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里(组诗)--致大胡子


2019-09-12 10:13:15  滴水成冰  所属诗集  阅读148 】

50个   

昨夜里(组诗)––致大胡子
文/张艳君/2019/09/11

*三十七度五*
你可以看见这个秋天里,行走着的,
隐喻的花。鸟雀在路上
你看见棉花地里盘旋的蜂
它们有复眼,螯针,做最后的判断
把那针转一圈,逆时回拨
让你重温从乳白渐变深红
棉铃半裂
它将在冷风中吐露温暖
把这座城一寸一寸含入口中


*这个夏天有点酸*
你试着用整个夏天捂热陶罐,卵石,和
穿堂而过的风。
而它们想着墙角,河滩,不羁的自由
许多许多时候,你给的,不是我要的
而我也渐渐的习惯,这反复的阵痛
在老掉的日子里,习惯带着安全的温度,
慢性自杀。放干最后一滴血
在这仲秋之夜,趁着月白
河滩伸手抚摸到流水的脊背
亲爰的,银鱼正滑过我的指缝


*昨夜里*
昨夜里,在愚溪桥畔,我卸下了,
我的心。在流水中反复冲洗
月光晃荡,水光晃荡,在水里,
我的心上,结满了厚厚的鳞甲。
捧心离岸,那不是鳞甲,却是,
霉斑。
深夜里痛哭的人,为何潮湿?
谁能告诉我
怎样剔除深入肌理的阴影?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25.113.56.220     2019/9/12 10:51:08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诗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