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十九章)


2019-07-25 09:35:09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245 】

50个   

第一十九章 都是决定命运的考试

2014年5月26日。
昨天,母亲东白荷76周岁生日,全家人忙活了一天。
  围桌合唱一曲《祝你生日快乐》之后,江山点燃了阿女为奶奶定购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端到母亲面前,小妹江北一句许个愿吧,还没出口,老母亲噗地一声就吹熄了愉快燃烧着的全部蜡烛,引得全家老小哄堂大笑。再看母亲那一脸的沧桑,早已淹没在开心的笑容里不见了踪影。
  按照母亲的意思,今年不去酒店,在家里自己做菜。
  于是,姐夫阿伟主厨,小妹夫阿敏二厨,二妹夫阿恩,阿弟,江山和阿美打下手。其他的大多上班。远在漯河的三妹江南今年也回来得早,十点多就到了家。
  在郑州经营生意的阿弟江中的朋友健民两口,特意赶回来参加了母亲的生日宴。
  在母亲东白荷的堂屋摆了两桌酒席。母亲和女眷们一桌,男人们一桌。女桌喝自制的红酒和饮料,男桌免不了饮白酒。热闹喜庆自不必细说。
  2014年5月27日。
  早上,时间刚跨过7点,阿美洋溢着一脸的笑,站到卧室门口,对着正在床上揉腹锻炼的江山说道,阿女考上了,第7名,一共招15名,18人参加面试。
  哎呦哎!好!这是好事!江山心头为之一振,久旱逢甘霖一样,别提有多爽了!
  阿女的工作和婚姻,一直是压在江山心头的两块石头。
  去年考上F县小学特岗教师,江山嫌路远偏僻,心里放不下,就让她放弃了。
  前天母亲生日宴上,提起这件事,大姐江英还在怪江山,没本事给孩子找工作,好不容易考上了财政拨款的好工作,你又不让去,不知咋想的?
  阿女的闺蜜阿贤知道这件事以后,也对阿女说,多少人想拥有这个工作啊!好不容易考上了你咋会放弃哩?脑子进水了吧?
  今年的想法有所不同。
  第一,今年是初中教师,比去年的小学教师更理想。小学一般在偏僻农村,阿女很内向,女孩子家一个人住在学校,安全是个大问题。初中要好许多,因为初中生都住校,老师住校的也多,人多,安全问题相对不大。
  第二,随年龄越来越大,阿女毕业后也经受了三年的社会人生锻炼,渐渐成熟起来。江山觉得放放手,让她自己去飞吧!不然,何时能长大呢?阿女太不成熟,跟江山一直的溺爱也有关系,总怕她受到伤害,连上大学都在家门口。所以,直到如今,有什么事,连买件衣服都要父母陪着。今年以来,阿女也渐渐意思到这一点,做事慢慢地增加了独立性,少了依赖性。也许,这个时候,已经是让她离开我们的时候了。
  2014年5月28日。
  大概应该是不到两点的样子,江山不得不着手处理一桩不愉快的事情。
  这件事,曾经让江山血压升高,大发脾气。
  先打发阿美阿女二人去街里购物,然后,江山把小伙子让到客厅里坐下,倒上茶水,以礼相待。
  接下来是两个半小时的口舌来往,苦口婆心,将心比心,设身处地,与人为善,分析利害和各种可能,讲得喉咙冒烟,唇干舌燥,最后亮明自己的观点,毫不拖泥带水。
  江山的大脑和态度自始至终是冷静的,也很自信能摆平此事。
  对方接受了江山的好言相劝。如果没有意外,这件事应该就此风平浪静。
  人生虽然短暂,酸甜苦辣咸,却一样不会让你少尝。
  2014年5月29日。
  这个季节有许多巧合发生。
  一是月季园里成片的今年第一季的月季花枯萎了,江山多想让疾病、不幸、忧伤也一样枯萎啊!二是枇杷果成熟了,江山多想自己的成功也一起成熟啊!三是麦子收割了,江山多想把我们的幸福也一同收割啊!
  女歌手陈瑞的三四首歌曲,滴着湿漉漉的忧伤,充当着江山今天的工作背景音乐。
  五分钟一次,三次接通了孟局长电话。
  孟局长你好!
  好。
  神州纺印厂江山呀!
  你好!
  你这会儿在哪里呀?在家不在,我去府上拜访?
  不在,在外面。等下周吧!
  两个多月了,为啥一直没消息呀?
  正整着呢这一批。
  中,那我下周去找你,不打扰你了。
  好。
  2014年5月30日。
  看了一个多小时诸如田连元遭遇连环车祸、男子狂搧女孩被路人劝止、仇杀、情杀、自杀、战争、暴恐、政变等等让人闹心的国内外新闻。江山长叹一声,删除了所有这些已经司空见惯的内容。
  打开背景音乐,听了好几天的陈瑞的四首歌曲,觉得还能听,没有惹出心头那一点烦,也懒得换,就接着让这些优雅和淡淡的忧伤,去填满四周簇拥着自己的寂静了。
  下午收盘之前,要和阿美一起,陪着阿女,去完成一段旅程。那一段旅程的尽头,有阿女的梦想和憧憬,在悄悄地绽放。
  所以,上午收盘之前,必须平掉股指账户的4手多单。
  2014年6月3日。
  上周五,江山和阿美一起,陪阿女去S城参加面试。
  县教育局领取了面试通知单。回民中学认了面试考场。因为第二天早七点要进考场,所以当天没回神州,找宾馆在S城住了一夜。这家刚开业的私人宾馆价格不贵,一个卫生干净配备齐全的单间才65元。
  周五晚上临睡前,阿女把我们当作评委模拟讲了一遍。
  周六早上面试出发前,阿女又一次试讲了一遍。
  演讲答辩这事儿,江山自认不是外行。根据经验,阿女的试讲效果相当成功。所以,她自己和我们,几乎没有压力。
  从七点进去,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以后,我们终于看到长裙飘飘的阿女从考场里飞了出来。
  最终,阿女以85分的成绩,居18名面试者第5名。
  因为笔试成绩排第7名,最后综合成绩排在第6名,录取已成板上钉钉之事。
  昨天,五月端午,同时,又是父亲两周年忌日。阿美晕车,就留在家短途回乡下给父亲扫墓;江山陪阿女乘长途汽车去S城体检。
  什么体检啊?交150元体检费,抽一管子血,其它如B超之类,一句机器坏了,完事儿。
  八点出发,回到家中午下一点,全家大会餐正等着父女俩开席。
  今天上午,江山和阿弟江中陪母亲去协和骨科医院,看望摔伤住院的二大娘。
  二大娘比母亲东白荷还小三岁,今年73岁,年轻时逃荒到我们家,嫁给了二大爷。二大娘嗓门响亮,说话很快,头脑清晰,腰板笔挺,走起路来一阵风一样,身体极好。前几日,江山的一位叔伯嫂子,骑电动三轮带着二大娘,两人去十几里以外的王道平庄去磨面,说是磨一百斤便宜5元钱。回来路上,与一汽车相遇,躲闪之际,车把拐得太陡,就翻了车,两人都受了伤,二大娘锁骨和左侧一根肋骨骨折,现在都打上了夹板,每天输水,等待康复。
  二大娘一边叙说遭遇,一边举胳膊活动着说不碍事,一边又掀开衣襟让看肋骨上打的夹板。
  坐了有半个多小时,给二大娘说了好好休息的话,三人告辞回家。江山打开电脑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半整。
  按兵不动的实盘账户,资产再次走高。
  2014年6月4日。
  吃罢早饭,碗筷收拾利亮,端上泡好的红茶,到工作室打开电脑,一天的鏖战就要开始了。无巧不成书,啥事都赶个巧字。刚按下电脑开关键,江山腰间手机就唱起了歌。
  是侄儿阿龙从学校打来的电话,伯伯,来接我吧。
  江山立即想到,阿弟两口去上蔡娘家收麦临走之前,把七号八号两天即将参加高考的阿龙托付给了江山,考试接送,此间饮食,要照顾好。这事儿不算大事,侄儿阿龙从小跟着江山玩儿的时间,要比跟他爸玩儿的时间还多,跟江山自己的儿子一样。自从上了高中,年龄也大了,到大伯家来的渐渐稀少,似乎有一些陌生起来。但是,有以前亲密的基础,更有这一层血缘关系,彼此感觉都把对方当最亲的人。所以,这件事,如同自己的事一样,虽然不是江山喜欢做的事,但是却是必须要做而且要做得更好的事。
  你这会儿在学校门口吗?
  在寝室,好多东西呢,被子,书,得收拾收拾。
  好,你收拾吧,等一会儿,我出发时,再给你挂电话。
  到一高接了阿龙,送他回家,叮嘱他看书,瞌睡了休息十分钟,然后洗把脸接着看书。临走叮嘱阿龙,别忘了到12点去俺家吃饭,就回了。江山到家打开电脑,将近十点半的样子。
  如果说心里话,凡是影响交易的事情,都是江山不喜欢做的事情。这似乎是一种病态心理,或者说是赌徒心理。交易是人生,但是,人生却不仅仅是交易,还有许许多多比交易更重要的事情。毕竟阿龙已是20岁的大小伙子,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解决。此时,江山和阿美,作为大伯大妈能起到的作用,不外乎一种应有的呵护,一种力所能及的关照而已。
  虽然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应该举轻若重,小事当作大事来做,不忽略,不轻视,认真做好,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否者,你一个忽视,一个不小心,小事变成大事的可能性,随时都可能发生。而且,人生之事都不是孤立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好俱好,一坏俱坏,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决不可等闲视之。处理好你应该负责的一个个局部的事情,才会有好的整体。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十九章)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15.51.20.193     2019/7/25 17:44:21     2 楼

  • 庆星君下午好!敬茶请安!
  •   徐庆星 125.113.58.5     2019/7/25 13:04:1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长篇小说〉{第十九章}】之佳作,问好古不为。祝福问安阖家幸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