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量


2015-12-21 11:30:13  焦红鹰  所属诗集  阅读804 】

00个   

海讷百川,有容乃大。
诗也海量。
在中华诗词的原野笔耕,期盼复兴,也得有海容百川的气魄和度量。
以诗会友,我有过难以忘怀的情结和感动。
八年前,有一位诗友把自己的一百多首作品打印订册,起名《顺口集》。我点赞了其中的精华。他很受鼓舞,刻苦研读格律词牌,勤勉练笔,一发而不止步。三年过后,出版一部《向阳吟草》,成为中原一颗诗词新星。
三年前,有一位诗友仿学毛主席诗词,创作出几十首作品。虽然平仄多不合律牌,但情感真挚饱满,诗构很用心思,很下功夫。我选出几首推荐到《卫辉诗联》发了。他受到鼓励,不停笔耕,老年活得有滋有味有品位。
由是,我很欣慰。
我,也有沉重。
有位诗友欲出作品集,托人将诗稿给我鉴阅。我说了没经熟虑,没有把门的话,可能传进他的耳朵产生了消极反应,他收回诗稿再没音讯。
每想到那位未曾见过面的吟友,心里都沉沉的。
我,还有纠结,是与一位诗词热心朋友没有句号的争议。
他吟诵: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他把衰(cui)诵成衰(shuai)。
我说,错了。衰,应读cui音,意麻,形容年迈,鬓发象麻一样白。
他说,衰读cui错,读shuai才对。衰(shuai)正形容年迈,鬂白。衰(shuai)才与来押韵。
我没能说服他,心里疙疙瘩瘩。
我想了许多,想到海量,想到诗量。
想多了,也困惑。
我想不通,究竟怎么啦!
斜,在《平水韵》直到《康熙字典》中都是麻韵,怎么到普通话就单单变成了皆韵?远上寒山石径斜,读成xie怎么行!沙家浜一觉睡到日西斜,唱成xie多不顺口!
还有粘字,本来多音多义,一音nian,形容词,一音zhan,动词。很多方言还这样区别使用着。到普通话中怎么就只剩了nian音?看电视,一听到粘(nian)住了,粘(nian)住了,心里就别扭,很不舒服。我比较,方言要说“浆糊粘(nian)粘(zhan)得牢”,普通话要说“浆糊粘(nian)力强粘(nian得牢”,前者比后者顺口美感多得太多了。
我感到,《中华新韵》(普通话)也得拾遗补漏,尽量包容历史和方言中的鲜活字、鲜活音韵才有利于承前启后。就像幸运的冇(音mao,上声,意没有)一样,滑县方言将没有都说成冇,古字典包容了冇,普通话也沿袭包容了冇,这很好。

2015.12.17 22:00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