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军读诗之一八七


2020-03-25 16:53:25  杨于军  所属诗集  阅读120 】

00个   

杨于军读诗之一八七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身体的记忆
草人儿

还有水
浅浅的水
还可以让一朵花开一个时辰
但我放进一根草

玻璃杯透亮
可以装下几个反义词
冷、暖
光滑、粗糙
软、硬
一根草也可以托起几个形容词
荡漾
宁静
依存

肉体记住的
都是它们喜欢的词语
【杨于军读诗】
这是今天早上之道推送的《一首》。
一直喜欢这种平和词语所传达的厚实的生命感悟。因为我个人的文字也从来没有刀光剑影,枪林弹雨之类。

日前探亲,滞留湖北最北一隅两个月,每天网课,家务,陪伴老人,占去了绝大部分时间,加之室内光线昏暗,几乎没有读诗写诗。
喜欢这首小诗。相信身体有记忆。比如我的手放在键盘上就自然而然地打字,每次出门,除非特别注意,我的脚会不自觉地把我带回校园。

先写水,再写杯子,毕竟玻璃杯只是一个容器。
一个时辰,只是两小时。以我的经验,花养在水里,是可以存活一些时日的。所以没直接翻译。诗人放了一根草。草相对于花存在,如果没有花这个物种,草也可以被当做花观赏。在我看来,并没有本质的差别。也不去枉加猜测诗人的意图。

玻璃杯因为清明透亮,所以包容几个反义词,诗人让相反的气质冷与暖,
光滑与粗糙,软与硬交织,形成“对冲感”,其实每种事物,每个人身上都可能同时具有对立的两面,相悖的两极的特点。
然后,我们可以把“荡漾”,“宁静”和“依存”想象为生命体的几种状态。
(写到这里,社区工作人员三位女士,连同一名男医生来询问情况,他们站在门口,和我保持着两米以上的距离,扫描了身份证,然后让我背对着他们站好,用红外线测温仪从耳朵后检测体温。说虽然从集中隔离出来,还要居家隔离满十四天。说以后每天都要来。)

其实不出门,是我平时求之不得的。除非必须,我宁愿呆在家里。看好我的花花草草就以足够。而且,我的花草可能长在对面大楼的阳台上,可能在某段旅途的路边,也可能是朋友郊游的一帧照片或者从我的文字自然而然生发出来。

一根草,随风荡漾之后,可能恢复宁静,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与这杯浅浅的水相互依存。多像当下被疫情隔离的我们。即使肉体枯萎了,还有灵性,还有思想。


【杨于军英文翻译】

Memeories Of the Body
by Grassie

Still there is
water, shallow
enough for a flower to survive a while
yet I put a grass in

The glass is crystal clear
enough to hold a few antonyms
cold,warm
smooth,rough
soft,hard
A glass can also support a few adjectives
rippling
tranquil
dependent

Words the body remembers
are what it is fond of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