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写于父亲八十五岁重病之时】


2018-07-02 09:04:59  朱保平  所属诗集  阅读168 】

00个   

我的父亲【写于父亲八十五岁重病之时】

父亲今年八十五岁,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位高大硬朗的庄稼汉子,同时作为一个家庭的主人、父亲和丈夫,无论哪一种角色,都是非常称职的,特别是在那段漫长而艰难的岁月里,他用他的勤劳、踏实、责任与担当,确保一大家子老老小小,没饿过肚子、吃的饱、穿的暖、住的安全。
父亲不会游泳,却是捕鱼网虾的高手,同时还是采莲挖藕的能人。
父亲是个大字不识的地道农民,不但把庄稼打理的一年四季丰收仓满。而且还是远近闻名的评书高手。

儿时的农村,没有电视,农村人在工作之余,没啥娱乐项目,每到吃过晚饭,掌灯时分,左邻右社大人和小孩,不分老幼,总是聚拢到我家屋后堂伯父家的晒谷场上,围坐在我父亲的周围,等着父亲说书。
而每每此时,父亲总会吧嗒吧嗒的抽着大家填好的黄烟袋,品味着早已泡好的茶水,在享受着这些待遇之后,那一段接一段的《明英烈》、《杨家将》、《水浒传》、《隋唐演义》等说不完的传奇续集便开始了。

我是父亲最忠实的粉丝,是听着父亲的评书慢慢长大的。当我上学后,便开始慢慢对父亲有所了解,原来他对评书的喜爱,近乎痴迷状态,他大字不识一个,所有古典小说,都是从收音机里评书演播里学来的,那时候大部分古典评书都是刘兰芳、单田芳等评书演播家演义的。父亲每天都会准时准点收听此类节目,在听书的同时,活一样没少干,常常是人到哪里,收音机带到哪里,田埂上、牛背上、渔船上,收音机成了他的宝贝。评书更是他勤苦岁月中无法割舍的爱好与追求。
父亲听的认真、记得很牢、讲的更是绘声绘色,我曾经有意识的测试过,基本上与收音机里面说的评书一字不差,包括情节、段落,这是我至今依然为有这样聪明的父亲而感到骄傲的地方。

后来,我也长大了,并远离家乡、不再是父母身边蹦蹦跳跳的幺儿。当哥哥姐姐都相继成家,就连我这个在家中排行最小的幺儿也做了父亲时,我才真正发现父亲母亲他们都老了。
母亲腰也驼了,父亲也不再硬朗。
父亲的话越来越少,甚至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四年前,八十一岁高龄的父亲突然中风,虽然经过紧急送医,加上后期的悉心照料,有所恢复,但健康大不如前。
两年前,父亲开始出现老年痴呆的症状,特别是有几次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
近一年来,父亲开始变得越来越迟钝,也喜欢整日整日卧床不起。辩识家人的能力也开始时好时坏。
每每与父母短暂的相聚,却又不得不含泪分别,那种撕心的痛楚,常人又怎能理解。





父亲于2018年正月初四 在我常熟的家中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深深的怀念我的老父亲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