音谷出前门、出山。
俗话说:不到山顶非好汉,下山更比登山难。殊不知:南岳衡山,南起逥雁峰,北到岳麓山,首尾八九七十二峰,卧龙一般,逶迤连绵八百里。俱往矣:古今多少寺庙、道观和书院——或香烟袅绕、读书朗朗;或刀光血影、枪炮隆隆……从唐朝的禅宗七祖怀让到明清的思想家王船山,从近代的湘军首领曾国藩到现代的革命领袖毛主席,数风流人物,谁能真正问鼎南岳,绝顶衡山!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