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小路


2019-02-08 13:15:25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266 】

00个   

《那条小路》

忧伤的歌曲把我带到从前
从前的人象从前一样看着对方
对方的眼光已找不到对方的从前

当年的那条小路还在眼前
小路边匍匐着满天星和车前草
两棵古樟树依然挺立小路的前面

两个人一前一后轻轻走着
遇到了来人就隔离得很远很远
很想靠近却又不敢走得更近一点

那晚的月亮应是很亮很圆
两人的眼光却老盯着砂土路面
好像对方的秘密就藏在小路下面

终于没有一个对方先表白
象征离别的握手却使我象触电
那条小路的歌曲总把我带到从前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42.48.76.120     2019/2/8 16:55:01     2 楼

  • 我还有几个死党专家,在学写诗词。眼下,我觉得他们的文字水平,还有点差,就没让他们来。也许,他们看到我的照片,已经来这里潜水了。即便如此,也不会正面给我打招呼的。
    在科技教授们面前,谈诗词,我还是可以给他们,指点江山。在好友作家面前,我也想说就说。当年,我的剧作家好友Y,写了一部长篇小说笔稿,我看后,枪毙。我又叫几个文学好友看,也是枪毙。Y二话没说,就当着我们几个哥们,把手稿烧了。那时,正是冬天,哥们W说:这么厚的稿子,能量也别浪费了,都来烤火吧。
    想起22岁前的事,很惬意:没有做作,没有虚假。我不会忘记那些岁月,死党们,也不会忘记。
  •   红尘客 183.171.73.138     2019/2/8 14:51:32     1 楼

  • 从小路到大路,从繁华到更繁华,突然感觉,迷失自己是那么身不由己……

    从今天起,我以前乱说的话,一概无效,就用心打字——对于先生这番话,我很有感触,因为我曾经为某位朋友开心。大丈夫,一诺千金,原来竟是丝毫经不起考验,当然,我明白其中必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是,一句乱说的话便含糊带过,总觉得有些儿戏呢。
    也许,就谈诗论词吧,其余的,还是一句也别说了。

    作者回复:2019/2/8 16:18:12

    我的本意是:不允许杜牧野给我加精的话,一概无效。
    我来这里学习,也是盎然要我听了杜牧野的一首诗。再看杜牧野的照片,很象我20岁时的一个剧作家好友Y。我就喜欢杜牧野了。其次是,盎然推荐了一批诗友给我,感觉很好。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想都没想,就报考了文科,第一志愿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
    当晚,我告诉Y,我的报考志愿。Y给我讲了他年轻时家乡两个学子考上了中国人大新闻专业,但被政审删掉的故事。
    那时,我只知外公外婆是地主分子,因此,我小学三年级的三好学生被删掉,文革没资格加入红小兵,连续两年作为全校积极分子在新团员宣誓大会上发言也入不了团,我还不知道,外公、大舅、大舅妈还是6000人地主资本家反革命集团的首犯,我父亲和姨父因此被脱掉军装的故事。基于Y的特意点醒,第二天,我立即重新填报志愿,改报理工科。当年,如果不是Y的提醒,我即便考上中国人大,也不可能被录取。当年的事实,就是如此骨感。
    其他事项,水到渠成。
    这几天,我完成了一项任务。惯性带我来到这里。发现,不要我输入密码了。又看到,盎然在猛写诗词,连古诗词都学写了。我当然知道,她在劝我回来,无声相劝而已。这不,我不是回来了?
    我看恢复正常上网了,高兴,又逢新年,本想给诗词在线打几千红包。又一想,我的零花钱,都是死党们给的,等盎然回国后再说。
    对于杜牧野和其他老师,我还是想说一句:象杨远望、红尘客等诗友那样,认为我写的好的,可修改好的,私下打个勾,打个问号,即好。有一首诗,杜牧野就是这样作的。这才是我喜欢的哥们做派。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