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


2019-04-05 10:24:03  杨彦琦  所属诗集  阅读534 】

00个   

财富

在家庭成员中我排行最小
上面有父母和两个姐姐
本世纪初父母耄耋之年
相继生病并且与世长辞了
按旧的家庭体系来说
家庭所处时代应是绿肥红瘦
实际上我们仨也都到了花甲之年
并有了自己的儿女子孙了
从目前社会关系上来看
我们姊妹仨人应是血脉亲情
世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一母同胞
自小就在一起摸爬滚打
情同手足亲密无间
大姐身居内蒙古省会呼市
二姐定居首都北京
我居住在三线城市保定市
按中国现代交通水平
我们仨隔三差五
大节小令的都应该聚一聚
然而,自父亲病故葬礼之后
几乎不再往来了
论家庭地位我们仨中
长者为大大姐首当其冲
论财富二姐数一无二
论文化我可能劣占上风
父亲的葬礼在老家村里举行
二姐的女儿女婿从北京开着豪车
也来参加葬礼
二姐给葬礼组委会说
女儿的身价是几个亿
所以葬礼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
于是葬礼当天全村男女老少
能来的都来了
宴席摆了百八十桌
请来了唢呐队,龙鼓队,舞狮队
歌舞队,高跷队,长号队,礼炮对
流行音乐队等二十余个助兴团体
每个队在灵棚前轮流演出
每一场演出结束时
主事人都会大声宣读
“二姑娘的女儿女婿赞助!”
“有请孝女大姑娘奖赏乐队”
于是大姐急忙从兜儿里掏出一百
“有请孝子奖赏乐队”
我也匆匆掏出一百
等到第十个乐队要上的时候
大姐突然向主事人提出异议
“这是谁安排的?”
”这是我安排的呀,怎么了
宴会、乐队,操办费我都出了
你们出点奖赏还不行吗?”
实际上我和大姐一样
心里真的没底了
再演下去非得丢人不开
事先毫不知情一点准备都没有
口袋里真的空了
“没事,不让他们姐弟俩出了
我自己包了,接着演出吧”
大姐和我尴尬地跪回到父亲的灵柩旁
事后大姐与二姐理论此事
“你再有钱葬礼这事应该与我姐弟俩商量
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老大
何况弟弟是家里顶梁柱
而且他还是咱家里的文化人”
“和你们商量有意义吗
文化人值几个钱
我出钱我说了算”
大姐私下给我说
父亲临终前对她说
他没给我留下什么财富
银行只有几万元的存款
想直接交给我
二姐不干
她说她处理这笔款
直到现在二姐对我们只字不提
从此也断了线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
大姐经常感觉这事特冤
我只好拿国事开导她
世界上有的国家经常出兵别国
说制裁他国就制裁
说退群就退群
根本就不与别国磋商
我们中国以前在联合国及重大事务上
不是也没话语权吗
随之中国改革开放
经济发展突飞猛进
中国目前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现在在联合国重大事物上
话语权越来越大了
但中国已经向世人宣布
中国永不称霸
永不做超级大国
永不倚强凌弱
更不干涉别国内政
由此,中国提出了
一带一路
人类命运共同体
同世界人民一道致富
大姐向我竖起大拇指
我就说嘛弟弟是文化人
你这才叫财富

财富





财富权与话语权的综合产生了意志权,这三权大众指数的平均值越高,国家的文明程度就越高。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