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


2010-05-20 21:21:57  戈多  所属诗集  阅读5283 】

140个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
——亨伯特•亨伯特




我认为
一定要救赎你
融化掉整座冰原

我错了

这是一个屠宰场
这是一场肮脏的游戏
你乐此不疲
手枪对准你
握手枪的手臂颤抖

巷子里盘踞着任性、自私、虚伪
你的门面:一张天使面孔
谁能看到我衣袋里
那团天使的心肠

目光逡巡着
逡巡着
还在你身上
一座岛屿摇摇晃晃

枪响了
射出叹息

然后我一个人绝望地死去




你的目光逡巡着
在我身上
我看到了
握手枪的手臂颤抖

我很平静
我们的故事即将结束
一部小说
正被纳博科夫打开

所有手机里的
短信
已被我清空
你说上面沾着
血痕
不,是罪恶
全都是你的

你留给我的
只是一点齿痕
而我写就了
你的整部历史

我霸占了你
但你不是我的爱人
不是我的父亲
在精神上
爬满了蛆虫
我早就打死了
父亲

子弹出来吧
让我侵占你的
整部历史

我先你而死
所有的结局
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洛。丽。塔
舌头上翘,分三步
下滑,从上颚
落到牙齿上

你的名字囊括
我所有的异端学说

因你而不洁
法庭上回响着
我的名字
棉花堆里的不洁

一座罪恶之城里的
荣光
病历书上的森林
我热爱这个夏天

别人都说
多好的一颗水蜜桃
只有我知道
你是我肉里的刺

分三步,从上颚
落到牙齿上
舌头上翘,下滑
洛。丽。塔



亨伯特
我十三岁了
你是我的父亲
你是我的青春叛逆期

一只风筝
在晦暗天空里
独自舞蹈
只有你的异端学说
纵容我

我的日记、手稿
都被你擦拭得
焕然一新
照出了许多张
冷漠的脸

亨伯特,你
冲我笑笑
把一个濒临自杀的
女童重新
拉回到餐桌旁

活着是
一件很难的事
“好好活着吧”你说
卑微地活着,艰难地活着
在床上跳脱衣舞

我爱上了你
其实是爱上了
自己的灵魂

世界向所有人
关闭了
却惟独
向你敞开

亨伯特
再对我好一点吧
再对我热烈一点吧

亨伯特
你给我的
小小的公主裙
就是我的嫁衣





和我跳舞吧

身体衰病,晦暗不清
我用你擦洗
身体上的霉斑
然后放上防腐剂

我老了
睡眠里泄露
你的乳香。一味
春药苏醒一整个冬天

身体内长满
花花草草
一座游泳池已经建成
你赤裸的肌肤
需要大面积洗礼

我知道
梦魇的河水袭过来
洛丽塔
向你伸出我的舌尖

天地旋转
和我跳舞吧。洛




亨伯特
我十八岁了
我的病好了
还能再爱上病历吗

不和你跳舞
你身上长出蘑菇
远远就闻到霉烂味
不和你跳舞

词典里的“道德”
是一把电熨斗
稍不注意
我们就被
烫坏

我是一出喜剧
我的爱可以再给别人
你的爱能给别人吗
你所以是一出悲剧

再见
亨伯特
我可以十八岁
二十八岁
三十八岁

而你呢
再退一步
就是死亡

你去清洗一下
自己脚趾的
死亡味道
每走一步
都会传染病菌




梦境外泄
光芒干涸
我蜷曲的身体
被绘成达利的画作

旅馆里潮湿
播放着一部阴暗的
无声黑白电影
在我们面前落幕

汽车无法载我们
去远方
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仅仅盛放两具肉体的
立锥之地也没有

汽车旅馆里
我们相拥着
互相取暖,在身体里种植
葵花。仅仅一夜就已经
成为永远

洛,我再叫你
最后一声吧
这个名字即将
被一个陌生男人
强行占有

我有
一片广袤的荒原



忘了吧
忘了所有的一切
唱哀歌吧
亨伯特

那一夜
定格在你记忆里
上了锁
锁进我的
抽屉里

种植的葵花
已经死亡
沙漠里生长不出来
绿色植物

需要阳光的
活着
不是阴暗的
活着
你明白吗

亨伯特
再见
再见
亨伯特





我不能呼吸了

你说,我给你的
是一座深渊
你给予我的
是一百座深渊

电话里,你说
“你人品太差”
那就让我们在
深渊里安居


抱着你
你在我怀里
死去,就像
我在你怀里死去

洛。丽。塔



2010.2.11;2010.2.17深夜改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5.34.123.173     2010/6/25 21:33:17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   zhuzhu  122.233.183.193     2010/5/21 21:19:44     3 楼
  • 送了4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5.34.114.11     2010/5/21 12:12:37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emondsu 58.219.227.247     2010/5/21 12:08:46     1 楼

  • 是否属后殖民文化之吟诵?国际话语?何为中国话语?我们在哪里,Mr somebody, please?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