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之畔


2009-12-29 23:43:16  杨金彪  所属诗集  阅读3941 】

00个   

忘川之畔
2009-6-6
(也许是忘川那样的)河边,草深草浅,我
突然想到 自从遇到葛娟
就成了撒旦 倔强的违抗上帝
任意的安排 那被尊称为命运的野蛮
他脸绿了蒙一层铅放下
铁门把我关在外面喊芝麻
一点用没有 你排队等候把幸福
和希望囚禁在魔盒 不肯放出
荒漠像花朵一样焦灼的
把我擎起 但我挽不到流云
她莲花的灼灼使我
的思维眩晕 从高速运行的
轨道上跌落九天的工夫 醒来
【已经都在地底压一年多啦魔鬼
龇牙咧嘴对我咆哮是被忘记的
嘲弄与气愤】
身上还缠着硫磺与火 多少年后
我说 是在小小的生日宴上
遇到她的 有举杯的
环节 但抹着额头的汗我现在
就要责备那时在说谎
我们从来不曾一同进餐我们只是
设想过 那生日也只是这几天
QQ空间上的提醒 而此时人
已云散 云散 再不能聚拢而曾经的
相遇却确与小小有关 只是运命
还在用手强行安排着我
的旅程 我继续赶路却没有
渡过那条河 以恶魔的意志
想到葛娟 也不惊惧这五指山
将我压扁

无题
2009-6-12
时间戴着金色的
隐身帽在额头犁下
一道道心事酿成的
忧愁 犁去了青春
爱情和一切
正在成长的美梦它的脚步猫一般
无声 我在忍受它
的冷酷时不断扭拧 终成
一块煤核 如秋日疏林的
一颗楝果 既不美观也不
从容 只有紫色的阵痛
在宣传它的暴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