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人生余辉闪烁


2017-11-14 23:07:24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238 】

00个   

麻将人生余辉闪烁

——怀念麻友成都晚报退休职工苏明华散记

郑光福


人生需要努力奋斗!奋斗什么?少年时认真读书学习,长身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奋斗;青年时确定志向,努力奋斗,做切合实际的人生梦,让梦想成真;人到中年时在自己从事的事业上为生计而忙,为名誉而忙,为利益而忙,如能悟出人生意义,也为公为民而忙。人生六十花甲退休下来,迎来晚霞美好时光,拿着社会给予的回报,享受晚霞人生的余辉。这是凡人人生轨迹,也是我等几位麻友们的娱快人生。同龄麻友、小我两岁的成都晚报汽车班的退休职工,年青时曾在西藏当兵,开过十多年军车的苏明华苏司傅是我退休相知的一位麻友。我是2006年春节后提前退休下来的老记者。初退时,闲得无事,整天在居家的府河边饮茶,苏明华便常呼我打小麻将混时光,原来,他虽未正式退休,却比我还先内退下来。从此,我们可谓三天两头相约在河边度过晚霞时光。他是中江县人,在成都的亲人似乎少些,每天午饭后他一手拿面包,一手拿牛奶,边走边吸!每每见他这状态我便道:“又睡过头了”,他笑着,吃着干粮叫搬庄!他身板硬朗,看似四五十岁老青年。其实已快六十的人了,他人直率,愉快地承认道:“昨天酒喝多了,麻将打晚了,睡不着,天亮才入眠,今十二点过醒来就约你们!哎!这日子好啊!快快搬庄,五一二四自逮加一个!”说着麻友老陈老孟便愉快地投入“创收”时光。夕阳照跃,府河波光闪烁!我等打至五点半六点钟便要回家吃晚饭,苏明华却又开始约饭后七点半或八点又来晚场麻将了!

回忆人生,我们在岗时工作努力,精力充沛,就想做事,现工作没了,我不时还就今生炼成的写文手艺,写些记事散文、诗歌抒发人生感情及情谊,而有开车技能的苏明华便常帮我开车一同游走它乡采风,他开车便方便了我饮酒。2007年我担任成都市老记协秘书长后,无形中他便成了我的“专职”司机,我们很是要好。现与其说陪他打麻将不如说是我也需要麻将麻友!需要朋友,需要烟酒茶都会的好朋友。今生的我是无事都想找事做的人,的确这些年全靠麻将消磨了不少时光。不是为赢钱,而是在麻将桌上显个人才能,耗去精力,找到胡牌的愉快!似完成一次采访任务般高兴!即使苏明华有事,爱麻将的我时不时也约退休下来的华大姐、小易,老孟,老马以及在岗的小周,蓝星等晚上过来一搏。麻将虽小,方显才能般,我们几麻友认真,抽头交茶桌费。今天我赢,明天我输,真还是久打无输赢,且友谊日渐加深,我们的麻将打至青城山,打至五凤镇,甚至打出市外,打出了众多愉快!身心也得到无比的满足与愉悦。

2012年5月的一天,苏明华正式退休了,他道:“我要回老家中江养老了,成都空气不好,不准备常住成都呆了!”“理解!中江空气好!亲人多,应该!可我们都有些舍不得他走。“以后谁来组织这麻局呢!”我心里这样想便道:“中江还有挂面好,有时间定来看你,打场中江麻将,吃顿中江挂面!。”“欢迎,一定来哟!”“好!光福有车,我们一定去!”同龄人,成都人民广播电台退休下来的工程师老孟似更舍不得苏明华的离开,主动与他对话道。苏明华回老家中江了!说实话,成都麻友多的是,文友攀成钢的蓝星也不闲我等五元小麻将,只要他在府河边猛追湾住,只要我一约他,每晚七点半至八点钟他便准时在水东门麻将茶园相聚!”他与苏明华、孟祥宾,连同我即是麻客又是大烟客。有时华大姐,小易上场提醒我们道:“你们烟抽得太多了!”“好!以后一天最多只抽两包了!这便是苏明华的回答。

苏明华没走几天,盛夏未完!一天,他突然又来电话了,说今晚依旧在府河边打麻将,并点了几位老麻友名。是夜,我早早来到水东门茶园,老远便望见了他已在河边饮茗等了,他一口一口地吸烟,府河面灯光流韵,他依旧的大背头黑黑的,老远便见到我伸出一只手递支香烟:“茶都泡好了!”我慢慢的走扰坐下道:“才耍几天,回中江好耍不?”“哎,明年才回去了!不好耍,无麻友,少烟朋”“为什么?”坐下再说。我俩的话似府河流水欢畅!原来,他回老家已不习惯了,说那里常停电,那里打一元钱的人都凑不齐!夜静时连蚂蚁爬声都听得到!太不好耍!退休回老家日子难熬!这天,他还特送我们各自几把“中江空心挂面呢!”。

我们麻友们的麻将人生的余辉依旧在府河边闪烁!每天是麻将娱乐!好酒、好烟和气草!越抽越多!大家东家长,李家短!麻将人生好不愉快!2013年11月我们又一道去金堂友人处打麻将吃麻羊肉,他自然是我们的“专职”司机,我已友人便大口饮酒吃肉,饭前饭后便又是麻将声声。是的,退休后的人生,我无论到海南、贵州、广西、新疆还是到越南、台湾旅游,几乎都要挤出时间摆下麻局。今想来,我身到何处,简直就是换个地方打麻将。金堂友人好客,苏明华羊肉多多吞下肚,回到成都,他竟然重感冒了。他看似身体一惯好,一直不咋个吃药,这次重感冒,他拖了几日便自己捡付中药熬来喝。12月中旬,他竟手上有打流汁针的胶带,是住院抽空来打这场麻将的。11日我得知他住的医院,只身前去看他时,他倒在床上,吸着氧气,说“你咋个晓得我在这里住院”我说“前天晚三缺一,约你打麻将你是输液来陪我们的,很感动,麻友情深,便告之了你的老友陈忠传,是他昨天来看了你才告诉我住新华医院的。那天你也太不该来了,他笑道:”麻友情深,大家高兴,这区区感冒算个啥,西藏时那么苦我都过来了,没事的。在医院医生告诉我说:“他肺上有包块,已低烧半月了,我们医院设备不齐,最好转院查彻底!”。

次日,我找友人帮忙联系了三医院,当友人陈吉勋联系好院方问他入住何科室时,他竟不回电话。我再次打他手机,他竟也不接电话!这苏麻友太不够哥们儿了!再次日,他来电话了,说是烟抽得太多了,支气管炎,肺纤维化了!原来,他爱人已先托人住进三医院了!“为什么不接人电话呢!”电话中我依旧有些指责!他爱人接过电话道:“那天转院时他躺床担上,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所以……”一周后,我与陈忠传去三医院看望他,可他住哪间病房呢!恼恨哪天该哆嗦几句,问清楚住那科室。无奈!我们只好在内科一层一层找,到六楼才查找到22床的苏明华麻友。一进这三人房医疗间,他的氧气输入得更多,说话十分困难,脸上少了笑容。他竟不敢脱氧气罩讲话!他断断续续地说:“医生要我进重病监护室,我坚决不去!凶多吉少!你要少抽点烟!少熬点夜!”

出得门来,他爱人哭了,他儿媳哭了!悄悄告诉我们说医生说他可能活不过春节!

2014年1月6日晚,苏明华同志因肺纤维化,而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他的走,我等麻友十分震惊!因为他只有六十一岁啊。就其原因,我等麻友深刻认识到,烟抽太多是第一,熬夜太多是第二,饮食习惯不好是第三。从他离世后,我等决心尽量少抽烟、少打夜麻将,要打也不能超过十二点。存在第一,娱乐第二。我们麻将人生的余辉之日但愿能长久点,保八争九(保证活到八十岁,争取九十岁)力争百岁!

仅以此文怀念麻友苏明华!仅以此文告诫我等麻友烟酒尽可能少点!让麻将人生的余辉闪烁久点!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