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进峨眉山


2017-10-11 11:34:04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225 】

00个   

三进峨眉山

郑光福


一、1970年初游峨眉山忆旧

1970年初夏的一天,19岁的我半夜里悄悄开门外出时,忽被母亲发觉:“光福子,你起夜嗦!”“嗯,我屙尿”。我诚惶诚恐地回答“你这娃儿从不起夜的,今天咋过的?”母亲唠叨着时,我已悄悄消失在夜幕中。我从小到大未出过远门,这次是与下乡在夹江的几个同学去向往已久的峨眉山游玩。说实在的,我不想在母亲面前撒谎,这次不敢直说是因为“峨眉山”三字在我心中太有份量了,“峨嵋电影制片厂”几字常映入眼帘,脑海、记忆!峨眉山何样呢?早就想去看看。如今,有不花钱的汽车可搭乘,有几位好同学一起,那能不去呢?于是,几天前我便打好去的想法,向我回乡工作地——猛追三队面房员工们换工,同时以一个冰糕向二弟光成“行贿”,要他在我走之后才向母亲讲去峨眉山玩之真情。

什么是山?我在雨过天晴的太阳好时偶见东边的龙泉山脉、西北边的青城山,它们在我的眼中是低山座座绕我郑家院子;它们似彩带美丽占据住我成长的心灵。快20岁的我还没出过远门,叫我怎么不向往闻名已久,从未蒙面的峨眉山呢。汽车穿过新津镇、五津河、老君山顶上一团树林是那么葱绿,同学们称它作“一摄毛”。一拐弯,低矮的彭山又延绵在左边,令我目不暇接。汽车飞驰,地是那么广阔,天是那么的宏大,山是那么多,那么高!一切于我这个成都坝子的乡村孩子是太新鲜了。汽车穿彭山、过眉山,到“九倒拐”进夹江、马村、茶店,才眼观了这一带是班上50多同学响应毛主席“知识年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下乡“用武”之地。约半天时间,我们的汽车停在了峨眉山报国寺门口,司机放下我们便扬长而去。对烧香拜佛我们仅走马观花看看而以,兴趣不浓。一位同学找来竹杆一抱,发根每人一根,给我说“山上有蛇有猴子,这竹杆用来对付!”。是的,我们走的山路是小径、是野径,几乎没有人走过一样,我们全在树林中,全在老石板青苔上一阶一梯弯曲向上伸延。夕阳不时射来,一会儿细雨又飘来,一会儿晴蜓飞来,一会蝴蝶鸟儿飞来,十分野趣,至今难忘。初登峨眉山之感受同学们哪是爬山,完全是跑山,约夜晚11点,大家跑进了洗象池,倒下连铺简易床便睡。次日五点左右,又被寺庙钟声敲醒,叫喊着日出时间到了。山上的冷,我们两人披着一床被盖大家爬在半圆形观台石边向东望去,只见似鸡蛋蛋黄的太阳慢慢地升出,翻滚的云海漫漫。红苕稀饭喝完后,大家又直奔金顶。金顶是什么?是悬梯上的山顶大寺庙,寺庙是金壁辉煌的一座座大殿、厢房、供奉着众多菩萨。香烟凫凫,烧香拜佛的游客乡人们不知从何而来,一大早就众多。兴趣不浓的我等一会儿便喊去“九老洞”,说是洞通东海龙宫。我们进洞时,只见洞大得象一个小小的蓝球场,漆黑一片,顶上无数蝙蝠拍打着双翅,飞来飞去,手电一照,那鸟不仅向你扑来,还让你看见顶上黑黑的一片全是蝙蝠鸟。胆大的几位同学往一支洞砖进去,一会便只身退爬出来,还说听见海水声了,可惜容不下身子,进不了,一说见到一死人尸骨。总之“九老洞”给当时的我留下十分神秘印象。

出得“九老洞”我们又到清音阁,路上只见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十多只、几十只猴子一下便围住我们,并拦住去路要食物。仔细一看,那棵棵树上还挂着各种衣物包包,还有照相机等,显然是猴群抢游人之物。可惜竹杆早已丢失,大家只好向猴群投降,我们将不多的饼干等食物散尽,举着双手让猴子摸全身后放行,好不容易我们才通过这可怕猴区。下得山来已是天黑。熟知火车站的同学领我翻墙爬上运木材的列车,躺在圆木上望着满天星空等火车的启动。火车在马村站时,同学们便飞下车回家了,我也很快在成都东站跳下火车回家,这一趟三天三夜的行程算是不花分文安全归来,心满意足。

进得峨眉山,认识了很多事与物。母亲见我归来“这尿屙了三天三夜!峨眉山好不好耍!”“好耍,就是脚好痛,腰好酸!”我回签着母亲的责问。是的,峨眉山的大,寺庙的多,石板路的长,农家的青瓦茅的旧房,森林、嫩竹、日出、九老洞、清音阁、牛心石、猴群、金顶、还有火车似长龙一样运送木材并送我回家……。这世界是美的,这便是我第一次走进峨眉山的印象,至今难忘。

二、1999年车游峨眉山掠影

1999年2月18日,我又有机会去峨眉山。此时的我已从各方信息中得知峨眉山是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国家顶级旅游景区,距成都仅120公里。峨眉山因山势逶迤,“如螓首峨眉,细而长,美而艳”而得名。景区总面积达540多平方公里,核心景区154平方公里,最高峰万佛顶海拨3079.3米。峨眉山经历了国际通用的13个地质时期中的10个时期。由于地质史上的燕山运动和喜马拉雅运动以及青藏高原地壳的抬升,给峨眉山留下许多完整的地质层序,许多地质剖面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全山森林覆盖率达87%,生长着3200多种植物,2300多种动物。峨眉山被称作天然地质博物馆,天然植物园、动物之国,还是中国佛教的四大名山之一,普贤菩萨的道场,先后有上百座寺庙,僧众上万。是省、市、国家级重点文物、寺庙有报国寺、伏虎寺、万年寺、仙峰寺、清音阁、洪椿坪、洗象池等。第二次进峨眉山是我们一行媒体人士应邀去采风,去拍照,去写文章。从成都到峨眉山我们仅用1个多小时便到报国寺进山大门。60元门票进山门,自动化的安检灯一闪,汽车上人数一点,便放行。当然,我们一行是不会花钱进的。汽车直奔金顶脚下换揽车,很快便游完,我们因忙于事务便很快打道回府。来回仅一天时间,行也匆匆,观也匆匆,去也匆匆。我感觉峨眉山路虽平整了,缆车到金顶了,智能化门卫服务正规了,但总的印象是否少了些昔日野趣。宽阔而硬化的水泥路面,现代化的缆车,金顶的金光闪闪,道上的“情侣锁链”,我们一行记者几乎都称赞,有图文见各自媒体,而我回到成都,忙于事务,竟一点文字没留下,至今欠着一篇旅游峨眉山的小稿。几次忙中闲下来记写游记,但不知怎么的,我依旧怀念初进峨眉山之感受。也许第二次车游峨眉山时间太短暂,太浮光掠影我的采访太不深入,我没有沾太多地气,或许现代化旅游服务设施太方便太舒适,我实在写不出感受来。我这曾担任过市电台旅游节目的主编;《成都大词典》旅游篇主编;《四川百科全书》旅游篇主编,是否欠着家乡第一名山的记录。

三、2010三进峨眉山闲游

2010年的6月26日,我又有机会进峨眉山了,这是我供职的单位成都市广播电视局组织的退休干部疗养活动,时间长达5天。此时的我已是踏遍不少名山大川的“闲人”,阅历可谓丰富,精力还可谓旺盛,这次能有机会与本单位离退休人员一起享受改革开放之成果,享受待遇。我便静下心来入住峨眉山,感受峨眉山,也想写篇游记,留住今生游峨眉山之记忆,还在岗时欠下的采写宣传峨眉山之文债、情债。

这天上午9时,单位包租的旅游车从成都双林路99号成都人民广播电台门前准时出发,不到11时,车便在峨眉山腰的五显岗旅游服务中心停下来,当地的小车又将我们转送到杪椤保护区的中峰寺旁的一所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中医研究所招待地住了下来。吃住干净卫生且价廉实慧,每天每人80元,平民百姓均可自行到此享受舒适环境。我们住下来几日中,全是闲玩,几天的闲散中我看到,了解到,我等这住地位居峨眉山之中峰处,周围环境是古木参天,松柏森森,藤蔓遍野,寺庙、农家乐众多。大家每天早餐毕后,一道转山,10分钟便可到中峰寺,20分钟可到圣水阁寺,再远走便是崎驱不平羊肠石板路道。这一带自然野趣一下子恢复到我第一次进山之感受,峨眉山野趣之美油然而生。我太爱大自然,太爱愿始的生态,这里保护得那么完整,让我对峨眉山旅游管理部门十分敬重。老实说,我第二次进山多见现代化设施,服务设施后认为山被打造得不见自然环境,多是硬化的道路,整洁的宾馆,长长的缆车,还怀疑起现代化不如原始原貌舒适。而这次住下来几天的游历,又找回峨眉山原始的野趣与自然。当然也认同了现代化旅游设施会方便更多游客,是时代的进步,社会的进步,峨眉山的进步!
7月31日是我们这次疗养的最后一天,我们10多位“老记者”决心要步行1小时至纯阳殿看看。大家早餐毕便散步而行,往崎驱的山道中前行,只见脚下石板中间踩得发亮,周围长满青苔小草,两旁树枝挡道,晨光透来,鸟声鸣鸣、细风习习,我们一群老记们气喘息息,笑声说声混杂,偶有人大声吼叫,回声又起,那真是开心游山。有的同仁也为前几天只晓得打麻将、喝小酒,浪费时光而后悔!我与张台长(家禄)边走边议边取笑我们自己,既爱麻将又爱江山,看见好景便停足取景留照,很是愉悦。走约半小时多,我们来到中峰寺上一的山道宽阔处,只见房屋一排,“啊哈!小吃摊点到了”,这是两家山民经营的,能容纳四五十人的路边小食店,“红糖冰粉,2元一碗”这是我小时极喜欢的东西,肯定得吃它一碗,于是我“大方”一盘,凡是要的由我付款,连同道相遇的成都市文化局的几老同志,我一起招待,货真价实,峨眉山水制成的冰粉,然而仅有10多人吃这冷东西,不足40元办了盘全招待,又甜又冻透心,大家满意极了,我自然是好心欢喜。

纯阳殿保护得很好,与我第一次看到时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大殿外平了一亩大坝子出来,供游人观景,给人印象是空旷了许多,双人围的两古树依旧在,介绍其由来更为详尽。是的,该殿建于明万历年间、清代、民国、近年多有扩修。现已是著名景点之一。回归时大家又经圣水寺过,一个个吸口圣水了愿,那圣水实为泉流,甘甜是自然的。我对圣水阁由来兴趣较浓,原以为某圣人来过,在门外的简介中才了解到:圣水阁由来是有些来头的,早在春秋时鲁国人陆通不满当朝统治,携妻带子到此隐居。世人传他是“狂人”因他著有名篇《风兮》:“风兮风兮,何惫之衷?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迫。而已!而已!今之从政者殆而!”其意是风啊!风啊!这世上的德行怎么这样衰退了,过去的已不能挽回了,未来也不可能补救了,算了吧!算了吧!现在那些当政的人已经非常危险了!。据传,孔子读后想见他,一次从车上主动下来想与他交流,他却快步躲开不见。这件事情还在《庄子·世间》中有祥记,陆通比孔圣人还圣人,故此地名称“圣水阁”“圣水寺”。宋代文豪黄庭坚到此地时,见圣水阁中有一顽石独居阁中,便命名它为:“歌风台”。明代诗人周光镐在石上还题写“歌风台”几字。明万历年间兵部左给事张应登于石上也题写“有风西来”。目前,圣水阁石已成为峨眉山著名景点之一。

在峨眉山体假5日,因大多年事已过,因体力而不可能重上金顶,老来是有心无力,只好闲游5日,回到蓉城,闲得无聊,常忆今生作记者,写遍名山大川之悦事、趣事,翻开今生参与或主编过的旅游书笈,如《成都大词典》《四川百科全书》《中国旅游景区景点大辞典》《巴蜀留韵》《川西风情》等都留下笔者之名,于是对我深爱的天下第一名山留下以上文字,了确几十年之心事。

家乡四川的峨眉山,我爱您到人老眼闭!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