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上早霜


2020-05-04 14:20:42  云色桔子皮  所属诗集  阅读183 】

150个   

江尘
文/云色桔子皮
大江东去
化作浪漫的滔滔流水
涌向人海中的尘埃
尘埃是永恒的沙石
数以万计的沙石
吞吐着永恒的江水
我要偷偷隐藏在人海
小如一颗尘埃,
不让别人发现
也不要看见别人
只是江水里
小小的尘埃

小世界
文/江尘
树叶搁笔了
风只会叹息沉默
太阳躲进阴云
我也不知为何
似有未有,丝丝酸楚
不是酒,却想拥烈酒入喉
烧尽一无所有、空荡的悲切
我两手空空
云色桔子被还入人海
是我狠心拒绝
只剩一堆碎皮乱屑
被一把抓住
丢入无尽深渊
扫掉了、所有尘灰涌尽一颗心脏
似有未有,丝丝酸楚
酒味泪湿了整个枕头的夜
你知道我有什么
没有窗外的树叶
没有逆风的顺风
没有很多人的太阳
一根火柴嗅着酒味燃烧了整座房屋
我知道这是夜
一个人一无所有的盛大狂欢
惨叫噼噼啪啪的欢呼
我知道我有什么
一无所有,两手空空
似有未有,丝丝酸楚
我倾心这种快乐
你不会知道的




1.等候
文/云色桔子皮
树叶等风来,
吹落身上的灰;
云等冬雪来,
冷暖世间的白。
人站在大地上,
拂去身上的衣尘
满面灰霜地、
等候白色的未来。

2 《海的这一边》
文/ 江尘

小街上走
我望着不远处路灯的光
而海的这一边
是不是也有瞩目之光在朗照?
我以为是在操场上
在人海的呐喊声中
在跑道上的狂风的身影里
结束了,恰恰是夜幕垂怜
我在小街上目送你背影跑远了
可我还是被你触裂
却又如释重负地离开了小街
路灯之光也许年久失修,暗透了。
那时天将寐,
跑道上的狂风停在了半路
瞩目之光只是为了胜利
我没有海水为你送去祝福
只会木讷在原地
僵硬地朝你微笑
然后投以新的瞩目。
在海的这一边
不是以大地之岸开始
是一堵厚重密实的墙
却仍透着海风而结束
而我在海的这一边
用力地裹挟海水
躲避负债累累
深海会为我偿还。

3.今年的叶子
文/江尘

今年秋天的落叶
是一星星枫火
白天黯淡
夜里尽欢。

树去烧的路
留待人来扫
干瘦的枯枝
骨骼的余烬
是西风扑灭

它抽不出新芽
它受困于秋天
它只是一截枯枝
摘下它的花瓣
就是栽下一颗
无人见解
留待时光去烧
留一场悲欢离合的落叶
每个早晨,
都见有人扫。

有了折痕的纸
文/江尘

有折痕的纸
有折痕的字
有折痕的死
纸上的字,字是死
永远尘封的日记本
全是死去的字

你是我的死
笑容也是
隐忍不发已非人哉

淡淡的巧克力味
褐色的蚂蚁
爬满我的味蕾
我的舌头是红色的纸
蚂蚁舐着巧克力而成死
排成死的位置、对折一样笔直
我隐忍不发、已非人哉…

不要害怕
纸折过了
所有字都消失
只有一张干净白纸
折痕是死
请问客官
你想要写什么字?


有了折痕的纸
文/根号27
纸没有罪
是爱情的罪
是纸上写满了爱情
流传下来的
只是一道道密密麻麻
墨水淋漓的伤疤

有了折痕的纸
我沿着爱情的折痕
我折成纸飞机
飞回过去的春季
落到无忧无虑的地
我们相遇时微微的笑意
相交后再不相聚

十一月中旬了
晴暖如春
有人说这是爱情
阳光洒在有折痕的纸上
我只看到折痕背后是阴影

暗示
文/江尘
太阳多了一颗
风还是风
酒有点甜
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可酒有点甜
可风带起尘沙
我用袖子
袖子湿了
尘沙歇了
我到对面
买了一袋稻子
车扬起尘沙
绝尘而去
我把酒壶攥在手心
到站了
两口铁皮垃圾桶里
小小的声音敲了门
太阳少了一颗
一滴黄河水却死在这里




靠近
文/云色桔子皮

酒喝甜酒
风吹干净的风
种子结在风中
花开在玻璃和铃上
门会打开门
看见哑巴和聋子
会努力长大


湖畔
文/走盾

我身披执锐,
麾下百万草木之兵,
镇守在大地的眉上。
身后万木葱茏,
围绕大地的湖泊生长。

时有蝗群飙举电至
我举起日月的旗
统率坚锐草木雄兵
金戈铁蹄,迎战却敌
溃不成军的蝗群
丢盔弃甲,旗靡兵逃;
远处的蚂蚁在树端缩着脑袋
谨慎借着枯灰的叶掩映偷窥。

后来,黄昏后
天和地像是干裂的老旧琥珀
我的眼睛也像颗黄昏色的琥珀。
我的脚下
大地的皮肤皲裂
泪水全无
草木弃甲也曳兵
逃回故乡的明。

蚂蚁变重了,
不慎掉入了湖泊,
像人挣扎在大海
我迟钝地提紧苍老的刀
借它平地一身安乐;
一只掉群的蝗虫嗡嗡喤喤
像那日草长莺飞
檐下的风铃被轻轻地撞
我独身孤立
借我鸢尾花的泪水
借它生的希望。

我拍拍身上的灰。
我肩负使命
须发已尽白
我倒持了太阿
后坠下了眉崖;
风在空中结出了一朵花。

风呵
在我死后
可否将我的骨骼运往崖端
还能镇守大地的眉…
风呜咽徘旋
一首沉沉的哀诵
在空中徊旋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

大风起兮云飞扬
后来的人子啊
依旧诵着大风起兮
蝗虫啃食着湖水灌溉的作物
蚂蚁豪言着刀头舔血的勾当
只有湖泊,没有畔。


湖畔
文/江尘
1.畔

草木含悲,湖泊失水。
风冷得没有月亮
行人穿着一身厚厚的装
行色匆匆又忙忙。
行人中,
有一个人
走到这里
突然慢了下来
跌跌碰碰
起初
看起来像是孩童
闹着脾气
胡乱地踢着路边的石子
可他实在是走得慢
软软无力
时时还捂着胸口
如一个忍着痛的女人般
可他却又说不出疼来。
我很快舍弃了这个病怏怏的人
我又幻想身后那个人
我幻想身后有那个人
柔柔的身形
咬着苍白的唇不说话
看样子
是不会走上前来了
低着头不开口不做声
又是长长的沉默
仍旧向前走
踩着一个软软的影子
久久的沉默。

2.湖
一条黑色的小蛇
挣扎出来
似乎也学着晃动
在余光中
我面色徒然发白
脚步声越发急促
我匆匆忙忙
慌慌地跑进了
上头是灯火通明的草丛
我躲进底下
抓那条蛇
手忙脚乱
掉了一颗药
是湖水结痂的粉末
我弯腰摸索
失声大哭
它再也找不到了。
我无力挣扎
我瘫倒在草丛里
我幻想有那个人
是否
可以
上前来
看见我的生息?
我无力挣扎
夜空黯淡
草木的湖水淹没我
湖泊的草畔岸
有没有人打捞我?

他就站在街上
文/江尘

他就站在街上
周围都是空的
那群人在冬天里吃冰淇淋
目光都聚集在暖色灯影
别谈什么月色,
全是霓虹的灯光,
狭窄的小巷刚从昏灯里逃出来
逃到长街
长街开动列车
送别声不全部有回应
走路
周遭全是空的

一年的小雪人
文/江尘

一年眼睛
转出多少受伤的词彩
许久前下的雪
覆盖了长河
现在还结冰
只敢闯悬河覆雪的桥
看嬉笑的孩童扔着快乐的雪球
称得上勇敢。
身上的雪孩子,
拥抱衣裘、伞具
逃走
称得上距离。
笑着眼走过长途
回家
堆起山上的小雪人
赤着足
享受天寒地冻
纵令雪人哭泣
融化自己
称得上意义。
一年眼睛,
小雪人看得清
有人逃走
自己冰融
除了冬雪和一点秘密
天地都褫夺了
他在空洞地望着我

第二人称
文/江尘
1.
钓出太阳里的游鱼
再撒点晚霞
我要呈给月亮做晚餐
2.
你上楼,我出门。
白月光,白房子,白衬衫。
黑蜘蛛在织它的网。
3.
挂着一盏夜里的强光
影子疯长
夜晚反抗。
4.
月亮关掉它钟爱的灯
带着星星一起,
逃去了白玉京的路上
5.
远处的早霞如黄昏
长枪横亘,黑龙渊腾
太阳蔓延烧毁众生。
6.
黑白的猫在村庄逃跑
到纯粹的地方去睡觉。
请允许我把故事渗透进去。
尾声.
一颗太阳,一轮月光
恍惚中的梦,
落在白衣苍狗上。

人生多少次意外
文/江尘
空空的行囊
有人躺在床上
窗帘遮住了多少月光
人生有多少次意外
不想等待的公交车
宁愿选择时间冗长
去换乘另一辆
不敢提前的节日祝福
节日就算虚伪的刀
也不会去集市选购笔墨
就算了吧
人生有多少次意外
我这一身密密的夜色
也不肯起身
装作停电的灯
盖上被子吧
好歹暖和一点
明天祝你们新年快乐
就是明天吧
但愿意外还能让我醒来。

2019年12月31号.戌时。

冶剑
文/秦艽

一匹快马莽林疾蹄
它奔去冶剑城
扬鞭催马马不歇
摧尘尘不问
乱叶打夜声
是去冶剑还是奔命
乱夜不见月
风冷锦衣裘
雕鞍落刃银光一瞬
失刀
十年奔赴
利马坚蹄
到头来失刀失道
冶剑城冶剑城
烈日灼灼断壁残垣
“冶剑”悬在城门口
就待我落
落日犹见
老马瘦西风
雕鞍尘生旧

2020年元月2号。

陈白酒
文\陈白酒

说好的是陈白酒
不会是别的杯子
说好的是陈旧事
不会是别的样子
陈述的笔不会写字
我要找人告诉自己
不希望听多余的句子
也没人停自己的步子
说好的是陈白酒
春天花开埋下的是种子
夏天结果繁盛的是叶子
陈白酒
陈什么白酒啊
酒是浊的没有颜色
反倒是叶子醉成彩色
我要褪去缤纷
褪去浊乱的白酒
我要用明天的小杯子
给白色的人陈白色的酒
只希望我们都没乱
只是很简单
简单得都能有一个白色的小杯子
都能陈点小白酒
你能不能感受到相互陈着的白酒
白酒陈着
然后那时候小喝一杯就都能醉
然后一起傻笑着继续陈着白酒
2020.2.26亥时。


文/酒三暮
等耳旁风冷嘴
再等门把枯手拉进来
我就坐在原地
等东风吹马耳
等放了热菜的一口盐变得冷淡
等萧墙倒塌唯一的依赖
就坐在外面等雨哭红了眼
就默默
就默默的像泪水
像块铅坠出个心坑
把蓄尽栽出的恶毒许到明天
我那时踹开一口气
都是这浑浊的一口气
把推门的枯手撕出皱纹
把干涩的眼睛挤出红泪
不低头不后悔
自以为有所谓
装作漫无其事给自己释放无罪
哈哈,这荒丘太矮了
我这浑身长满蚁虫的树
什么时候能倒呢?
2020.2.29戌时

几年前的毁灭还在听

文/将臣
有软榻上的棉布
在滴血
滴在泪上
挣扎的时候
两个蜷缩魂灵
一具一具告别

蹑手蹑脚的夜晚
爬起来
抓星星
按在月耳上
听毁灭
2020.4.2

吃鱼的猫
文/
吃完后
舔舔小爪子
带会儿思考
不像小主人
只会吃饱睡大觉
2020.3.25辰时


文/云色桔子皮

天色很好,万里无云
只落下一片屋檐
啄着鸽子
然后云
一点都不剩
干净如黛色
2020.4.16申时

《不言,而喻》
文/白榆
不言而喻
我的话常常不合时宜
想轻轻拥抱你
越过我们之间的距离

来时
你总是轻声细语 带着笑意
跑步的时候虽有沉默降临
会用重复打破寂静
跑完总是会有大汗淋漓
休息像是信步闲庭
这时 你总会带着笑意
轻声细语 不谈压力

梗再老也会发笑
我们青春笑谈的逝去
是在夕阳下的奔跑
笑声沿途回荡 平地 楼梯

总有些刻意
我的话不合时宜
又常常觉得满怀恶意
只想轻轻拥抱你
越过我们之间的距离
回想起来点点滴滴

点点滴滴
水流下发丝回想起的声音
吹风机会温柔地轻语
仿佛是你的语气
晚风白皙 星星红在云霞里
笑意荡漾在平地 楼梯 心里
同时到达 不同偃息
我的话不合时宜
开口时 不言 而喻

2020.4.23酉戌之际


火焰
文/云色桔子皮
你是一团荒诞的火焰
一靠近你
我就冷成了烟
不是结冰
也非云雾
我成了我也无法操控
或许就是烟火
无论怎么回答
过后都会被自己呛一身灰
2020.4.2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青崖中人 223.104.24.237     2020/5/5 12:54:55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了佳作,问好!
  •   耕墨堂主高志强 171.111.189.53     2020/5/5 10:27:00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只想轻轻拥抱你
    越过我们之间的距离
    回想起来点点滴滴
  •   徐庆星 125.113.233.254     2020/5/4 17:48:48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诗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