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诗之我见--试从欣赏的角度探讨好诗的判断标准


2013-09-30 18:35:08  汤树强  所属诗集  阅读1749 】

150个   

好诗之我见
--试从欣赏的角度探讨好诗的判断标准

汤树强

看一首诗好不好,读者们心中都有一杆秤。然而,因各人的秤杆的星码有所不同,衡量的标准也不尽相同。
怎样才能找到一个为多数人认可的衡量标准呢?
我觉得,读者衡量一首诗好不好,总是先从阅读、欣赏开始的。为此,我尝试从欣赏的角度,对好诗的判断标准作粗浅的探讨。

( 一 )

在阅读、欣赏一首诗时,最先接触到的是诗的语言。诗语言的“成色”,不仅影响读者对诗的第一印象,也是引起读者阅读、欣赏兴趣的关键。
诗是一种运用形象思维的文学体裁,它是借助形象(更准确地说是意象)来传情达意的。因此,诗首先要把事物和现象的形象传递给读者,而这种功能只能借助语言文字去实现。那么,诗的语言是如何把形象传递给读者呢?
古今不少诗歌名篇在这方面堪称典范。试看李煜的词《浪淘沙》(上厥):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这段词向人们再现了这样的景象:秋风萧瑟,词人孤独伫立在庭院中,追忆着不堪回首的往事(奢华的帝王生活),面对着眼前庭院衰败的景象,心中无尽的愁怨难以排遣。在风雨中渗淫的台藓风狂蔓延,肆无忌弹地侵入台阶。门帘也懒得挂起了,终日任它低垂着,唉,又有谁会来探望呢?
从以上注释,我们看到,词人是运用诗的语言,塑造出视觉(如人伫立、藓侵阶、帘不卷)、听觉(哀叹、自问)、触觉(秋风吹拂)等感觉形象传递给读者的。同时,通过这些形象,激起读者的相应联想:为何对景难排?是因为帝王生活与囚徒生活落差太悬殊、太强烈了;为何台藓侵阶?是因为再也无人侍奉为之打扫;为何帘儿不卷?是因为被囚禁,再也无人探望;为何独立庭院愁怀难遣?是因为往事不堪回首,眼前不忍触目呵!短短二十七个字,在读者脑海中激活和再现了一系列如亲临其境的形象,引发了一连串相应的联想。
在这里,诗的语言是如何起作用呢?仔细分析,我们发现,词人在捕捉到的系列形象中,把其能够激活感觉器官的表象那部分,运用诗的语言突现出来,以此在读者阅读、欣赏诗时,间接地剌激起读者的感觉神经,并经过知觉整合、联想、想象等一系列心理活动,在大脑中再现出系列形象,从而实现了艺术形象在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传递。
由此,我认为,一首好诗,它的语言必须能够有效地剌激读者的感觉神经,实现艺术形象在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传递。

( 二 )

其次,诗的最主要功能是抒情,诗所抒发的情感能否打动读者,是诗的创作成败的关键。
诗的表现形式,是由一个个意象(形象与情感的化合物)联接而成的。每一个意象,都渗融着情感。但是,诗的情感是仅仅体现在一两个意象之中,而是体现在全部意象的共同作用之中。当这些意象的情感,朝着统一的指向联动并发生谐振时,诗的情感就变得特别强烈。与此同时,意象群就会形成一个特定的环境、情感氛围,最终营造出诗的意境。试看李清照的词《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本词是抒发女词人重阳节独守空房的孤独、寂寞的愁苦心情。词中展示了一连串的意象:终日面对薄雾浓云、袅袅香烟愁眉不展;重阳之夜,透室凉风,孤眠独枕,心苦难耐;借酒浇愁,西风卷动窗帘,蓦然见到在风中抖索的菊花,发现自己竟然比之更为憔悴、消瘦。每个意象,无不表露出女词人心中的孤寂、愁苦。而这一连串意象的叠加所营造的意境,使这种孤寂、愁苦之情表现得异常浓重、突出,产生了震憾人心的艺术效果。
从以上分析,我们看到诗的意境在强化诗的情感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然而,是否说有了诗的意境就能把情感有效地传递给读者、打动读者呢?还不能这样说。因为这里有一个读者能否接收、是否接受的问题。假使读者对诗所抒发的情感体验不深,或者毫无切身体验,则情感的传递就比较困难,或者根本不可能;假使读者不认同、不接受这种情感,情感就根本无法传递。如上边女词人传递的是一种与心爱的人离别的思念、愁苦的情感,这是为人们普遍体验的情感,因而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强烈共鸣。
由此,我认为,一首好诗,它抒发的情感必须是大众共同体验的、并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情感,有效地在作者与读者之间进行传递。

( 三 )

诗是用以传情达意的,因此,能够清晰、准确、深刻地表达诗的意旨,是诗自身的一种重要功能。
然而,诗运用的是形象思维,它不直接表意说理,而是寓意理于形象之中。换言之,诗要含蓄。于是,就延生出一个如何透过形象(意象)揭示意理的艺术技巧问题。在这方面,不少优秀作品为我们作了出色的示范。试看李煜的词《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别歌,垂泪对宫娥!”
这是南唐后主李煜被宋俘虏离开南唐时作的一首词。词的上厥描写了自己沉醉于帝王生活的景况;下厥描写了被俘虏辞别祖庙时忧伤和狼狈无助的景象。词人要向人传达什么意思呢?在词中并没有直接说出,而是透过两个意象揭示出来:“几曾识干戈?”一个统治四十年、拥有三千里国土的君王,竟然从来不懂得“干戈”;一个亡国之君,在被虏离别故国时,垂泪相对的只有一群只懂得歌舞的宫娥,最清楚不过地向人们表明: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沉醉于歌舞逸乐、不懂得治理国家、苟且偏安、懦弱无能的君主。它同时向人们揭示出南唐必然灭亡的命运。
透过意象揭示意理,这是诗人普遍运用的技巧。当然,意象与意理之间要有必然的联系,而且这种联系是显明的,越显明就越能让读者领悟到。
由此,我认为,一首好诗,它应能从展示的意象中让读者显明地领悟出所蕴含的意理。

( 四 )

好的诗为什么能让读者经久难忘呢?又为什么人们常常记着的是一些较为短小的诗,而较长的诗只是记得片段或其中几句呢?
很有意思,后一个问题竟为前一个问题提供了答案的思路。
为什么较长的诗容易被人遗忘呢?(也有极个别特别优秀的除外。)道理很简单,因为诗越长,越难记忆,遗忘率越高。但是,有一种现象,尽管有些诗较长,也难以完全记下,但人们对这首诗的名称、大慨内容却始终记得,甚至终生难忘。主要原因是记得诗中某些或某个名句。如白居易的《琵琶行》,诗很长,但谁都记得形容琵琶声音的名句“大珠小珠落玉盘”。它种现象给了我们一个有益的启示:一首好诗,必须有一个闪光点,或者称为“诗眼”,它是全诗最精彩、最耀眼的地方。它对全诗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对于这一点,古今不少著名的诗人都下了不少功夫,作出了光辉的示范。下边,我随手拈一些名句:
“小楼吹彻玉笙寒”(李景)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李煜)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李清照)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李清照)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
还有很多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正是这些名句,千百年来,让人们牢牢记着这些不朽的诗篇。这些名句,一下子就把读者拴住,明显增强了诗的吸引力。
由此,我认为,一首好诗,必须具备一个“诗眼”,能够强烈地吸引读者,在读者的记忆中经久难忘。
如果具备了以上四点,我认为这是一首名符其实的好诗。当然,以上四点似乎没有谈及内容的要求,其实,在第二点已经指出,诗抒发的情感必须为大众所体验和接受,难道为大众所接受的诗,其内容还须质疑吗?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文韬宁 183.41.98.37     2013/10/5 23:01:28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对诗理的探讨颇有见地。理论总能牵引实践(创作),实践(创作)反过来丰富理论,而这种丰富的成果仍然是需要人去总结的,。因而这种探讨是很有意义的,当然,见智见仁也是正常的。
  •   古板先生 125.114.167.225     2013/10/3 9:57:0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这几点总结,不仅适用于诗,也适用于散文、绘画、雕塑及音乐。但最好莫要将其上升为“标准”。正如任何教条都是有理的,但一旦成为教条,也就不可取了。
  •   蓬草 221.0.92.240     2013/10/2 19:55:0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好文章!值得细读。
    问好诗友!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