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赶路人——著名诗人雪马访谈录(第五辑)


2012-12-26 19:13:36  雪马  所属诗集  阅读3992 】

05个   

贺克:从2003年开始我就从网络上间接性的接触到您的一些诗歌作品,比如《乳房开花》《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手淫三部曲》这些标题都非常醒目,在当时下半身写作时期是争议性非常大的,记得当时有一位诗人曾跟我提起过若干年后雪马再回过头去看自己这些诗歌的时候会脸红。当时您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接触和触及下半身写作的?

雪马:首先,我得声明我跟下半身没有任何关系,我基本不看他们的东西,我对他们的写作也持怀疑和警惕态度。我一直认为,性不是写作的全部,但,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涉及性的那一部分作品是性诗歌,与下半身毫无关系:下半身是以性当武器,为他们谋得某些利益和话语权,而我是在诗歌里寻找性释放性,写性本身,然后从性里折射出人的爱恨情仇。我永远也不会脸红,因为我以真性写真诗。


贺克:提到下半身写作,现在80后诗歌大多数诗人都涉及到了,很多评论家说这是一种变相炒作,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雪马:对于同年代人的作品,我看得很少,偶尔看到的,有的步了下半身后尘,有的天赋不够没写好。性是最难写的,不过,性里也能出伟大的作品,主要看诗人的天赋和对性的领悟。炒作难免,但要适当。我一直觉得诗人写的时候要纯洁,要剔除内外杂质进入写境,但作品一写完就不属于诗人了,而要让它们去流通和传播,并经受人们和时间的检验,让“好诗在人间游荡”,让“好诗遇好人”。


贺克:2007年2月5日一场先锋诗歌与行为艺术秀在湘江边举行,此次活动由您发起,之后在网络上引起很大争议,很多业内媒体和诗歌人士都在议论和评论此事,您如何看待这些争议和评论?

雪马:我一直没有回应过这件事情,因为越言说越容易导误。我做个活动,本意是想让诗歌重回大众的视线,让人们来关注和关爱诗歌。只是当时想法有点出奇,形式有点另类,遭到了某些人的误会和曲解,甚至批评和谩骂,但也有很多人在支持我,肯定我的想法和勇敢。我觉得,年轻人要敢作敢为敢当,只要认准了一个事情,而这个事情没有伤天害理,就勇敢的去做吧,做出新的东西出来。非议总是难免的,让它们去吧。


贺克:从接触您的《我想抱着女人睡觉》直到今天的《我的祖国》,形式上和思想上都有一种很大的转变,很多人说这意味的是雪马思想在逐渐成熟,也有人说这是在刻意做作,您自己如何看待这种转变?

雪马:《我的祖国》可以说是我创作生涯里的一种突变,我很高兴我能有这种突变,但这种突变有我一脉相承的东西在里面:从个人出发,与世界共鸣。《我想抱着女人睡觉》也如此,只是前者是个人与民族之间,而后者是人与人之间。人生有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体验,不同的体验有不同的感受和思考,我一直努力在:寻找内心写作的灵感,释放内心写作的欲望。


贺克:当下中国文坛里很多人说中国诗坛上写诗歌的人比真正喜欢诗歌的人多,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衰败现象,您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雪马:这是某些极端人士对诗歌的偏见,现在的诗歌氛围和环境越来越好,只要诗人写出好诗歌,就会有读者,就会受到尊敬,只是时间的快慢而已。


贺克:最近在您的博客上看到一篇《新一代:一场拯救80后的诗歌命名》的文论,很多人说80后是朝气蓬勃的一代,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80后在你眼里是需要去拯救的一代?

雪马:我在那篇文论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了解和理解的人可以去多读一下,我只在这里再说一句:“80后”是个伪概念,它只是复制了“70后”概念,没有生命力,而“新一代”既 从80年出生以后的这群人本身出发,也从时代背景出发,是全新的开始,是新的诗歌时代的到来。


贺克:《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是您早期的一篇作品,您当时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环境下构思和写下这首诗歌的?

雪马:在非常孤闷的时候写下的,也是在床上诞生的。记得那天黄昏,我躺在床上,突然有一种渴望,一种强烈的情感的渴望,在那么一瞬间,我就把这种灵感的火花凝固下来了。这首诗,表面看起来是写女人,其实是想表达人与人之间不要有这么多隔阂和冷漠,人与人之间可以靠得更近些。当然,那时候没有女朋友,对女人的渴望,也是这首诗的促使之因。


贺克:不久前又在网络上了解到您2006年在浙江传媒学院举行的诗歌座谈会,会上你您“只要世界还有女人,我就会坚持写诗歌”,这很容易让人理解为您的诗歌是为女人而存在的,谈谈您这句话的本身意思和目的。

雪马:是的,我的诗歌是因女人而存在的,因为女人是爱的载体,是诗人的故乡。


贺克:针对于中国当下的作家和诗人曾流行过一句话:“为了生存而去写作,为了写作而去生存” 您怎样理解这句话?您更倾向于哪一种?

雪马:这是主观意愿的不同,也是生存状态的不同,具体来说要因人而异,但可能会殊途同归。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只管自己活好,活出自己的梦想。对于我来说,它们是融为一体的,相互依靠,相互勉励。


贺克:从接触诗歌开始到2006年11月诗集《雪马的诗》出版再到今天雪马的名字在中国诗坛人所皆知这个过程一定是非常艰难,谈谈您这么多年一路走下来的艰辛历程和感想。

雪马:一路下来,太多了,一言难尽。人活一生,而人生苦短,我想要说的是:人要为梦想而活着。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礼岳 60.171.137.169     2015/8/12 10:53:51     1 楼
  • 送了5个炸弹
    什么东西这样无底线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