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道家哲理诗《凡物流形》全文精校解译


2014-01-18 18:34:24  郑 中  所属诗集  阅读1515 】

00个   

郑版《凡物流形》全文精校解译

上海博物馆所藏楚竹书《凡物流形》,与《恒先》、《太一生水》等先秦道家原典,两千多年来尘封于地下,不为历代学者知晓,为现代考古所发现,这些重要典籍必将完善中国先秦哲学史的研究。《凡物流形》必然可成为中国古典哲学名篇,正如老子的《道德经》一样,也是一篇句式工整、文辞优美、富有韵味的哲理诗。

《凡物流形》大概作为早期黄老著作,在继承战国南方道家著作《太一生水》所提出“水(流体)为宇宙之母体和载体的命题”之后,继续深化发展太一(水道)思想。流形这个概念可能继承于易经。《易经》:“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在此基础之上,有所深化。《凡物流形》在世界哲学史上最先提出“凡物流形,流形成体”“一生两,两生三,三生物,物成结”等重要命题,已意识到流形形成物体、物质形成结构等。而中国数学家将西方近现代数学中的Manifold译为流形,可谓真得玄妙,流形的局域空间为欧氏空间,孕育微分结构,可以描述宇宙物质的形成,因此几乎是现代数学物理中最重要的概念。所以这种思想是如此深刻超前,即使现代自然哲学家也可玩味。如果说《恒先》是中国元气学说之源头,那么《凡物流形》则是中国水道思想之发挥。


战国中晚期庄子在《南华经.天地》写道:“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间,谓之命;留(流)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性脩(修)反德,德至同于初。”这里所谓“流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实际上受黄老流形思想的影响,庄子进一步抽象出了“理”这个概念,深刻的意识到“流—物—理—形”这个生成序列,而此“形“乃物(物体)与理(规律)的统一。可见,从《易经》,到《道德经》,再到《太一生水》、《凡物流形》、《南华经》,中国水道(流形)哲学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凡物流形》并还对肉体、鬼神、精神、生死,以及日珥、月晕、雷电、草木等自然物理现象作出屈原式的天问;然后提出识道胜心、得一修身、顺天治民之术,以治家平天下。作者认为流体作为物质世界的本体,流形产生物质世界的结构,并质疑鬼魂、灵魂的存在,哲学立场基本上是唯物主义的,但也强调心灵对于认识太一(相当于老子之道)的重要性。原文先是本体论、物象论(以问代论),然后是认识论、修行论、政治论。

由于《凡物流形》原竹简字体古旧,多含古代简化字、异体字、甚至传抄中形成的假借字、错别字,保存竹简也存在缺漏,要正确完整地释读全文需要下些功夫。李锐、邬可晶等多家学者虽作了释读,但本人对前人各种释读版本仍不满意,否则整体语义不连贯、甚至难以理解,对前人有些释读、断句和局部编排持有另见,尤其是那些关键概念,如物、炁、圆等。本次对多处作了重新释读、补缺、校正,然后首次完整地翻译为白话文,以飨读者。()中为原字,[]中为轶字,<>中为补字。

---郑中于2013年11月



简体版:

凡物流形,奚得而成?流形成体,奚得而不死?既成既生,奚寡奚鸣?既本既根,奚后奚先?阴阳之凥,奚得而固?水火之和,奚得而不危?

闻之曰:民人流形,奚得而生?流形成体,奚逝而死?又得而成,未知左右。天地之情,立终立始。天降五度,吾奚横奚从?五炁并至,吾奚异奚同?五音在人,孰为之颂?九囿出诲,孰为之逆?吾既长而或老,孰为之俸?鬼生于人,奚故神明?骨肉之既靡,其智愈暲;其诀奚适,孰知其疆?魂生于人,吾奚故事之?骨肉之既靡,身体不见,吾奚自食之?其来无讬,吾奚待之?祭圆奚升,吾如何思饱?顺天之道,吾奚以为首?吾欲得百姓之和,奚事之?敬天之明,奚得?吾魂之神,奚食?先王之智,奚备?

闻之曰:升高从埤,致远从迩。十围之木,其始生如蘖。足将至千里,必从寸始。日之有耳,将何听?月之有晕,将何征?水之东流,将何盈?日之始出,何故大而不炎?其入中,奚故小<而>益彰?屡闻天孰高欤?地孰远欤?孰为天?孰为地?孰为雷?孰为电?土奚得而平,水奚得而清?草木奚得而生,禽兽奚得而鸣?夫雨之至,孰雩而漆之?夫风之至,孰飁而迸之?

闻之曰:识道,坐不下笪。揣文而知名,无耳而闻圣。坐而思之,谋于千里;起而用之,陈于四海。

闻之曰:致精而智,识智而神,识神而同,识同而俭,识俭而困,识困而复。是故陈为新,人死复为人,水复于天,成百物不死,如月出则或入,终则或始,至则或反。识此圆,起于一端。

闻之曰:一生两,两生三,三生物,物成结。是故有一,天下无不有顺;无一,天下亦无一有顺。草木得之以生,禽兽得之以鸣。远之施天,迩之荐人。是故圣人识道,所以修身而治邦家。

闻之曰:心不胜心,大乱乃作;心如能胜心,是谓小彻。奚谓小彻?人白为识。奚以知其白?终身自若。能寡言乎,能一乎,夫此之谓小成。曰:百姓之所贵,唯君;君之所贵,唯心;心之所贵,唯一。得而解之,上宾于天,下审于渊。著不与事,先知四海;至听千里,达见百里。是故圣人处其所,邦家之危安存亡,贼盗之作,可先知之。

闻之曰:能识一,则百物不失;如不能识一,则百物俱失。如欲识一,仰而视之,俯而践之;毋远求,度于身稽之,得一而图之。如并天下而助之;得一而思之,若并天下而治之。此一以为天地之稽。故一,咀之有味,嚊之有臭,鼓之有声;近之可见,操之可抚;掳之则失,败之则高,贼之则灭。

闻之曰:一言而收不穷,一言而有众,一言而万民之利,一言而为天地稽。<掳>之不盈握,敷之无所容。大之以知天下,小之以治邦。<一>之力,故<君>之力,乃下上。



繁体版:

凡{品}物流形(型),奚得(??)而成(城)?流形成體,奚得而[不死]?既成既生,奚寡奚鳴?既本既根(槿),奚後奚先?陰陽之凥,奚得而固?水火之和,奚得而不危?

闻之曰:民人流形,奚得而生?流形成體,奚逝而死?又得而成,未知左右。天地[陀土,堕]之情(請),立終立始。天降五度,吾奚衡[角大]奚從?五炁竝至,吾奚異奚同?五音(言)在人,孰為之颂?九囿出誨,孰為之逆[屰屰]?吾既長而或老,孰為之俸?魂(鬼)生於人,奚故神明[明示]?骨肉之既靡,其(亓)智(知)愈彰(暲);其诀(夬)奚適,孰知其疆?鬼生於人,吾奚故事之?骨肉之既靡,身體(豊)不見,吾奚自食(飤)之?其來無託(厇),吾奚待(旹,時)之?祭圓(員)奚升[辶升],吾如何思飽?順天之道,吾奚以(已)為首?吾欲<得>百姓(眚)之和,奚事之?敬天之明[明示],奚<得>?吾魂(鬼)之神,奚食?先王之智,奚備?

聞之曰:升[辶升]高從埤,致遠從邇。十圍之木,其始生如蘖(孽)。足將至千里,必從専(灷)始。日之有耳,將何聽?月之有暈,將何征?水之東流,將何盈?日之始出,何故大而不炎?其入中,奚故小<而>益暲?屢聞天孰高欤(與)?地孰遠欤?孰為天?孰為地?孰為雷?孰為電?土奚得而平(坪),水奚得而清?草(艸)木奚得而生,禽獸奚得而鳴?夫雨之至,孰雩而漆之?夫風之至,孰飁而迸之?

聞之曰:識[少戠]道(導),坐不下笪。揣(耑)文而知名,無(亡)耳而聞聖。坐而思之,謀於千里;起而用之,陳於四海。

聞之曰:致精(情)而智,識智而神,識神而同,識同而儉(僉),識儉(僉)而困,識困而復。是故陳為新,人死復為人,水復於天,成(咸)百物不死,如月出則或入(內),終則或始,至則或反。識此圓(言),起於一端。

聞之(止)曰:一生两,两生叁,叁生物(毋),物成結。是故有一,天下無(亡)不有(又)順(丨);無(亡)一,天下亦無(亡)一有(又)順(丨)。草(艸)木得之以生,禽獸得之以鳴。遠之施(矢)天,邇之荐(箭)人。是故聖人識道,所以修身而治邦家。

聞之曰:心不勝心,大亂乃作;心如能勝心,是謂小徹。奚謂小徹?人白為識。奚以知其白?終身自若。能寡言乎,能一乎,夫此之謂小成。曰:百姓之所貴,唯君;君之所貴,唯心;心之所貴,唯一。得而解之,上賓於天,下播(審)於淵(囦)。箸不與事,先知四海;至聽千里,達見百里。是故聖人凥于其所,邦家之危安(侒)存(廌)亡(忘),賊(惻)盜之作,可先知之。

聞之曰:能識一,則百物不失(逝);如不能識一,則百物俱(具)失。如欲識一,仰(卬)而視之,俯而践之,毋遠求,度於身稽之。得一而圖之,如并天下而助之;得一而思之,若并天下而治之。此一以為天地之稽。故一,咀之(正)有味,嚊之(正)有臭,鼓之(正)有聲;近(忻)之(正)可見,操之(正)可撫;掳(摝)之(正)則失,顺(敗)之則高,賊(測)之(正)則滅。

聞之曰:一言而收(夂)不窮,一言而有衆(眾),一言而萬民之利,一言而為天地稽。<掳>之不盈握,敷(尃)之無所容。大之以知天下,小之以治邦。囗之力,故(古)囗之力,乃下上。



白话文:

一切物体皆呈流动的形态,这是如何形成的?流动的形态形成物体,为何得以不死?已经形成产生了,为何有些不叫、有些鸣叫?既然有了本源根芽,那么谁先产生、谁后形成?阴阳之机轴,如何才能稳固?水火混合一起,如何才没有危险?

有人问:人民身体的流形,如何得以产生?流形形成物体,为何消逝而老死?又得以形成,不知如何控制的。天地之常情,自有终结,自有开始。天道有五个衢度,我如何衡量、如何追从?五种元气混在一起,我如何辨别、如何统一?人能产生五类声音,谁在为它歌颂?九囿作出忏诲,谁因此而挽回?我长大或将老去,谁为此来奉养?鬼魂产生于人,为何所以神明?骨肉已糜烂了,其智慧就愈加彰显?其智力归向何处,谁知灵魂的疆域?鬼魂产生于人,我为何侍奉它?骨肉既然糜烂了,身体看不见了,我如何吞食自己?来到世界时没有(谁)嘱托,我为何等待它?祭祀之圜如何升迁它,我为何想要吃饱?顺从上天之道,我追随谁为元首?我想要百姓和平,如何从事?敬仰上天的神明,如何取得?我魂魄的神灵如何进食?先王的智慧如何具备?

我听说:要登升高处,要从卑处开始;要达到远方,要从近处做起。十个人才能围抱的大树,它开始长出时,犹如蘖芽。足迹将远至千里,必须从寸厘起始。太阳有耳朵,将如何听解?月亮有光晕,将有何预兆?江河东流,将何时满溢?太阳开始出来,为何大而不热?当它进入中天,为何小而更亮?屡次听说天到底有多高大,地到底多远阔?谁形成天,谁形成地?谁产生雷声,谁产生闪电?土地何以平坦,江河何以清澈?草木何以产生,禽兽何以啸鸣?当要下雨的时候,谁在团聚乌云?当要刮风的时候,谁在摇扇发作?

我听说:认识道,坐不离席。揣摩文章而知其名称,没有耳朵而听懂圣言。坐着思考它,可谋划于千里;起来应用它,可推行于四海。

我听说:领悟到精髓就会智慧,认识到智慧就会精神,认识到精神就会通达,认识到通达就会俭朴,认识到俭朴就会困厄,认识到困厄就回归本我。所以陈旧变得新颖,人死去又诞生为人,如水归复于天,成万物而永不老死,又如月亮升起然后落下,终结然后开始,达到极限然后返回。认识到这大圆之道,本源于一端。

我听说:太一产生阴阳,阴阳导致参化,参化孕育物体,物体形成结构。所以有了太一,天下无不顺利;没有太一,天下也无一顺利。草木得以滋生,禽兽得以啸鸣。远可以施加于天,近可以保存人身。所以,圣人认识道,用它来修身,治理国家。

我听说:心灵如果不能战胜心灵,就会产生大混乱;心灵如果能战胜心灵,这就叫小彻悟。何谓小彻悟?人明白就是认识。何以知其明白?需要终身修养。能恬淡寡言吗?能认识太一吗?这就叫小成就。可以说:百姓所珍贵的只有君子,君子所珍贵的只有心灵,心灵所珍贵惟有太一。得以理解太一,就可上会于天道,下察于深渊。著作虽然没有涉及具体事务,但可预知四海之事;能听见千里,远见百里。所以圣人处于它的住所,国家的安危存亡,盗贼作乱,可以预先知晓。

我听说:能认识太一,则百物没有遗失;如果不能认识太一,则百物皆失去。如果想认识太一,仰可视察它,俯可实践它,无需远求,于自身中稽查。领悟到太一就可想象它,如兼并天下而推动它;领悟到太一就可思考它,如兼并天下而治理它。此太一是天地之纲纪。所以太一,咀嚼它就有滋味,嗅觉它就有气味,鼓动它就有声音。接近它可以看见,操持它可以抚摸。俘虏它就会失去,顺从它就会高举,盗窃它就会灭亡。

我听说:一句话可包罗无穷,一句话可拥得民众,一句话可有利万民,一句话可为天地之纲纪。俘虏它则不能紧握,放去它则无不包容。大可以认知天下,小可以治理国家。太一的力量,所以是君王的权力,于是可上顺于天,下治于民。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