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第七章)(加标点)(57~65)


2018-06-02 11:25:07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258 】

00个   

57
3月11日。
我是我,江山是江山,我们俩从来就不是一个人。
我们俩是朋友,最好的朋友。
所以,江山的事情我都知道,知道得和江山一样多。
他的痛苦,他的欢乐,他的理想,他的雄心,包括他的每一个思考,每一次心灵的律动,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切一切,我都知道,因为我是江山最好的朋友。
我们无话不谈。
自古至今,我们俩是人类历史上,最真最亲最密最铁最互相信赖像信赖自己一样互相信赖的朋友。
我吃饭,他也吃饭,我吃饱他就不饿。
他的期货我来炒,他的文章我代笔,他的思想我表达,他的感情我抒发,他的灵感我来抓。
但我们确实不是一个人,我是我,他是他。
我们俩经常争论不休。
譬如交易,我定个方案,他老提意见;他定个原则,我老瞅毛病;我说该止损了,他说再等一等;他说该平仓了,我说不如持有;我说波段最好,他说日内最棒;他说要做就做专业炒家,我说不如业余炒家生活交易两不误······
就这样争来争去,十七八年光阴稀里哗啦就过去了。虽然一贫如洗,日子紧紧巴巴,还是他不离开我,我也没有抛弃他。
我们的友谊经受住了风与雨、血与火的千般万般的蹂躏和考验。
这两天,因为医院的事情没有进展,我很不喜欢,江山也是愁眉不展。
就为事情不顺,昨天,把股指期货账户的5万多元盈利,几乎赔完。我俩都显得有些神经错乱,不像个伟人似的指挥若定,一切都摆平在谈笑之间。 他把我数落,我把他抱怨。
昨天,吉时,打了三通电话,娄科长不接。
我沉默,江山无言。
今天,吉时,又打了三通电话,娄科长还是不接。
我终于憋不住了,江山也说不如如此这般。
于是,不约而同地商定,给我们共同的朋友老谢打电话,要老谢出马助战。
“老谢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还是你给娄科长打个招呼吧!”
“ 哎呀!那好吧!”
不到五分钟,娄科长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这么快,让我和江山感到无言。
娄科长说:“这几天,我在太康老家有事,等回去就······”
江山耸了耸肩膀,有什么办法呢?只有如此了。

58
3月12日。
突然之间,樱桃的花已经满树雪白了。
好像昨天还没有动静,还默默无闻,还灰头土脸,怎么今天就纵情绽放,就光鲜亮丽,就雍容华贵了。
原来,花儿竟然和人一样。
你看小沈阳,原来谁知道有个小沈阳?2009年春晚一个小品《不差钱》,只短短24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把一个普普通通的毛毛草,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金条,贼光贼亮的大明星了。
许多花也都和樱桃花一样,譬如已经开过此时还在开的枇杷花、腊梅花、迎春花、杏花、玉兰花等等。
许多人也都和小沈阳一样,譬如李玉刚、李雨儿、阿宝、平安、吉克隽逸等等。
将来还会有许多花会和樱桃花一样,譬如桃花、梨花、月季花、灯笼花、牡丹花等等。
将来还会有许多人会和小沈阳一样,譬如······
哦,娄科长在康城老家还没有回神州,他说计划明天回来。这已经是第六次与他联系。
日子一天天过去,江山处于焦急地等待中。

59
3月13日。
下午,2:35,江山第七次与娄科长电话。
“明天,明天我给他说。”
“好,麻烦您了娄科长。”
江山想,那个他(她),是谁?
要主动出击,别妄想好事来找你。
但是,必须要有章法,永远不能乱了阵脚。

60
3月14日。
收了盘,江山给娄科长电话,知道他在单位,就说我去找你。于是立即关了电脑,带上存折,去银行柜员机取了一些银子,直奔娄科长办公室。
进门先掏烟,娄科长说不抽。
于是坐下,寒暄一会儿就入了正题。
把事前写好的姓名、性别等基本情况,和银子一并交于娄科长。接了基本情况,却推让了一番银子,最后算是默认了。
立即给要办事的部门某某打电话,然后放下电话对江山说:“联系好了明天你去找他。”
江山说:“报名已经开始,拜托您了。”就匆匆告辞了。
不论结果如何,走出一步,心里就多一些安稳。
次日10:40左右,突然接到娄科长电话,说:“已办好,快来拿吧!”
有点激动。好快!简直闪电!如果我们办事速度都这么快,赶英超美,中国早就世界第一强国了!
立即前往。刚走到三楼楼梯口,被娄科长从身后叫住了。
热情。笑脸。事办好了,都高兴。江山说:“中午,叫着老谢,咱坐坐喝二两?”
“不用不用,我还有事。”
“真的呀!叫着老谢!”
“不坐不坐,事儿多着呢!以后有时间再坐。”
“那咱瞅机会再聚,谢谢娄科长!好好,走了。”
走到大街上,阳光格外明朗。
接下来,下周一可以着手下一步行动了。路还长,但是口袋里装满了信心。

61
3月17日。
江山计划中的下一步行动,在春风三月的匆匆步伐里,将要开始实施。
没有读过孙子兵法,也不懂张良的太公兵法,只是一步一步地行将下去。
清朝有个高人陈澹然说,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江山想了许久也不懂。管他全局还是一隅,只管做将下去再说。
下午两点半,与孟局长联系,说:“我已经办好了有关材料。”
孟局长说:“你明天上午送来,我帮你转交有关部门一下。好好,详细情况明天见面再说!”
“好好,再见!”
刚过三月半,中原花事正浓。
最抢眼的是油菜花,路两边成片成片的随处可见其灿烂芳容。往年路过时,总能闻到浓浓的油菜花香。奇怪的是,今年却似乎没有闻到。难道这世界竟然变化到连油菜花都能失去其应有的浓郁芳香吗?
春天来的时候,迎春花虽是先锋,此刻劲头依然不减,活跃在欢庆胜利的队伍里。
半里长的玉兰路,一街两行的玉兰花热火朝天地大笑着大部分都开了。那满树满树雪白的大花朵,刚刚好开到七分,不老不嫩,活力四射,清香四溢。走在花海里,淹没在花香里,陶醉在花容里,好像不是人间,倒似天上,着实神仙了一把。
有一种花不得不提,好看但不知名字。路边青青的草地上,成片成片开着,豌豆大小、四瓣、天蓝色的小花,星星似地撒的一地到处都是。那颜色之纯,那精神之足,让江山见了不禁惊异!原来这么不起眼的小小野花,仔细看时,竟然妖娆逼人,其魅力丝毫不次于国色天香的牡丹。后来知道这花叫婆婆纳。

62
3月18日。
冬天曾经强大、犀利、摧枯拉朽、独领风骚,在它面前,一切都收敛了锋芒。但是,春天来的时候,冬天就下岗了。在充满生机活力的春天面前,冬天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黯然失色。
如今,春天也已经过半。
春天曾经微弱,微乎其微。但是,今天,它的光荣、灿烂、辉煌,无可匹敌。
春天不会永恒,它也将成为过去,它会将季节的接力棒交给夏天。
春天是不是用它第一片凋零的花朵,递出了下岗申请了呢?
春天是不是让所有发芽展叶的树们,替它填写了下岗的表格了呢?
春天在尽力贡献了自己的花朵和新芽嫩叶之后,会不会就要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挥手告别了呢?
这世间有绝对的公平吗?
冬天贡献的是晶莹的冰雪和彻骨的寒冷,春天贡献的是百花的芬芳和怡人的温暖,一个冷漠,一个温情,根本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一个让人感到寒冷痛苦,一个让人感到温暖幸福,爱和恨随之油然而生。公平不公平,似乎不由冬和春做主。
但是,有一点却是公平的,冬也罢,春也罢,让人恨也罢,让人爱也罢,最后都一样离我们而去。
上午,江山去了劳动局。
因为脑梗高血压心脏病的缘故,多年来第一次早7:00起床,8:00之前(吉时)出发,10:00左右回到家里。
事情有些许进展,但还是云深深雨蒙蒙。
下午还要再跑一趟。跑事儿跑事儿,原来事儿是跑出来的。
见孟局长。见关科长。去档案科办事窗口,审档盖章。档案代理中心,代表单位盖章。填表四份(大一寸照片快照8张25元)。填写申请,交关科长。
路过大桥时,江山看到绿油油的河水在缓缓流向东方,犹如岁月。

63
3月19日。
近几日,江山中午散步,总会专门拐到玉兰路上来,因为那里可以体会玉兰花鼎盛绽放的盛况。
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心情猛然开朗,心胸无比敞亮。那一种清新、生机、活力、朝气、热情奔放、乐观向上的氛围,让岁月倒流,让你顿然年轻。有一两棵开得早的白玉兰,已然开始凋落,树枝开始显得空旷落寞,有一种失落感。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的繁荣景象。而红玉兰刚刚吐出紫色的蓓蕾,似乎一转眼之间,就会吹开大大的喇叭,做一回大张旗鼓的宣传。
油菜花不甘示弱,向你展示着一片一片的金黄灿烂。摘一束黄花,嗅一嗅醉人芬芳,吹一吹送到嘴里,清新可口的仙物,吃了可以得道成仙。
樱桃花花期最短,似乎不到一星期时间,满树的雪白就已经不见踪迹了。取而代之的是铁锈色的嫩叶,快速布满了所有的树枝。花儿落去,果实初露端倪,让人遐想一个多月之后红灯笼似的樱桃果。
下午2:40,是吉时,江山给孟局长打了电话。
孟局长说:“那边通知你时,给我打招呼。”
江山内心的湖水,好像被小孩子丢进了一颗石子。

64
3月31日。
上周六一天,江山和阿美两人单车去了淮阳,赶上人祖爷庙会尾声,一览龙湖春色美景,随处留影,心情愉悦。周日下午,又游了正值花开时节的桃花源,竟然忘却了尘世间的许多烦忧。

65
4月1日。
错过的不仅仅是机会,有时候可能是灾难。
抓住的未必是幸福,也可能是痛苦。
上午从乡下老家老爸的墓地回来,江山打开电脑已经是11:20了。看看行情有喜有忧:喜的是,九月豆粕3%的大涨,让实盘和商品比赛账户资产大增;忧的是,股指比赛账户错过了一波较大行情的建仓点。喜忧参半,这就是江山的命运。
此刻以前,已经属于过去时,一切都不可更改。既然如此,喜又何必,忧又何必。抓住你能抓住的,就应该满意了。
中午,在母亲家里,又是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
远在漯河的三妹江南,因为上班,提前打了招呼没有回来。母亲、大姐江英、江山两口、二妹江西两口、阿弟江中、小妹江北三口,欢乐聚餐。依然是,男士用白酒,女士用自制的葡萄酒。
酒足饭饱之后,发现菜弄得太多了,下了不到一半。
小妹江北说:“打牌,晚上接着吃。”
“人手不够,怎么打?”
“那么多人,十来口,怎么会不够手?”
阿敏说:“我要送妞妞上学,不能来。”
二妹江西说:“我要去上班,也不能来。”
阿美说:“我上午的课调到了下午,马上也得走。”
小妹江北说道:“不要紧,大哥会来小五张,咱来小五张。”
江山连忙说道:“不行不行,家里电脑还开着,一点钟就开盘,这就得走。”
“半天不看能咋的,一二十年了,也没见你发财!说不定一下午不看,还赚一笔呢!”
“你不懂!上午已经开了仓,不看盘不行,万一反走了,这一月晋级就又没指望了!您几个来,我这就走!”
说着话,江山站起来,告别一声,让阿美帮着收拾一下碗筷,就回了。
回电脑跟前一看,沪深300四月合约,已然蹚着了止损点。
但是,这个止损点给错过去了。
好在行情并没有走得太远,而是又回头下行了。和上午错过了大幅利润不同,这一次错过的是亏损。
有时候,人生真的如戏,同样的错过,竟是不同的喜忧。
有时候,江山又会吃惊地发现,自己很少能够坐下来认真地思考一些应该思考的东西。自己真的很渺小很渺小,很无力很无力,很无奈很无奈!渺小到就如一个蚂蚁一样,无力到不能左右一根K线是收阴还是收阳,无奈到看着到嘴的利润又如数吐出去。
更无奈的是,鬓边的雪越下越大,岁月的脚步越走越快,快到让你想起毛*泽*东的队伍在反围剿时的急行军。
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很有些道理。
如果江山坚持周末去进行老爸的清明祭奠,就不会错过今天的行情。
为什么没有坚持呢?
俗话说,财大气粗,人贫智短。江山已经度过十七年负债累累失败的日子,棱角早已磨损殆尽,早已养成了不与任何人争短长的习惯和性格,所以命运就已经决定了会错过今天的行情。
当然,这未必一定就是坏事。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23.13.49.46     2018/6/3 9:33:43     4 楼

  • 红尘君说得对,每个创作者都必须有自己的特点。你写武侠的缜密构思,我真的望尘莫及,只能另辟蹊径了,或许有一线生机。
  •   古不为 123.13.49.46     2018/6/3 9:14:12     3 楼

  • 郭敬明那一套江山不允许。呼呼呵呵哈哈!
  •   古不为 123.13.49.46     2018/6/3 9:13:10     2 楼

  • 哈哈!感谢红尘君精彩点评!这是在江山文学发表时,人家非让加标点,我说是跟郭敬明学的,人家编辑说,郭敬明是名人,出名以后才可以不加标点。再说,郭敬明那一天江山不允许。呼呼呵呵哈哈!那好吧,既然想在那里发表,就入乡随俗吧!这一章发在这里,留个印。周末快乐吉祥!
  •   红尘客 183.171.73.58     2018/6/2 17:40:28     1 楼

  • 呵呵,我倒是愧对江山和古兄了,一直没能静下心来好好看完你的小说呢。
    文笔是无庸置疑了,也许每个创作者都有一个既定的方向或擅长吧?经历的起伏愈大,所写的故事自然更能展现血泪的真实,挫败的无力感,这些,都是很难想象的情节,这也算是一种公平吧?

    欣赏,问好古兄。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