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史诺夫离婚了


2019-10-23 14:05:34  张铁虎  所属诗集  阅读121 】

00个   

top_logo在app中打开open_app
小小说 我的老师史诺夫离婚了
tiger1512019.10.07
我的老师史诺夫离婚了

张弓也

史诺夫老师出乎意料地参加了这次聚餐,在我的记忆里堪称破天荒,而且自始至终、一反常态地对每一位在场的同事表示了感人的亲切,甚至还主动拥抱了那位以前他避之不及的美女同学月娥,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竟有那么多钱,在席间悄悄地买了这张以前在他眼里一定是巨大无比的账单!
这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饭局,我们办公室的十几个人,包括近年来退休的,每年九月份都有一次,没次都会通知到史老师,虽然知道他老婆不会允许。至于付账吧,我们轮流付,这年月谁都请得起一顿饭,大家聚聚,畅所欲言,释放一下压力,图个热闹。

史诺夫曾教我外国文学,留校后我又成了他的同事。诺夫,懦夫,我一直想,他要是叫鳄鱼该多好!
他这个人就是太懦弱,他的胆量最多比契科夫小说《小官吏之死》当中的主人公契尔维亚可夫大一丁点,契尔维亚可夫是因为在歌剧院一个喷嚏溅在了文官勃里沙洛夫的秃顶和脖颈上而最终被吓死的,他不至于因此类小事而被吓死,但是胆量也大不到哪去,他在上级面前几乎从来都是逆来顺受,甚至因为一次堵车迟到怕被学院开除。他就是这样一个胆小鬼,丈母娘可以当着邻居的面说他窝囊废,单位发的再小的一笔钱都得上交老婆,更让人瞧不起的一件事就是只敢让来他家的乡下老父亲住堆放杂物的地下室(他家的狗还卧客厅沙发呢!),更不用说出门带足够请个便饭的零花钱了。今晚这是怎么了?

散席回家的途中我和他同了好长一段路,几乎送他到了楼下,他的“新家”,准确地说,应该是他新租的地方。诺夫老师到底怎么了?怎么舍得租房子住了?而且这分明是一家档次不低的宾馆啊!

史老师有次和我到北方城市西安出差,为了从出差补贴里省出些许钱来,早餐最多只吃一块一元五角的菜夹饼,午餐八元一碗的拉条子,晚餐还是八元一碗的拉条子。我说“明天咱们去吃老孙家的羊肉泡馍吧”,他说“你去就去吧,我吃了上火”,而且还说“这北方面条就是实在,一碗就饱,搁南方该省多少钱”。
事实上我的老师搁过去身边带不了几个钱的!那年暑假译协在鲁召开《孔子大传》翻译大会,作为翻译界资深教授,尤其古汉语功底无人可及,必然不可缺席。
会议期间安排了一次登泰山活动。虽然树荫层叠,但大家依然大汗淋漓。我无意间发现老师双唇干裂,竟一瓶水都没有买。当我要递过一瓶农夫山泉时,他尴尬地说,“借我二十元钱,收假了还你。”

“老师,你那时的钱都哪去了?工资,还有咱们课题研究费。”
“都上交了,然后她会返给我极微的零钱,出差都会算清了车船、食宿一总花费,自然是最基础的,然后才给。当然,报销后一定还要上交的。”
“她打过你没?”
我也不知道竟然问了这个问题,老师的脸突然变红。

听他的同学月娥时常给我们讲起诺夫老师的事,上学那会女同学都叫他“尊贵的王子”。
“年轻的史诺夫出生于俊山秀水边的农村,那里过去交通不便,民生艰苦,史诺夫母亲早逝,父亲因担心孩子遭虐待而再未娶妻。他終年水里插秧、攀岩采药,过着艰难的生活。
诺夫心疼老父,勉强靠学校的助学金生活。清贫,不堕凌云之志!他把课外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读书、翻译上,不到四年时间,竟出版了《俄罗斯文学的一面镜子》、《太阳落在了山那边》两部译著和一本散文集《我的那些漂亮女生》。
那年头出书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史诺夫成了我们心里那颗最耀眼的星。临毕业的一个晚上,在回宿舍的途中,我把我一生唯一的一封求爱信塞到了他的书包里。
第二天他赠了我他的散文集,里面夹着他的回信,上面写着,'我从内心感激同学们的帮助,尤其你,这几年吃了不知多少斤你送我的饭票,我会记得你的好。'
第三天我问他原因,他说学校图书馆的李老师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样他就可以留校,否则有可能被分配回他那个贫穷的山区县城。我说你就等着受罪吧,等着被别人控制吧!你以为留校了就成了城里人,不管你多优秀,在她们家人眼里你始终都是农民的孩子!她们能接受你,她们觉得有这样俊美能干的女婿脸上有光,但她们不会接受你的农民父亲!你找一个无业的混混做老婆,能有共同语言吗?不信等着,你会痛苦一辈子的!”

她的预言准确无误,史诺夫的婚姻是悲哀的。眼看着他的事业蒸蒸日上,妻子宝娣开始限制他的私人聚会,尤其与月娥的接触,只要发现一次,哪怕只是打个招呼,都会闹个天翻地覆,岳母李老师解释为爱的深切,他接受了;后来妻子对他实行严格的经济控制,李老师解释为替孩子未来的教育攒钱,他也接受了。
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妻子对他父亲的态度。他的妻子只跟他回过一次老家,那是婚前的事了。后来有了儿子,父亲牵挂孙子会偶然进城一次,每次妻子都冷冰冰的,更谈不上喊一声“爸”了,父亲怕他为难,有时饭也不吃就坐长途班车返回老家。就这样一年一年父亲老了,不能再看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了,诺夫多想常回家看看父亲呀,可自己向妻子讨要点钱是多么不易啊!
就在去年腊月,史老师的父亲自感来日不多,强打精神进城看看自己思念的儿子。看着老父病痛难忍的样子,诺夫就想去医院给父亲做个检查。因为抽血在第二天早上,他想安排父亲在儿子的房间留宿一晚。儿子已经上了大学,房子一直空着,可是妻子口口声声说病人带着细菌,百般刁难。最后,他只好陪父亲住在了堆放杂物的地下室过夜,那里有一张一直没有处理掉的双人床。
那天晚上父亲说了许多话,说到他小时候爱笑,说到他上了大学自己的自豪,说到他娶了城里媳妇村上人的羡慕,说到了这么多年对他的思念和牵挂,说到了自己的后事。

“爸知道我娃受罪了。你在这个家里没有地位,心太善,总是怕别人受到伤害,天天受着煎熬。同事们一定瞧不起你,没人尊敬你,你的心一直泡在苦水里。
爸有一件事放心不下,我的孙子千万不能再过和你一样的生活。
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把一辈子攒的都放银行卡上了。合疗本也带来了。明天你就送爸去医院,在那也待不了几天,死了也有个地方先放着。然后火化了送回去随便埋在你妈的坟旁边就行了。卡上的钱用不了多少,剩下的我娃畅畅快快地花。”

“一切基本就按父亲的意思办了,我没有让父亲的后事太寒酸。我在父亲墓穴的洞口叫人在水泥边上刻下一副对联:对月神常静,看山人不孤。
这些日子我住宾馆一来是等待法院的离婚判决,二来想再看看学习、工作了一辈子的学校,看看理解、照顾过我的同事、同学和朋友。到今晚为止,我的愿望基本都了了。
然后,我准备乡下老屋去。找个寡妇,真正地过一下平等自由的生活。”

那天晚上史诺夫老师说了许多,唯独没说到自己的儿子。

2019年10月于陕南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