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沙流文学社专访著名先锋诗人雪马(第五辑)


2012-12-26 19:15:20  雪马  所属诗集  阅读2789 】

00个   

沉沙流:雪马,您好。两年前的9月15日您创作《我的祖国》,一年之前,《我的祖国》获得第三届世界汉诗艺术佳作奖,现在又到国庆,而且还是60年大庆,您又是以怎样的方式迎接这一盛世的?
雪马:我已经和油画家熊小平、书法家刘建军共同合作了两幅油画《我的祖国》;同时与朗诵家如风合作了《我的祖国》朗诵音频版;另外由星辰在线直播室制作了《我的祖国》视频版,视频版里我亲自上阵朗诵,有点雷人,但算是一份爱国心意,并授权在猫扑等网站上播放;还有前不久,我参加了湖南卫视?智勇大冲关,在开头才艺表演我又亲自朗诵了《我的祖国》,这些都是我迎接60年国庆献礼亲爱祖国的具体行动,反响都很不错。

沉沙流:2009年还有3个月就结束,同时这个世纪的第一个时代即将结束,作为80年生人整整走完一个时代,作为80后代表性诗人,您的诗歌可以留给这一代人什么记忆?
雪马:我希望我的诗歌给人们留下一点感动、一点温暖、一点力量;同时也希望雪马这个名字,也给人们留下一点坚强、一点精神、一点信念。

沉沙流:由于您的诗歌在“性”方面描写的开放性,这成为您诗歌创作的风格,曾一度点击率最高而备受关注,您现在的创作在这个方面有什么新的认识吗?
雪马:性不是写作的全部,但,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个观点我始终坚持,不曾后悔。

沉沙流:您本人反对80后这个概念,而当您走向诗歌创作这条路,充满叛逆,退出高考,这些都有80后符号,现在您即将走入而立之年,对于过往的选择,您是否重新思考过?
雪马:我本人很讨厌这个80后概念,但本身又难免被人为划入80后,这是无奈,也是悲哀。人要在江湖走,又有什么办法呢?!笑对一切吧。对于过往的一切,我从不后悔,唯有继续三思前行,努力活好每一天,才能对得住过往和未来。

沉沙流:在新诗90年里,您推选北岛为“诗歌领袖”,请您说说这其中的原由?
雪马:北岛是八十年代诗歌“今天派”的领袖,他开启了当代诗歌的大幕,激活了中国诗歌的未来,留下了一个诗歌英雄的背影,即使到如今,他仍然在诗歌路上孤独的奔跑,让人敬佩。如果硬要推个“诗歌领袖”,北岛当之无愧。

沉沙流:5年之前您发表过一篇《伪决裂的80后写作》,抨击韩寒与郭敬明,而在今年5月份传出韩寒也将出版杂志,他们两位同时成为文化商人,他们完成了转型,现在您是否还坚持当初对他们的看法?您对文化商人又是怎样看待的?
雪马:对韩寒的看法现在有所改变,韩寒是成长型的写作者,很有个性和才华,尤其对社会旧俗劣根的批判和抨击,让人痛快,也让人爱恨,是很有种的男人;对郭敬明的看法始终不变,甚至更加厌恶他,对于这样一个长得像阳痿的瘦男,还装腔作势,卖弄风骚,极其虚伪和恶心,我永远鄙视他,不管他怎么富有和有名。文化商人,只要赚钱有道,无可厚非。

沉沙流:今年8月24日全球销量最高的文摘性杂志《读者文摘》倒闭了,作为《艺术村》主编,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它带给当下民刊什么启示?您又对当下民刊的生存有何高见?
雪马:非常正常,不要悲观,一个杂志的生存有它的辉煌和没落,正如一个国家的存在。民刊不思变永在艰难中求生存,出路当可与商业结盟各放异彩。

沉沙流:距离您第一本诗集《雪马的诗》出版,已过去3年,您现在有没有新的出版计划,有没有安排新的写作计划?可否与大家一起分享。
雪马:诗歌是诗人的生命,也是诗人的武器。三年过去,物是人非,再沉默手就要生锈了;三年沉浮,人在成熟,我的诗歌正喷薄而出。我的第三本诗集《雪马短诗选》、第四本诗集《我的祖国》准备明年出版,具体还在筹划当中,敬请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期待大惊喜,谢谢!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