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8 09:12:40  杨于军  所属诗集  阅读1158 】

00个   



一、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再次想起,大学时不知从哪本书或文章中读到,患有心理、精神疾病或者有抑郁、分裂倾向的人所说的最多的词就是“我”。
也许我最有理由写的还是自己。所以我不避讳经常不断地说“我”。

很早以前,就想写自己的心灵历程,我经过的地理位移其实很大,全国大部分省市,澳洲各地,远至北非,但是心理仿佛还是十年前,甚至二、三十年前一样。特别翻译了几部传记和自传后,这种愿望更加强烈。

其实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记录着自己——在习惯的日记里,或者随便一张纸、书页的空白处、报纸的边缘、试卷的背面、监考的多余草稿纸、信封的外面写满了再翻出里面来,等等,都涂满我的感觉流,意识流。有时是中文,有时是英文。我不能预测它的形式,只把浮出水面的拾起来就是。

很多时候我在漂,没有空中的那么轻盈缥缈,而是在水面,不许要努力就能达成浮力和重力的平衡。有水在身体下面的感觉真好,踏实,妥帖。

水是我最喜爱的形象之一。

有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水,一样无形,一样随意,一样可以流经过很多却依然保持清冷。偶然的污染并不能改变我的本质。相信自我的修复能力,我一定会让我喜爱的形象反映到我的心灵上。

2012年9月19日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