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子旧作3


2018-06-27 14:25:01  诗人迷子  所属诗集  阅读616 】

00个   

白斑

夕阳从傍晚牛群
偌大的瞳孔里缓缓撤离
牧牛人摘草莓,心系芬芳
又被刺蛰
徒留余香
也许是飞累了,一只独蝶窜入枝叶间
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才刚一转身
路旁阴湿处,几节即将腐烂
黝黑的油桐木
已经长出了白色冻菌。

虚拟

文——迷子

一个人沿着山谷走去
流水叮铃,鸟雀悦耳
菩提历历可数

旧日之事不可再忆
旧日之事不可回避

如果你足够孤独寂寞
你就抱住一棵三叶草
失声痛哭一场

如果你足够孤独寂寞
你可以跑到山顶上去
大喊数声
山谷会送来美妙的绝响

如果你足够孤独寂寞
你还可以看看近处南山
那里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提着花篮
正朝你碎步走来……

一滴爬在玻璃上的水珠(迷子练笔)

面容失色
它尽可能努力地抓住
这光滑的玻璃的表面
尽可能在风吹来之前
稳住身子
尽可能不被上升的温度
所动摇
但它的确向往玻璃窗之外
更远的世界
在启程之前
它尽可能努力的说服自己
解剖自己
最好忘掉从前的一切。



道别(迷子即兴)

汽车停下,我准备下车
我向她道别,你慢走
其实即将离开的人是我
下车了,我站在路边
想到她要马上离去
又对着车窗
说了一句,你慢走。

天堂(迷子)

来到一处坡地
灌木垂下浓浓阴翳
汽车停靠在马路的右侧
几个人随即下车
以为是发生了什么
透过厚厚的玻璃窗
可以发现
喝到甘泉的人
正向四周,向车内
不断输送凉意
我没有下车
至始至终只投去
一份莫名的羡慕
这时我才想起
我是从人间来的
我只是从天堂经过的人儿。

四方竹(迷子)

两年前在俊河边,我想找一块多面角
又被神性之光打磨过的卵石
至今都没能找到
而巧合的是,我在山谷一处杂草中
翻到一块六边形立体石块
惊叹之余,忆起我的祖父
他一辈子牧牛,为牛事操劳
不再过多的遑论世事
一人独乐,常与鸟兽相依相伴
相得益彰
生前他经常跟我谈起的四方竹
我从未见过
只是近年偶有耳闻
如今我坐在这块六边形石块之上
如同坐在一棵四方竹之颠
哦,它不是真的石块
它是绝世的四方竹

虚拟

文——迷子

一个人沿着山谷走去
流水叮铃,鸟雀悦耳
菩提历历可数

旧日之事不可再忆
旧日之事不可回避

如果你足够孤独寂寞
你就抱住一棵三叶草
失声痛哭一场

如果你足够孤独寂寞
你可以跑到山顶上去
大喊数声
山谷会送来美妙的绝响

如果你足够孤独寂寞
你还可以看看近处南山
那里有一个美丽的女子
提着花篮
正朝你碎步走来……

雨夜

一个枕头显然还不够
再添加一个吧,一个人的虚无
又有了新的高度

遥想昨日,美好的乌托邦
转瞬
化为西域楼兰
而今迷失的萤火
又在蝙蝠的列队中涌现

是不是应该告知
一只割舌的乌鸦
替我打开封存已久的瓶盖呢

只有窗外渐涨的雨水
顺着石阶迈步
扣响远处无名的小径。
...?
伤神帖


四月,桐花覆薄冰
纷纷跌落枝头
偶尔砸向苍穹
老牛弯腰
仿佛还有永远卸不下的木弓
陪伴我身边的只有一只小黑狗
它一直就呆在我身边。
几只春雁在天空嘶鸣,滑翔
我偶尔会向它们吼叫几声
它们并没有因此而离开。
不远的田野里
几只野鸽落在牛群中
它们啄食,偶尔会给牛群让步
我对这一幕表示惊讶
我对它们对我的无视
表示十分惊讶
我对它们对天上春雁的无视
表示深深的忧虑……

昨夜之梦(素未谋面)

一节车厢里塞满了晃动的人群
坐在我对面的是我的大胖同学,右边是小胖
我的身旁坐着一个女孩
她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她喜欢穿的牛仔裤我认识
那裤腿上的大脸猫憨态可掬
从她身上跳下来
就在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至始至终没看见她的脸
至始至终我都没敢叫醒她
我们像两块石磨片紧紧挨在一起
这样的状态一直坚持到第二天晌午。
窗外:故乡的山,故乡的云
故乡的云落在故乡的溪流中
长久不愿飘走……



七口湾

狼孩一路高歌经过的时候
他未曾发觉猛虎就在路旁打盹
尚在沉睡当中的猛虎,唇角溢出甘甜唾液。
深渊不可靠得太近
绝壁上野桃花不可太过心动
但他还是顺手拔走了一棵幼小的桃花苗
因此还中了桃花劫
可是现在,他再也回不到那儿去了
想必那里的猛虎已经醒来
已然离去,桃花林四散
但在他出没的每个夜晚
都会被梦见
每年都会有一棵幼小桃树苗
长在那拔掉遗留下的小小坑中。


关注


如果我没记错,蜻蜓立枝头
才是这两天的事
可是我亲眼见到两只蜻蜓在空中交
媾了

如果我没记错,我已经好几年没在雾中抱住一棵三叶草失声痛哭了

如果我仍没记错,我曾秘密地解刨过一棵大树
它体内存有通天的圆形隧道
木质疏松,且反骨颇多
剥一两次皮,根本就不会
因此而死去
因此,我对之前的所作所为
深感羞愧
因此,现在我要对路旁
这节向阳开花的断枝
三鞠躬。

初心


在街心公园旁的一处庭院里
丈余高的芭蕉树遮住半栋建筑物
路旁的石凳上坐满了唠嗑的群众
烈日当头的午后,
时而传来一阵阵清凉的欢笑声……
当然,这些芭蕉树功不可没
这些芭蕉树招来的凉风功不可没
而我时常盯住那些密密匝匝的树干
我跟自己打赌,那里再也挤不进一个人的影子了
而那些时常跳动在叶面的光线
着实更让人着迷
循着它们,我发现几颗稚嫩的芭蕉心,隐匿巨大的叶片当中
微风吹过时,几叶紫色的心瓣
自行滑落
好闻的果香味
始终让人不忍离去。

四月半

酥油灯,接续地熄灭,又被点亮
心怀执念的人还在不断地
往灯盏里添油
那根怀揣的旧灯芯依旧还在
泥菩萨渡河,一头砸进江中
鱼鹰在天空盘旋……
众神已提前奔赴江心洲。
那些神的孩子,被眷顾的孩子
都那样心甘情愿地
投入神的怀抱
-----诸神归位
一一接受天降大任
那遥远的两座神峰
至今无法被逾越。

寻牛记

沿山的花草树木
一个劲地往山巅爬去
牛群行至山坳处,迷失了方向
随即一独牛走散
我一直担心它会被失踪
已久的一只老虎
吃掉。
从东山寻至西山
终于在西山找到
而我将其赶往东山之时
其它牛群已不知去向
此时,火烧云在头顶燃烧。
黄昏时,其它牛群找到
它们相聚,言欢
一处阳光照不到的浓荫里
一截枯木抱住一棵新树
热泪盈眶。



裸浴

天色已晚
堂前燕急着飞回巢穴
蝙蝠四起,低空盘旋
牛群列队不慌不忙地前行
一个赤身裸体的老人
正在大门前洗浴
他用洗浴巾上下擦拭
缓慢而自享
完全无视我的旁观
夕光在他周身跳跃
并一再反光
俨然一副佛的金身。


挖地记

这么多的雪压得整片萝卜地
喘不过气来
为了清理这些残雪,我动用了镰刀
,锄头
一阵子下去就撂倒了全部
又一阵子下去,一片萝卜地开旧立新
在这期间,我还斩杀了许多的蚯蚓
一个个血淋淋的肉体,一锄两断
它们在地上打滚,蜷曲,有的仓惶缩回洞中,堪比屠杀现场……
我实在是睁不开眼睛
再看了
停下手中的活
长久地坐在田垦上
我自知罪孽深重……
但是依旧还要清理更多的雪,斩杀更多的蚯蚓
翻新更多的萝卜地。



着陆


风沿着冰面滑行
从远方归来的鹤群
在天空低低盘旋
随即在水面,在冰面相继
着陆
而一只仍在滑行
而它全然不顾
一只秃鹰的虎视眈眈
缓缓滑向天边。


山中巧遇祭拜人

乌云密布,天仿佛就要塌下来
山谷像一口黑棺椁
里面的人还活着,但已死去
他披好雨衣,打好雨伞
有人在半山腰上喊一声
他又活过来
他想把雨衣送给他
他想把雨伞送给他
可是那人已经往山巅上走去了
而瓢泼大雨已经在下了。


人间四月天


牛群闲步,缓缓驶出山谷
再翻过一个山隘
悠然见得南山
南山伟岸,无从描述
夕阳是怯场者
但仍在留恋远处
俊俏双峰
微风又起,暗香浮动
杨花落在一个
被称之为“牛倌”的人的头上。


风的颜色

蓄水的湖泊需要可供
活水的源头
亦需要清理一部分
多余的泥沙和怪鱼
这些事情,通常需要通过
宽阔的河道
来完成
沿岸的土地
因此会更丰腴。
站在坡地上,请不要
猜测有关风的去向
红杜鹃仍在啼血,啜泣
群峰起伏,更加迅猛
风来自于远方,消隐于谷底
又要抽身,去另外一个远方。
一只仙鹤时常
銮驾于云端之上


不为所动

太阳炎热,隐退杂树林之后
,方才发现树与树之间
隔着无法拆除的网
蜘蛛心颤一下,立马逃亡
久雨后的地面,蚂蚁开始骚动
有湿气在上升
隔河而望,坡上红杜鹃开得很艳
摘下那永恒的一朵,青石板下的鱼群
并不相信,除此之外
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