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版】词格的基石


2018-01-13 20:45:48  出龙峡  所属诗集  阅读238 】

00个   

词格的基石

高楼大厦是由各种组件搭制,词牌也是如此,由各种句式搭配出句式节奏,来体现情绪语气的变化。句式节奏就是词牌的基础,而词多为长短句组合,所以表情语气更丰富。若了悟句式节奏,无论何种词牌,稍看便知大概。

不同字数的句子搭配效果是重点。所以有必要认识各种句子的气度特性。它们的用气方法不同,收、放、抑、调,1234567,都有自己的气节和用法,起势、领带、过桥、承定、添延、隔转,都有适合和不适合的场合变化使用。搭配的不好就会气脉错乱和阻断。前句气势未尽之际,不可转向,须承定再转。

句中平仄:句式节奏通了才可依势来论句中平仄。一些小令甚至句中平仄可以调头,因为节点在句式节奏。沁园春首拍三个四字句也是如此,可以为规避平仄雷同而平仄调头,或末句作三仄一平甚至仄平仄平。

拍:相当于诗的一联,句数不定。
领字:带领语句之用,因有读断延气,故气节以独立如句而论。延气易成慢调,所以小令不常用。一字领和二字领三字领的首字基本用去声,为振起强调之效,其它声调罕见。

一字句:常作其它字句的首领,在拍前为领、为起势,在拍中作转折,在拍尾领末句作强调。
单独为句时,因字数少,在前面作点题,意气刚发而未能尽,后句要承担它未尽的意气,再加上后句本身意气,所以用七字句方能承接稳当。
在后作强调,单用不能尽情,故作三连发,只合入声和去声,平声上声则气机不合,如钗头凤强用平声会大破肺腑之气。
一七令仅是文字之作,不入词调议论。

两字句:委婉派用在中调下阕之首定调,若作句短意长的双平声,能委婉之极。
也作长句或双短句的领语,气势较缓,奠定慢调。若只领单短句有头重之嫌。
在拍首连用两字句易生催促下文之势,所以入仄脚气机顺。
若在阕尾重复两连用,可增生余意。
两连用变化较快,不适合中长调。仄脚不求悠长,两连用足以。
平脚三连用为两字句的尽数,一韵则散,须有呼应。用在阕首定调可以体现悠长,再多拖沓。

三字句:用处较多且复杂。
在拍前为领,多为慢调的句前语气词,过桥、隔转之用。
在句中读断时带四字句,是词句的一个特色。若作四三读则成典型七字句,独立性消失。
也可在长句后作添延长意韵之用,前句须为之留出势能空间。
或两连用自成一个小组合,流水为上,否则效果大减。
若作三三七组合,有顺流而下之效,适合小令。

四字句:内部两两相对,又自成双,这种结构造就了可以独立表达完整组合意气的典型最短句,所以四字齐言体显得堂堂正正。
与长单句搭配,易显气短,所以常用来作收放效应中的收。
若以五字句承接,一抑一微放,格局虽稍小,却正合入低吟。
若以六字句承接,有大收到小收的变化,可体现抑郁后的激荡之情。
若以七字句承接,有抑后一吐为快的尽情之感。
两连用为短抒发,容易走向对仗。其后往往长句承接,以消化两个短收效应,或转拍再承接余势,以增加贯连效果。两连用若能消除抑势,如三连用生出延伸效果时可作阕尾。

五字句:须注意,这里不指一四有领字的结构。
无论作二二一型还是作二一二型,都比四字句长一气,所以比四字更易体现悠远之意,从而作为诗的主要结构句,词句自然也常用。
以四字句承接,放不甚多,又迎一大收,比较压抑,适用悲情。
五五连用往往作为长句组合的尾声,既有收势也不乏余韵。

六字句:少七言一字的长句,因而既纵横奔驰又不尽放,若以五字句为承句作收放组合,气度甚大。
以三字句承接,有助意蕴幽深,三字句的稍作延伸正合六字句的稍有未尽。
若拍尾六七搭配,渐放不收,把长句后会有更长句的惯性放大了,有开口难收之嫌。而六六七的组合中,七是双六后的添延,则无此忧。

七字句:须注意,这里不指三四读断句。已是最长基本句,凡超过七字都是有读断的。和五字句一样易体现悠远之意,但更加蔓延。
以五字句承后,悠上加悠,纵横蔓延之极,但若此,之前须作好铺垫,以保持一气呵成。若七言承七言,后句过长,前句下穿势能被消滞不少。
以六字句承后,则稍有一收,所以显得稳健又不失变化。
以三字句承后,因本句意气已自足,对三字承后的需求不如六字句,所以比六三结构逊色,仄脚接平脚可以优化,是利用了平韵体的不稳仄声对归稳平声有需求。

齐言组合:双齐为呼应,三齐为延展。
同字数的句子互为组合,会显得平稳少变,且句越长越体现。不同字数句子的组合就会有变化多和不平稳的表现。一如平声求稳、仄声求不稳的特性。
七字句本身意气已经放得很悠远了,浣溪沙两阕七七七句式是追求更悠远的结构,所以很容易做到极度委婉,其中的第三句都是作为前两句的延绵,所以不可另起一意,否则就成了落单之句。
豪放者多纵横,长短呼应为常,若硬塞入浣溪沙这种委婉格局,就会失了豪放之气。


平仄:平声稳,仄声促变。
平仄三类各有法度(方言有入声),有的不可合用,有合用时不可因频繁切换而导致沉浮不定。
平声能增加长意的悠远格调,但三连平不作及时转换会易成凄调。
上去声能增加曲折的情感风格,但上声韵若用的不好容易油腔。
入声短促,适合抒发激越、幽抑等情感风格。
字音因声母韵母而有清浊和响弱之分,所以字与字的衔接也须注意优劣,以及口型的切换是否顺利。


改变断句:大多为风格所致
一字领两句四字句,是堂堂正正的结构,若作三六结构会增加委婉度。
中长调下阕起笔,常有五言一句被断为二字和三字的两句,且二字句压韵,这是延缓句式节奏而增加委婉度的手法。
大节奏不变的情况下有时会改变小节奏,如八字句三五读与一七读的置换,九字句三六读与四五读的置换。

交错:过于整齐容易呆板。
字数较少的小令上下段相同可以引共振,中长调段落间距跨度较大无法共振,所以不需要相同。也因篇幅长跨度大,中长调反而要利用上下两段起拍的不同,以新姿势提振听者的耐受度,所以必作区别。
拍与拍之间一般都作区别,如果没作区别而连着两拍句式节奏相同,下一拍一定要错开节奏。或者句子的字数奇偶不同为交错,或者长短不同为交错,也可用读断节奏作辅助,仅以平仄相错是下策限于小令。
拍脚不宜全部双仄脚,可以全单,可以单双交错,一般也不宜全单平脚。

换韵:换韵不可过频,频者伤气。
古人平仄换韵大多喜好先仄后平,以求渊永,平转仄是少数。而今事物更添万般如麻,不言则已,言之竟愈加起波澜,不由地平韵转了仄韵,真时代之性。
对词调而言,平韵直接换另一平韵大逊于平仄换韵,不作为上。
若平仄再平仄,已是临界点,功力不足易乱。

篇幅:抒怀不宜太长,中长调百字上下最合适,再长只合叙事。人气有尽头,所以九张机的主干小段落尊九为极数,也是以叙事为骨撑起篇幅。小令两段足以,三段繁琐。

翻制:改变韵脚的平仄。
因为原制的韵脚声调有适配性,一般翻制都有改变原来的句式节奏,若不变往往产生一些矛盾,虽偶有例外但必须考量。
如浣溪沙,若照用原句式节奏只翻转平仄,那么双仄脚韵句的陡峭曲折音就会与七七七句式的悠长格调发生极端对立,作单仄脚韵句都不好。
翻制渔歌子也不能照搬原句式节奏,渔歌子因断句的位置而成轻快流利的格调,与曲折陡峭音也是很大矛盾。
又如梦令,两字句连用后有催促下文之势,入平脚则过于拖缓,所以吴文英的平韵如梦令不可取。

名称:
创作新词,无非词语节奏跟上乐曲节奏,所以作词之前须先拟定节奏,不作歌唱的也须有吟诵节奏。既不歌唱也不吟诵,创作新词便完全失去意义。
调与气合有关,越短越体现生理的基本节奏,人的生理因为古今没怎么变,所以小令的古今风格差异也小,古人已经作了大量创作,以至创作新调的余地并不大。调越长古今风格差别就越大,特别超长调,古曲既有,今曲又更复杂,再作新词宜随曲定词,不必专拟词牌名,称散词或注明随何曲便可。

它用:
把词牌的句式节奏引入古风,可以使古风更加灵活多变。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