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四章)


2019-07-01 10:04:49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283 】

50个   

第四章 三个战场

2013年12月9日。
夺谁的志,谁的灵就来。学哪位圣贤,哪位圣贤就来。遇到什么事,就学什么人。像摘花似的,摘一个做一个。孟子说:“人皆可以为尧舜”,就是叫人夺志。平常人要不夺古人的志,终究是个平常人。
  各位看官朋友,这个是前人讲榜样的力量。
  做什么都先要学会做人。
  做什么都和做人是一样的道理。
  江山以为,我们凡人可以取伟人之志锻铸为自己之志,取圣人之心研磨为自己之心,取大师之法熔炼为自己之法。
  江山敬立一尊铜像于几案之上,目的是为恭立英雄之志于内心之中。
  人无论如何不可能无师自通的,古今中外流芳百代的英雄们,都有自己的师长,一生学习不止。
  陪母亲从三省回来之后,在大姐、阿美及亲人鼓动下,江山就准备开始行动。
  说起病退之事,因为江山多病缠身,应该是够条件的。自从05、06年高端访问之后,各种毛病就上身了。高血压、心脏病、脑梗赛(07年3月查出)等等,头晕起来有时候走路都不稳当,随时会有摔跟头的担心。原来一直没有考虑病退或者退休之事,是因为担心自己能不能活到退休年龄都是个谜。
  7月份股友老谢电话,说是已经托人办好了病退,领到了工资卡,开始每月领退休工资了。还有几个很熟的人,都是比自己还年轻的健康人,也都办成了病退。江山心动了。加上身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病态的感觉了,有时候,觉得活过六十岁问题不大。或许像卦辞上所说,江山会有一个通达的晚年运势,老天爷会留着江山这条命给这个世界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不会在六十岁以前让江山牺牲的。
  于是,觉得自己符合条件,只是没钱去体检验证,此时众多无病之人已办成病退,江山有病之躯为何不能去办病退呢?
  一着手办理,因为要花钱,要筹钱,着急上火血压开始上升,心脏开始绞痛,头晕脑胀,行路不稳,诸多症状齐来向江山挤着报到。原来那些病一直在江山身体里潜伏着,随时会溜达出来捣乱。
  走一步,看两步。下一步是补缴08年元月至今共六年的养老金。
  近日来,神州广播电台每天都在播报,年底以前所欠养老金如不交齐,就会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原来不准备办病退,所以从来不考虑滞纳金的狗屁事情,如今不同了,要考虑了。
  按计划今天收盘后,去劳动局算自己需要补交多少养老金,然后筹钱交齐。
  再然后走关系办理其他一应事宜。
  2013年12月10日。昨天下午,农历十一月初七,掐指一算申时为大安,打电话应有回音。去劳动局算结了08年至今共六年养老保险应补缴的最低数额(60%)。这是一个摸底,知道需要筹集的其中一大块儿资金。
  接着,问询所要找的贵人的办公室。门上符*咒一样贴着一张纸条,江山吃了个闭门羹。
  按三年前留下的号码,站在门边,一次次一遍遍地拨打电话。
  像一颗颗钢球球碰到厚厚的钢板上被弹回来一样,均打不通。
  毕竟知道了这个电话还存在,只是不知道主人换没有换。
  再问楼上楼下,得知一周后或许能见。
  晚上5:30,江山接到了孟局长从那个不知何地的外地打来的电话。
  孟局长,我是神州纺印厂江山呀!
  咋着啊伙计,你有事吗?
  江山听出了其话音中包含的友好、轻松、温和的信息。
  这是吉兆!
  至少有三个不同的战场,摆在江东面前。
  第一个战场在医院。有股友老谢助战,不需要太多银子和心力,基本上大局已定。对于整个战争的全局来说,这场战斗虽然不能没有,但是,或许只占1%不到的筹码。
  第二个战场是银子供应。姐妹兄弟几人,除了江山自己以外,阿弟莫问,他乡下包地还背一身债。二妹莫问,她也是和江东一样,需要补交四万多到五万块钱的养老金,好在不需要向人借钱。小妹莫问,夫妻二人收入不高,已经借给阿弟两万包地。其余,就剩下大姐和三妹可以登门了。
  大姐许江山两万,一周左右可以到位。但是,言语之中,姐夫也要补交养老金,另外年前还要去甘肃要媳妇需花费一大笔钱。三妹呢,才置买了家具,前一二年刚买了房,也不会有太多闲钱,加上身体不太好,三月份大哥江山陪她去郑州手术摘除了一个肾,但她基本没有迟疑,两万银子咣咣地就拍了板。听到大姐稍有为难的情况,阿美说,大姐马上要娶媳妇,让她拿一万吧!其余,先把我晋级的钱顶上一万再说。
  得!算是搞定了!
  第三个战场在劳动局。决定生死的一仗,绝大部分筹码压在那里。
  这一仗怎么打法,真的不敢保证成竹在胸。
  好在时间比较从容,可以慢慢运筹。
  如果运气好,一切不在话下。如果运气不好,像内弟,银子已经全部到位,也已经打通了所有关节,突然一个通知,下半年的病退取消了,彻底完了,只有等到下一年去候着了。
  无我无心,难乎易乎?
  昨天上午一趟,下午一趟,终于见到庄医生,拿到了用一堆银子换来的盖着红圈圈的一张纸。江山不知道这张纸最终能用不能用,只知道,拿到手方可以放心往前走。
  今天上午9时正,江山如约叩开了门诊楼档案科的门,要办理结束该场战斗离开这个战场的手续——复印病历。一男一女正凝神守着一堆机器零件用功,问之答曰,机器坏了,正在修理中,你改日来吧。
  在原来遇着这情形,江山会上火。现在习惯了,任何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遇个阻挡,遭个坎坷,已经习以为常。所以,问女医生,你给个准确时间,何时能来?女医生答,明天就可以。
  明天下午三点以后可不可以?可以。
  确定?确定。
  无我无心,外加一个不怨人,不生气,行尸走肉一样无忧无虑,轻松走人。
  不然的话,血压升高,大脑出血,心肌梗死,你死了大家会只当死头驴一样。
  哪里胜一头驴呀!驴死了可以吃驴肉,你死了只能烧成灰,还得麻烦火葬场不是。
  2013年12月12日。
做人有四种境界:
  第一种境界,总记得别人的好;
  第二种境界,能容让别人的不好;
  第三种境界,总说自己的好;
  第四种境界,总寻别人的不好。
  江山到了就要知天命的这个年龄,已经体验过上述四种不同的做人的境界。第一、二种境界,是积极主动健康的人生态度;第三、四种境界,是消极被动不健康的人生态度。
  人生不断进步成熟的过程,就是从第三、四种境界,向第一、二种境界逐步转变的过程。
  在日常生活中,对待家人、同事、朋友,以及周围的众人,我们应该提倡第一、二种人生态度,反对第三、四种人生态度。
  任何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都是处于随对象、环境、形势和时间的发展变化而不断发展变化过程之中。
  上午盘中休息的时间,去复印并取回了病历。花了钱,并没有看病。因为,如果要看病,花的钱会承担不起。那病咋办?自己用药养着。
  虽然如此,还不能彻底结束这个战斗,因为需要最后打扫一下战场。
  怎样打扫战场呢?江山运筹帷幄已经有了具体安排。等老谢出差从外地回来,邀上我们共同的朋友股神老孙,再请着医院的陆科长、郎主任和庄医生,一家酒店欢乐聚,两杯浊酒喜相逢,从容举杯邀明月,尽管时光如此流淌,尽管岁月这般凋零,也要来一场群英会,才算是比较圆满。
  单车驮着江山回家的路上,大姐江英打来电话,说是她筹集的银子已经到位,随时可以采取行动了。
  阿美择菜做午饭的时候,江山告诉她,大姐钱已经准备好,让阿女也准备好,两三天里就要交到劳动局去。
  时间不声不响地往前走着······
  2013年12月13日。上午十点以后,同阿女一道,去中原银行取出一万元。
  再去大姐上班的地点,拿到另一万元。
  这样,需要补缴的六年最低额(60%)的养老保险金,就筹够了。然后一把手全交到了中国银行。再然后凭银行存款单据,去劳动局11号窗口换取了某某省行政事业性收费基金专用票据。
  要想得到,必先付出。这是这个时代必须付出的。
  就像八年前的2005年,江山率领457名共患难的工友,争取我们1148名职工的破产安置费时,当时劳动局的李局长说道,每人100元的申诉费,必须交给仲裁委员会。这100元申诉费,就像小白菜跪的那一个钉板。你要真冤,就会去跪钉板;不跪钉板,就说明不冤。结果我们都交了100元申诉费,因为我们和小白菜一样,真冤!虽然此前江山代表大家专门写了一份申请报告,讲明自己不应该交100元申诉费的理由(当时省劳动厅已经明确裁定,我们应该享受工龄X800元的破产安置待遇),但最后还是听了李局长的,不得不交了100元申诉费。虽然我们很清楚,最终能拿到破产安置费,取决于我们的北上首都和省会。但是,当时李局长在我们心目中,是个青天大老爷,我们对他充满了敬意和爱戴。因为当时在神州市,只有他才是认真对待我们和我们诉求的唯一能够说上话的领导。
  江山由此知道,一个正直的合格的好的领导干部,至少要认真倾听、听得进去、继而慎重对待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才能取得人民群众的信任。而非常遗憾的是,江山当年的切身感受是,眼下这样的领导干部真的并不多。更多的是官僚主义者嘴脸:对上,不能认真学习理解领会上级政策;对下,听不进去群众的呼声,把人民群众都看作刁民。
  用尽了全力付出之后,事成与不成,只能听天由命了。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四章)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23.13.55.119     2019/7/1 14:23:42     2 楼

  • 谢谢庆星君!请上座用茶!
  •   徐庆星 183.154.45.233     2019/7/1 13:23:56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长篇佳作,问好古不为。祝福问安阖家幸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