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子


2015-11-24 11:47:28  郭密林  所属诗集  阅读783 】

100个   

花子不是叫花子里的花子的意思,它是我童年时养的一只小花猫。严格来讲:是我偷了邻居家的一只猫,它不仅是我第一个非人类小伙伴,更是我一辈子也不能忘记的小伙伴。
记得是在1968年的夏天,学校安排我们画毛主席像,要游行。
我年龄小,不会做,就要求父母帮忙。
父母买来了纸、胶水和彩砂,小心翼翼地在纸上画画,在画上敷沙……还没有做完,就命令我上床睡觉。
第二天起床,我看见饭桌上摆着一幅毛主席像,虽然没有店子里买的那样逼真,但总算可以向老师交差了。
我兴高采烈地来到学校,也兴高采烈地参加了游行,沿路不断有红卫兵和职工的队伍加入进来,游行游到广场的时候,游行进入高潮,大家喊着同样的口号,唱着千篇一律的领袖歌和语录歌。
队伍忽然停止前进,前面一片嘈杂,口号也由原来的毛主席万岁、打到刘邓陶云云改为打到具体的某某某。
前面密密麻麻的队伍跟着闪出一条路来,解放牌货车顺着这条路慢慢开过来,车上站满了穿黄军装、带红袖章、荷枪实弹的红卫兵和被他们押着的形形色色的反革命走资派,后面还跟着十多辆车,我忽然听到被打到的人中有我父亲的名字,我停止挥动的拳头,人下意识地跟着队伍慢慢前移,眼光却要穿过茫茫人海搜寻父亲熟悉的身影。
我没有准确地看到,但我模糊地感觉到,在戴着打上大红叉的牌牌,一律低头散发的“反动派”中好像是有父亲的人影。
“打到郭家生……”在散学回家的路上,同学们追着我打,我躲开他们向家里逃跑,半路被哥哥截住,我和哥哥不在一所学校读书,他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于是两人回头反抗起来,最可恨的是平时玩得最好的邻居刘小毛兄弟也背叛着掺合进来,吃了大亏的我和哥哥不甘心失败,就转身闯进刘小毛家敞开的门大打起来,砰地一声,一个酒瓶砸在老式木床后栏的屏镜上……我和哥哥被尖叫的玻璃声吓得慌忙跑回家,用锄头把顶住门框,人坐在锄头把上,任刘小毛兄弟俩把门板踢得哐啷哐啷响。
晚上上床以后,我隐约听到父母一起到刘小毛家赔礼道歉的响动声。
那年冬天,父亲因为被打成走资派,全家下放到衡阳地区常宁县与郴州地区桂阳县交界的庙前公社双龙大队,上车时听到娇滴滴的猫叫声。
“花子!”那是刘小毛家养的一只小花猫,我们两家小孩经常在一起玩藏猫猫的游戏,也经常带着花子一起玩……花子是闻到我衣袋里的干鱼味找过来的,我想起背叛我的刘小毛,顺势喂它一条小干鱼,就抱上车带到山村去了。
那天下好大的雪,车在泥泞的路上颠簸着、挣扎着,花子始终依偎在我的怀抱,相互取暖。
经过一整天的跋涉和奔波,车终于到达目的地,下车一看,周围的田野、村庄和群山全被飘扬的雪花半遮着,一切都是朦胧的影子,那些挑着箩筐和箢箕的农民纷纷涌上车来搬运东西,我抱着花子跌跌撞撞地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而异味的新家。
从此,我就在村前的小溪中抓小鱼或者在田泥里挖泥鳅给花子吃,我还在老鼠经常出没的屋角放上一个小箢箕,上面铺些稻草就算为它做了一个睡觉的窝,它从不在自己的窝里拉小便或者大便,没有鱼和泥鳅吃的时候,也跟我们一样一点一点地咬着红薯吃。
一天放学回家,奶奶说:花子死了!
我仿佛九雷轰顶,一下子懵了!花子是在爬楼梯时被倒下的长木梯压死的,来不及叫一声就走了……我把它装在用箢箕做的窝里,葬在村边的老樟树下,我还记得:我在花子的尸体上铺上一层松软的稻草,好让它在湿冷的地下暖和一点。
从此以后,家里一下子就来了好多老鼠,尤其到了晚上,它们在桌子上、在楼板上跑来跑去,追追打打、吵吵闹闹,吵得人翻来覆去地睡不好觉。
十多年后,我大学毕业,忍不住再次来到双龙,来到我埋葬花子的“墓地”,但老樟树已经没了,“墓地”上已经盖上了村里后生结婚用的新房。
我久久站在新房的屋檐下,顺着小溪远去的方向,回想着花子的模样。
我知道,再好的小伙伴随时随地都会背叛我,但花子绝不会……花子陪伴我度过人生最寒冷的一个冬天,它是我黑暗童年里最温暖的曙光。
花子其貌不扬:抱起来很轻、跑起来更轻,它瘦小而轻盈,眼睛金黄,永远是水汪汪、亮晶晶的那种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柒染絔姝 116.234.200.57     2015/12/14 19:44:5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佳作,十分喜欢。
  •   北方飘雪 42.123.70.232     2015/11/25 12:54:3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首赏佳作,问好诗友!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