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雎


2012-05-11 15:08:12  青仙  所属诗集  阅读1158 】

00个   

关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遊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
首篇《關雎》,非任意爾,自有深意。《大學》:“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據傳《詩經》乃孔子採編,子主王道。王道本乎人情。何謂人情?人之異別,莫大男女。男女戀情是人生最美的感情。
当我們看到一首詩時,不要想此詩为何而做等其他,而應抱純然欣賞之诗心感受,诗只能以诗之心情来读,诗只读有诗心之人。
《關雎》描寫了一個男子對一個淑女由起初的“寤寐求之“的思慕,到”求之不得的“輾轉反側”,然後“琴瑟友之”親近她,使她快樂,終鼓樂娶之,宜其室家。
我們知王國維在人間詞話引詞说人生三境界,我們從此詩男子追求愛人的過程也可看人生三境界:相遇,追求,成家。
一個自由愛情的完成,也是人生發現自己,實現自己的过程。人生最大成就就是认识自己,完成自己。
人生最美的幸福就是相忘於愛之美,春天裏“邂逅”那花心裏柔情的一抹紅,熱情的夏日裏“愛”她姹紫嫣紅,秋季“收穫”浪漫的果實,冬天靜靜的“享受”那純真的歡樂。
然今人一提境界,王靜安之三說即就之。然子在《關雎》亦有三境界,各位思己曾有否?就原文:初相遇满心爱慕而“寤寐求之”,“求之不得”而“碾轉反側”,後悟反側無用,乃“琴瑟友之”,好雅啊!終“鐘鼓樂之”,宜其適家,和和美美,家和國安。忽想鮑國安版三國,劉備娶親場景,各位可一關。或曰”鐘鼓樂之”乃取悦她,然关雎乃周南国风,何以钟鼓樂之?当然是宜其適家之钟鼓之樂尔,且已琴瑟友之,此恋情完美之果尔。
若置“窈窕淑女”其他,亦不有此三境界否?然何有爲愛銘心者乎!
昔問:西人以愛情實現人生,中國以婚姻實現人生。似乎吾人俗,然是人皆俗人,除非他仙!岂不知婚姻才是爱情完美之家,并非一时之兴致。
蓋中國文化向內,即落到主語上,“萬物皆被與我,反身而誠,樂莫大焉”。一切落到本身,從心修起,才是中國文化之本焉。
然西人追賓語,主語趨向賓語,後有謂語,此面向對象也,主語被賓語牽,即癡者。西人執象而求,而離本身,此中西文化之根本不同也。
忽醉翁曰:此恨不關風雨月,人生自是有情癡。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