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生如夏花 ——第1章


2020-05-14 17:54:00  沃野春芹  所属诗集  阅读305 】

350个   

第1章:丢失女儿

五一节前夕,马兰带着四岁的女儿,坐在火车上。一路上,女儿特别乖,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一双白色短袜,一双翠绿色塑料凉鞋,扎着两条麻花小辫,粉嘟嘟的小脸蛋就像一只布娃娃似的。她不哭不闹,踮着脚跟,趴在车窗玻璃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女儿如此之乖,马兰心里特别宽慰。

自从生下女儿,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只回来看过母女俩一次。还是刚刚生完孩子,在医院产房里见到的丈夫。

丈夫是搞铁路建设的,常年在外地,总是在条件特别艰苦的大山里修建铁路。丈夫对工作特别认真辛苦,常常节假日都不休息,马兰并不怪他。只是这满满的相思之苦,常常闹得她心慌意乱。如果不是有了女儿可以填补空虚寂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份长期焦渴的思念。

由于丈夫工作太忙,也由于经济拮据,五年前他们只是打了结婚证,没有举行婚礼,留下了一份不小的遗憾。这次,丈夫写信来,叫她带上女儿,去他的工地补办婚礼。说,公司要在五一节这天,举办一次集体婚礼。丈夫嘱咐她:带上最漂亮的结婚礼服,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希望妻子和女儿带给他一份惊喜和浪漫!

马兰在心里久久盘算着这一天的到来。盼望着能够快点见到已经分别四年之久的丈夫。同时,也一直精心准备着。除了给自己买了一套婚纱外,还给女儿买了漂亮的裙子,小皮鞋,小头饰。给丈夫买了一套藏青色西装,一条淡蓝色领带,一件蓝白相间细格条纹衬衫。还有黑色皮鞋,白色袜子。丈夫皮肤白净,五官端正,中等身材,穿上这套西服一定显得格外英俊潇洒!

马兰时时刻刻都在心里描画着,婚礼上,自己穿着玫瑰红旗袍婚纱裙,头上别着白色蕾丝纱巾,手臂套着白色蕾丝手套,胸口戴上大红花朵,一手挽着英俊潇洒的丈夫,一手牵着女儿,在喜庆的婚礼进行曲中,在丈夫领导和同事们的见证下,优雅而幸福地步入婚礼现场!

在火车上整整坐了十个小时,女儿却没有一丝困倦。听说要去见爸爸,女儿早就高兴得手舞足蹈。

“妈妈,爸爸还认得我吗?”小云从车窗旁走过来,歪着脑袋问妈妈。

马兰坐在有靠背的座椅上,微笑地答道:“认得呀,妈妈寄了小云的照片给爸爸的。”

“那,爸爸会喜欢小云吗?”女儿粉嘟嘟的小脸蛋上,两只黑葡萄似的眼睛,极为严肃地看着妈妈。

穿了一件黑白格子衬衫,一条黑色长裤,一双黑色皮凉鞋,皮肤白净,烫了一个波浪发型的马兰,开心地将女儿搂抱到自己大腿上坐着。她捧起女儿的小脸蛋,柔情地亲了一口。

“爸爸肯定喜欢小云啊,他都拿着小云的照片亲嘴呢!”说完,马兰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小云也被妈妈逗得乐开了花。咧着小嘴唇,晃着小脑袋,怪笑着,坏笑着。两根油亮亮的小辫子,起伏不停地颤动着。

小云搂着妈妈的脖子,沉浸在幽默顽皮的氛围里,又一次“咯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引来车厢里旅客们齐刷刷的目光。

“好玩着呢,爸爸跟小云的照片亲嘴,咯咯咯咯,笑死我了!咯咯咯咯,笑死我了!”小云在遐想中,爸爸跟照片上的自己亲嘴,肯定像猪八戒那样,伸着长长的笨嘴呢!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小云坐在妈妈大腿上,妈妈紧紧搂抱着女儿,俩人紧贴一块,像一艘船儿似的前仰后合地荡漾着,欢乐的歌声飘扬开来。

“快点儿开开 ,我要进来 ,不开不开我不开, 妈妈没回来, 谁来也不开。”小云奶声奶气的童声,混在妈妈柔美的歌声里,显得格外清脆,透亮。

“ 小兔子乖乖 ,把门儿开开、、、、、、 ”母女俩配合默契,歌声飞出幸福与甜蜜。

“你女儿聪明伶俐啊!”对面的叔叔忍不住赞扬道。


“快谢谢叔叔!”马兰对着女儿柔声说道。

“谢谢叔叔!”女儿朝着胡子拉渣的叔叔转了转头,羞涩地道谢。接着,又唱起了儿歌。“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旅客朋友们,歌悦车站很快就要到站了,请要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旅客朋友们,歌悦车站很快就要到站了,请要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

列车上传来了乘务员的播报声。

这时,女儿有点疲倦,躺在妈妈的怀抱里,眼睛忽睁忽闭,似乎想要睡觉的样子。

“女儿乖哦,好好睡一觉吧!”马兰疼爱地抱起女儿,将她轻轻平放到两只相连的座椅上,给她盖上一条白色浴巾。看见女儿已经入睡了,心里安静下来。坐在女儿脚边,望着车窗外的田地山林出神。

下午五点多钟,巨大的夕阳像一枚蛋黄,圆不溜秋地悬挂在西边天际的山脉顶上。火车快速移动,夕阳的余晖在绿油油的田野里放牧。白梨似的干净靓丽的天空,将夕阳衬托得无以伦比的美。丛树们却在车窗外不时地来回遮挡,把夕阳之美,切割得零零散散。

还要坐上六个多小时,也就是在深夜十一点多钟,才能抵达终点车站。届时,丈夫会在那里迎候她们。很快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丈夫了,马兰心里别提有多么激动和兴奋!

寒来暑往四载轮回,全凭鸿雁传书。清澈的激流开着寂寞之花,信使的邮轮长着快慰的翅膀。送走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那份思念,那份渴盼,终于可以告一段落!马兰决定,这回无论如何也要在工地上待上一年半载。为了女儿,为了自己,也为了爱人能天天见到她们。亲爱的玉哥,你一定黑瘦了不少吧?

夕阳渐渐沉落,却溅起了霞光万道,仿佛一道道烈焰在燃烧。看着美丽的景致,感觉到列车在钢轨上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在狂奔,不时发出阵阵嘶鸣。列车载着马兰的心,风驰电掣地向着丈夫驰去啊!马兰在心里幽幽嚷道,“快点,再快点,我已经等不及了!”

后天就是五一劳动节,这天,就要与丈夫一道,参加集体婚礼了。恍惚之下,马兰来到婚礼现场,耳旁传来公司经理热情又高调的嗓门:“下面请祝贤玉和马兰夫妇上场!”台下随之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马兰为之动容,热泪盈眶。这一天盼了多久啊,现在终于盼到了!她的脸颊飞升起绯红云霞,幸福快乐之光在眼神里蜜荡。

忽然,她感觉到了尿意,想要去上厕所。她将目光收回车厢,车厢里人们安安静静。有人望着窗外,有人打着瞌睡,有人将音量调到最小听着收音机。周围那么井然有序,熟睡的女儿纹丝不动。她放心地轻轻起身,悄悄地朝厕所走去。

看到厕所门上贴了一张“厕所已坏,正在维修”的字样,她没有多想,立即往下一节车厢走去。幸好,那间厕所正常,可是,外面却有七八个男女正在排队。马兰只好排在末尾,耐着性子等候。

这时,火车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之中停稳下来。广播里立刻播报:“旅客朋友们,歌悦车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行李,依次下车。旅客朋友们,歌悦车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行李,依次下车。”

肩扛手提行李的旅客们随着广播声,说话声,闹哄哄地走下车厢。

忽然,小云在吵闹声中坐了起来。她擦了擦眼睛,看了看身边,却没有看见妈妈。立刻走下座椅,从座椅前方走到车厢中间过道上。看见人们正拎着行李往前面走去,她也跟在人们身后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疑惑地探头探脑地寻找着妈妈。

不久后,火车开动了,继续开往苍蝶方向。

马兰小解之后,沿着车厢中间细小的过道往回走着。

回到自己座位时,惊讶地发现女儿不见了,那条白色浴巾竟然掉落在地上!

马兰将白色浴巾捡起来放到座椅上面。“小云!”她喊叫着女儿的名字,左看看,右看看,没有看到女儿。

“小云!”马兰大声喊道。站在椅子旁,目光掠过周围坐着的旅客头顶,望着车厢远处,不禁再次放声喊道:“小云!小云!”她的呼唤没有换来女儿的回应,也不见女儿的身影。

“那位兄弟,看见我女儿小云了吗?”马兰询问对面的胡子叔叔。

“呵,我没注意啊!”胡子叔叔从报纸上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样子。

马兰疑惑地询问旁边旅客,大家也都摇摇头,说没看见。

她的心刹那间抽紧起来,惊慌地走到过道上,往两边座位逐个查看。

原先坐得满满的座位此时有些空缺,却没有女儿的身影。

“小云!”她往前面走着,辨认着,呼唤着。整节车厢都没有。来到第七节车厢寻找,也没有。又折回去往第五节车厢寻找,同样没有。她的心收缩起来,感觉到了疼痛。多么希望从某个座位上蹦起女儿的身影!

“女儿呀,你在哪里?”马兰带着哭腔呼喊。“小云,你快快出来,快快出来呀!”左观右望,惊慌失措地来回寻找着。

隆隆的车轮声响得十分刺耳,车厢里有些震动和摇晃,火车明显地加速了。马兰站不稳,扶住一个座位的靠头稳了稳身子。

“小云啊?你在哪里?看见我女儿了吗?这么高,今年四岁。”她用手势比划着腰臀以下位置,旅客们纷纷摇头。马兰心跳加速,血液暴涨,呼吸越来越急促。

“小云啊,你在哪里啊?快快出来呀!”马兰声嘶力竭地,一遍遍慌乱地呼喊着。

“是不是跟着别人下车了?”有人问道。

“赶快找列车长报警吧!”有人热心提议。

“再找找看,是不是藏到哪里玩儿去了?”

“我找了好几节车厢呀,都没有啊!”马兰哭泣起来。“呜呜呜!女儿啊,我的命根子呀!呜呜呜呜呜!”

泪水夺眶而出,一泻千里。透过泪帘,她疯狂地朝列车长办公室跑去。


(待续)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陈兴旺 113.138.219.83     2020/5/22 23:15:38     1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故事开篇伊始就留下悬念,吸引读者!

    作者回复:2020/5/23 16:01:16

    谢谢诗友阅读欣赏!问好诗友!
  •   海南小伊 223.104.20.83     2020/5/22 22:49:17     10 楼

  • 说句公道话,心路和自由书生诗友的建议有道理。从你发出的几章看,情节都与丢失小孩有关,而第一章设计的丢失小孩的情节,是绝对站不位脚的。鲁向华诗友说,孩子一下子不会醒来,难道一个四岁的孩子睡熟了一个人呆在车箱里就安全?笑话。又说女人尿急了,不能在车箱里解决。难道她不能把孩子唤醒带在身边吗?鲁向华诗友不负责任的恭维,实际上是对你的一种忽悠。可你只喜欢听好听的,这对你修改完善作品没有好处。我就是教当代文学的,我深知写好一部长篇小说有多难。修改是极其重要的过程。供参考。

    作者回复:2020/5/23 16:02:34

    谢谢诗友赐教!问好诗友!
  •   鲁向华 60.180.5.96     2020/5/20 18:11:03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诗姐大作,也看了诗路的留言,个人认为是符合的普遍性的,第一:孩子在熟睡,按照常理不会立刻醒来。第二:尿憋急了迫不得已,一个女人家总不能在车厢里撒尿吧?有这两点就足够说得通了

    作者回复:2020/5/21 15:33:39

    哎呀,好久不见,诗弟总算上线了!谢谢你的阅读和理解!
  •   心路 27.18.254.123     2020/5/19 8:40:11     8 楼

  • 诗姐这么固执,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小说固然不是社会生活的照搬,但小说的虚构也不能脱离生活的真实,一个谁都不会相信的情节,是没有生命力的。也许这种丢失孩子的情节在生活中真有发生,但那可能是万分之一不到的事,除非那个妈妈是个傻子或者神经病才有可能这么做。不管是八十年代还是九十年代,还是当下,都不可能有这样违背常理的妈妈。而且,据父辈们说,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社会治安较差,那时人们的警惕性更高。因此,这个情节不具备普遍性,也就不具备典型性。一个虚假的情节,支撑不了一部篇幅浩大的长篇小说。您写的毕竟不是神话传说,而是反映现实社会生活的作品,情节一定要尽可能符合生活的真实,要让读者看了至少能够相信生活中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最后一次表明我的看法,诗姐多包涵。
  •   心路 27.18.138.65     2020/5/17 13:48:35     7 楼

  • 诗姐,看到您说小说已经完稿,并且篇幅很大,您写这么长一部小说真的很不容易,要珍惜这个成果。因此,再次建议您第一章必须修改,您说,您写的孩子丢失的情节,说给谁听谁会信啊?其实改改也并不困难,可以把孩子丢失的过程改一改,这样也不会影响后边的情节发展。如果不改,第一章情节不合常理,非常影响整部小说。我是诚心建议。供参考。

    作者回复:2020/5/17 14:17:34

    谢谢心路诗友这么热心建议!我的小说很长,是写八十年代的故事,离现在有三、四十年的时间跨度。我想说的是,文学创作跟现实生活会有一定距离的。小说不是现实生活的照搬,小说是一种艺术创作。不可能跟现实生活完全相同。现实生活的真实不等于艺术上的真实。如果你有兴趣就一直看下去,等你看完了,再与我讨论吧。我会欣然聆听的!

    补充一下,中央台节目《等着我》,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我的小说就是受到这个寻亲节目的启发,才进行创作的。里面有非常多的意外丢失,你如果看了,就会理解我的小说的。凡事都有意外的,就是再正常的人都有犯下致命错误的瞬间。这样你能理解吗?最后祝好!
  •   启权  49.114.210.35     2020/5/15 22:19:41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故事情节生动,扣人心弦,为您点赞!

    作者回复:2020/5/16 11:10:00

    谢谢启权诗友点赞鼓励!祝福快乐!
  •   耕墨堂主高志强 222.84.137.196     2020/5/15 8:29:56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点赞!

    作者回复:2020/5/16 11:10:36

    谢谢诗友点赞鼓励!祝福问好!
  •   自由书生 223.104.64.204     2020/5/15 5:41:27     4 楼

  • 第一章,看文字和细节描写,不错。你可以写出可读性高的小说。但是,文创、科创,首先是大节决定成败,不是细节决定成败。大节好,细节才有可谈性。
    我看过你的书。感觉是:你是一个革命者,一个好人。其他诗友的书,我也看过一些,都是网读的。
    一般说,文如其人。搞文创搞科创,自然是先看作品。
    我看这里的作家作者,很多优秀,不存在文创水平问题,但存在高度、深度、广度问题,也可以说是,有故事没故事的问题。
    一肚子墨水,缺少历经;一生的历经,缺少墨水。造就了很多不对称,造就了很多“采菊东篱下”。
    你是作家了,无形之中,也是压力。不是社会的压力,而是自我的压力。这也是家文化的压力。你和其他作家一样,已是成功者。飞翔思想,即便是一阵风吹过,又能如何?
    祝你取得更大的成功。

    作者回复:2020/5/15 15:23:24

    非常感谢书生老师点评,交流!我的长篇小说已经写完了,有115章。您的建议和交流,我能接纳的就接纳,不能接纳的也没有办法。因为作品已经写完了。无法修改了。您的观点可以启发我以后的作品,在此特表感谢!祝福老师快乐长寿,投资成功!
  •   自由书生 223.104.64.204     2020/5/15 5:01:03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生如夏花
    第一章:
    四年未回家的铁路建设者丈夫,单位举行集体婚礼,叫母女去探亲,顺便补办婚礼。火车上,4岁女儿走丢。
    我谈几点意见:
    1、我国铁路系统员工,有铁路给的免费乘车证。成家生女后4年没回家,和平年代没有理由。这个节点,不好。
    2、火车上,或其他地方,小孩走丢,或被拐走,可能。但是,没有新颖性,必然涉及方方面面,故事很难拓展。央视寻亲栏目,海峡两岸寻亲,是有客观原因的,很好;扩展化以后,就变味了,实质变成控诉过去的历史,臣民没有安全感。
    3、先把故事梗概,规划好,再动笔。
    我17岁那年,一个比我大4岁的留城青年,想作作家,构思了一部长篇小说,他就每天给我讲述小说的故事——文革红卫兵抄家没收的一批财宝文物,放在小学一间教室,突然不见了。以此开头,他写了一本书,出版了,成了作家。
    我20岁那年,进厂当学徒,认识几个同龄文友和一位剧作家——下放到工厂的办公室秘书,我们成了忘年交。他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手稿,要我们看,提意见。我们的意见是:枪毙。他当着我们,把手稿烧了。我们枪毙的理由是:故事没意思。
    你可以把故事大概和章回目录,发给大家看看,免得出方向问题。
    红尘客写武侠小说,我也给他提过意见:落伍了。
    大的文创,不能出方向问题,文字、细节,都好办,但,故事大节要有新颖性、可读性、社会性。

    作者回复:2020/5/15 15:24:21

    谢谢您的交流和阅读!祝福幸福快乐!
  •   心路 27.18.139.139     2020/5/14 18:59:0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给诗姐提点建议:情节一开始就设计不合理,一个视女儿为命根子的妈妈,怎么可能在十分复杂的公共场所,放下只有四岁的女儿,独自去上厕所?而且自己车厢的厕所坏了,还继续去下一节车厢,离开女儿更远了,七、八个人排队上厕所,她还跟着排在了最后边久等。这都不符合常理。小说创作虽说是虚构,但也不能脱离生活虚构。小说创作要真实准确地反映生活。建议供参考。祝好!

    作者回复:2020/5/14 20:47:32

    谢谢心路诗友热心阅读和建议!祝福问好!
  •   路小丽 46.208.249.60     2020/5/14 18:18:2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有悬念,故事性强,赞。期待下一篇。问好诗姐

    作者回复:2020/5/14 20:46:16

    谢谢小丽鼓励点赞!有你的支持很开心!祝福快乐!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