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吴小如先生关于旧体诗创作的谈话


2011-11-21 14:36:45  徐晋如  所属诗集  阅读4724 】

160个   

只有律诗、绝句希望你遵守平仄格律,遵守平水韵的韵脚,这个规则的范围已经是很窄了。你连这个都不想遵守,你都不想受旧体诗创作规则的约束,那你何必还要作诗呢?你何必还要填词呢?那你作的诗、你填的词还能称为旧体诗词吗?
本文原载《文史知识》2009年第3期

《文史知识》记者:吴先生,您好!我们想请教一下旧体诗词创作的问题。现在有许多人钟情于古典诗词。热衷于用古典诗词的形式进行创作。但这里面有一个较为普遍和突出的问题,就是许多作品只是在字数和行数上模仿古典诗词(如七言八句),徒有旧体诗词之表,其实没有遵从旧体诗词的格律。我们觉得既然标榜为旧体诗词,还是要严格遵守传统的格律,您是怎样看这种情况的?
吴先生:这个问题提得好。这些年来,我也不断收到读者来信,有的请教近体诗的作法,也有的请我评价他们的作品。借此机会,我想从三个方面,谈谈我的看法。
第一个问题.我想谈谈我对旧体诗词创作规则方面的看法
中国古典诗词是中华文化的结晶,是中华文化的灿烂瑰宝之一,中国古代涌现了许多像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这样的伟大诗人。古典诗词在格律上充分发挥了汉语的特点,这个固有的平仄、对仗、押韵格律.在创作中是应该严格遵守的。因为古典诗词的艺术形式毕竟是属于古典的、传统的东西,不宜妄加改动。尽管说由于爱好、抱着欣赏的目的去创作旧体诗词可以说是件好事,这对于深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更加深入地学习古代汉语,都是大有好处的。但旧体诗词是有它自己的创作规则的,如平仄、对仗、押韵等。我们在作诗填词的时候,就应当遵循这种文体固有的规则,而不能太任意随性,不去讲究,更没有必要再去创立一种新的押韵规则。对于初学作旧体诗词的朋友,我希望他们多读、多看、多钻研、多交流、多体验,而不要忙着把写得不成熟的作品拿出来发表,更不宜自己对旧体诗词的写作规律还没有完全掌握,就考虑改革创新,把传统的规则打破。这也是我们对待传统文化的一个态度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想谈谈平水韵
其实我们讲诗韵也好、平水韵也好,是指近体诗而言的。所谓的近体诗,就是律诗、绝句。绝句还不是押仄声韵的那种绝句。是合乎唐以后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这一类的。只有近体诗的格律和韵脚才受诗韵的限制。比如说,古诗——五古也好,七古也好,韵脚是很宽的,可以通押,用不着像作近体诗(律诗、绝句)那样限制严格,也不全受平水韵的限制。而古诗的每一句,用平声字或仄声字也比较自由。说来说去,只有律诗(五律、七律,五绝、七绝,现在作排律的人已很少了)才需要有限制,用平水韵或者清朝的佩文韵来做一个限制。至于填词和写曲,词有词韵,曲有曲韵,但词韵和曲韵都比平水韵要宽。
其实,作近体诗押平水韵或佩文韵,这样的要求已经很低了,如果连这一点你都不想遵守,还要把它打破,那我就劝你干脆不要写旧体诗了,你可以去写散文,也可以写白话诗。写新诗,那是可以连韵都不必押的。
但既然要称为旧体诗,既然要称为格律诗,换句话说,那是一种古典艺术,那是属于古典文学范畴的。就像中国的京戏,那是古典艺术,现在有些人硬要把古典艺术加以改造,美其名日改良、创新,这个改造,搞得不好就是破坏,就是断裂,就是让比较正规的古典的作品失传,甚至于规律无法遵守。这样做,对我们传统文化来说,就只有弊而无利。我们说所谓作旧体诗,就是这个意思,只有律诗、绝句希望你遵守平仄格律,遵守平水韵的韵脚,这个规则的范围已经是很窄了。你连这个都不想遵守,你都不想受旧体诗创作规则的约束,那你何必还要作诗呢?你何必还要填词呢?那你作的诗、你填的词还能称为旧体诗词吗?邓拓不是说过嘛,你要随便填的话,你别叫《满江红》,可以叫作“满江黑”嘛。
所以我要谈的第二点就是。在旧体诗创作中,仅仅是在律诗和格律体的绝句这个范围里头需要用诗韵,需要用平水韵,你还不遵守,那你还作什么旧诗啊,它还怎么会叫做古典文学、古典艺术啊,它什么也不是了。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谈入声字
主张废除平水韵的,好像就是说因为普通话里没有入声字。但是我首先要说一条,我们的传统京戏也好,我们的古典诗词也好,并不负责推广普通话的任务。作古典诗词,创作也好,研究也好,阅读也好,都不负责推广普通话。遵守平水韵,和推广普通话是两码事。不能说因为现在提倡大家都说普通话,于是乎写旧诗词也要改用普通话的读法来写。推广普通话是应该的,我并不反对推广普通话。但是,你不信,你要用普通话去读,不要说读古人的,就是读毛主席的诗词,你也读着不押韵。我就老举这个例子:“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国”和“北”是押入声韵的.你要是读成普通话,就把人家的作品给糟蹋了。如果用普通话来读,“国”字读成guó,“北”字读成“běi”,你听听这还叫押韵吗?从普通话的角度用普通韵,也就是所谓新韵,在某些情况下根本是行不通的。你连读毛主席最有名的这么两句诗(“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都读不出韵脚来。你说还作什么旧体诗呢?非但旧诗没法作了,词就更没法填了。
还有,普通话一般来说没有入声字,但是我们也可以考察一下,口语里头真正没有入声字的,大概也就是北京地区,以北京为中心,外延顶多延到河北,再往北到东北。即便是河北、东北,在个别的县市区,还是有入声字的。至于说华北,那一天我和胡友鸣谈话,电话里他就说,他在内蒙古生活过,到现在为止,内蒙古的汉语方言、普通聊天的口语里还有入声字。山西不用说了,山东更不用说,都有入声字。这还是黄河流域,你要是到长江流域和闽粤江流域,不但还有入声字,而且还有闭口音。从全国范围来说,没有入声字的地方也不过只占十分之一二。语言和文化密不可分,你硬要把入声字废掉,不但不现实,了解中国文化的历史也无从谈起。
入声字不能废。它是不是跟普通话有矛盾呢?那我要说了,普通话的目的只是为了更好地交流,使得大家无论在东西南北,无论在各地,说普通话都能听得懂。但这跟作古典诗词、跟读古书没关系,甚至跟唱戏也没关系。普通话是普通话。
可见,说普通话跟我们创作古典诗词,和在各种艺术形式里头的表现.在读音方面,不是一码事。那些个艺术品不负责推广普通话的任务。还是那句话,入声字是我们传统文化里头非常重要的环节和文化表现,你不能一笔抹杀、一拳打倒。这样是不行的。
普通话跟保留入声字本身没有矛盾。我就看见过,不用人声的读音而来写旧诗,写出来的所谓诗词作品,你要一念啊难听得要命。而且我要说,过去是入声字,现在因为北京话没有入声字了,所以凡是人声字都归到其他的阴、阳平或者上、去声里去了,是不是有标准呢?这个标准也是人定的。人的口语里头往往一个入声字的字音能读出几种声调来。
举一个例子,就是一二三四的“一”:我们说“一”(yī),这是阴平,第一声;说“一(yí)个”,就是阳平了;说“这个同志很勇敢,一(yì)马当先”,又是去声了。你说,这个“一”是应该定在阴平里呢,还是阳平里呢?还是应该定在去声里?你要是再听听两湖的人说话,包括江西、部分安徽,再往南边一点,两广,它那个“一”字的读音,有的时候还往上声里去。你这一个入声字,平、上、去都可以读得出来,你怎么规定?要规定就是人为的规定,硬说它是平声字,可是我就要说,一(yì去声)马当先,有没有这说法,有啊;你也可以说一(yī阴平)马当先,但是听起来就别扭,还是“一(yì去声)马当先”合适。
还有一个字,“方法”的“法”,也是人声字。我们说“方法”、“法律”,都是上声,那这个“法”字,我们可以把它从入声字改定为上声字吗?有的时候,也还不行。比如“我没法(fá阳平)子”。谁听见人说“我没法(fǎ上声)子”?有这么说的吗?说“我一点办法没有”,它可以读上声。可是说“我没法子”,就只能读阳平。如果说“我没法(fā阴平)子”,那更不行。也不能说“没法(fà去声)子”,那也不行。我只能说“我没法(fá阳平)子”。“办法”、“法律”,当然我们现在也可以读“法(fǎ上声)兰西”,“法”读上声的机会多一点。可是有的时候它也读阳平,那怎么办呢?如果你作旧体诗,要把这个“方法”的“法”用到旧体诗里去,你是算它平声呢,还是算它仄声呢?还不如老老实实归到入声里去,照着入声原来的读法去押韵,没错。我说的这都是实际情况,谁说“我没有法(fā阴平)子”,没有这么说的,我只能说“我没有法(fá阳平)子”,是吧。我说的这个可是普通话呀。你硬要让古典诗词来迁就这种不合规格的读法.哪个对哪个不对呀?这不是是非不辨自明吗?
再强调一句,你既然要写旧体诗,换句话说,就是想用古典文学的艺术形式来表达现当代人的思想,思想不应该陈旧。而读音你应该考虑到并不是读了普通话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程雪峰 116.95.112.24     2016/1/4 20:10:29     11 楼
  • 送了1朵鲜花
    好文章啊 赞同
  •   许主平  183.136.216.85     2015/12/30 16:49:46     10 楼

  • 你可以押新韵,你也可以不押韵,但你不要说写的是律诗。你写的散文诗,激情澎湃,朗朗上口,大家都会说好,如你非要说它是律诗,懂律诗的人就会觉的很别扭,何必呢!
  •   长虹贯日 106.119.39.196     2015/9/18 23:33:37     9 楼

  • 看不上那些腐朽的见解,誓死捍卫新韵!
  •   长虹贯日 106.119.39.196     2015/9/18 23:29:26     8 楼

  • 今不妨古,说的就是在中华新韵之前,用了古韵的诗词必须获得尊重,新韵绝非对古体诗词的背叛,而是对古体诗词发展的一次大推动。你喜欢平水韵喜欢做裹足老太那你尽可以继续用它,看不惯自然天足,就把小脚美化神化上天,你不觉得对不起诗词吗?
  •   长虹贯日 106.119.39.196     2015/9/18 23:21:18     7 楼

  • 更可悲的是,还有很多追随者送钱养活这些促狭者拜其为师~~~那不是因为他们的诗词主张正确,而是因为他们占据了有利于胜辩的席位,譬如专家,教授,古体诗词学会学院之类机构的掌门人。他们正是为害古体诗词推广的罪人,却洋洋自得,以为古体诗词见解正宗,自封独霸古体诗坛。或者,更有藏私货于垢心者:把自己的学识兜售出去,就要营造一个悖逆时代的小环境,夜郎自大还名利兼收,岂不快哉?!真是误人害诗,名为文化大师,实乃文化之敌!
  •   长虹贯日 106.119.39.196     2015/9/18 23:07:54     6 楼

  • 写古体诗词的某些人开个博物馆是胜任的,让他推广古体诗词可能就是格局气度见解促狭了许多,被一个平水韵捆住脚做小脚女人以为至美以为正宗,实乃可悲!
  •   长虹贯日 27.189.199.159     2015/9/18 22:56:01     5 楼

  • 旧体诗创作规则是怎么制定的?从无到有从有到成型是不是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旧体诗的判断依据是不是就是要押平水韵脚一条?对仗,句型,段落格式等等就不能做为旧体诗的主要特征乃至旧体诗的主要判断依据吗?!是不是因为你懂得平水韵就敝帚自珍呢?入声存在与现行普通话标准不一致,是不是就该向着更易于推广的方向发展?!改了平水韵就不是旧体诗了是不是有些固步自封会酸腐到让善于破中立新的古人也难堪呢?
  •   林金建  117.26.104.117     2015/8/22 18:49:40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很好的文章。
  •   虹哥 101.22.49.97     2015/8/7 22:02:00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好文章!赞同!
  •   毛大同 123.152.142.57     2013/12/22 15:49:50     2 楼

  • 没有入声,五声不全,依声填词就出问题。而五声宫(变宫)商徵(变徵)羽角又可与音等而转换。没了入声,五音不全,明显残缺不全。
  •   傅雨 119.6.126.111     2013/4/5 11:17:46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好文章!只是文中有几处入字打成人字了。
    如:我就看见过,不用人声的读音而来写旧诗,写出来的所谓诗词作品,你要一念啊难听得要命。即因错为人字,就近乎骂人了。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