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县野人庙


2018-07-26 11:47:05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489 】

00个   

九龙县野人庙

郑光福


甘孜州九龙县辖6400平方公里,境内高山林立,沟渠纵横,千奇百怪,是块神秘的地方。

刚到康定城,便听友人介绍,九龙县有一座建在山顶的野人庙,是野人一夜之间建成的,壮观极了,每年正月办“哑巴会”。西藏都有人去朝拜。

听了介绍,我便乘车从康定出发,翻过众多小山后,就像进入无人烟的山区林海。坐了两天多的汽车,终于到了九龙县城。
县城坐落在九座传为龙山之间的呷耳大坝,仅有内地一个场镇大小,一条依山而修的大街,几座机关小楼,两个球场坝,稀少的人流,一天到晚静得无人迹一般。

在九龙县档案馆,我们找到吴振同志,得到用笔书写的几页《九龙县志》初稿。上面介绍说:“沿九龙城东南方向,由查尔进沟,沿途古树参天蔽日,寒气逼人,在山台之腰,有一岩房,立有庙宇一座,内有泥人。传说此庙木料是野人一夜搬来的,风声传出,人们三、五成群去看,故庙名曰“野人庙”。

借助这本《九龙县志》,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进沟去看野人庙。一路上,呈黑褐色,淙淙流水为山涧泉水,明净无比,水中有着许多胜似桩头的低矮古木。水声、山石、古木、老藤,使山沟景致奇特。

从县城步行了大约4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一处屏风样的山岭。举头张望,只见左边山顶处,有一楼角掩映在绿树丛中。本想问一下是否野人庙,可眼前根本无人。细想来,途中也未遇见一个人影啊!

野人庙一带是无人烟的世界,此时,我们倒真的有些害怕起来。

“既然来了,上山看去!”我对同来的友人说。我们掀开藤枝,寻找人们踩出的路。坡太陡,枝蔓太多,脚手都用上了,拐弯18次,终于来到野人庙前。

野人庙全是木质结构,木条木板铺成的平地,已长满青苔青草,说明许久无人来过,木板中一座房屋高耸,两根比人粗的圆木,锯成梯状,算是供人们上楼进庙的楼梯。我们麻着胆子,上了梯子。踏上房沿,轻轻推门,可那门纹丝不动。只好两人使劲推。门终于开了一半。只见一股烟雾一冲而出,我们只好退避。过了片刻,烟雾小了些,我们才看清:门有六、七寸厚,比一般门面大,少说有500多斤,难怪一个人推不动它;里面3盏油灯忆燃尽两盏,最后1盏也只有半小碗灯油了。据3盏比盆大的油盘推断,这野人庙大约有半年时间无人来过。庙里供有3尊菩萨,四周摆放几十杆黄旗,1分、2分,1角、2角的钱不计其数,有的已变色变烂;衣服、帽子多得无比,可谓成千上万,都潮湿不堪。它们大约是朝拜人有意放在这里的。庙内空气太闷,我们领略片刻后便出来。只见庙外树丛中衣物更多。仔细下看:野人庙距山谷纺有300米高,险陡似乐山大佛的梯一样。修建时是怎样把那么多这么重的木料、门片瓦运上来的呢?一根长长的木梯至少也有千把斤重,真使我们费解,难怪人们说它是野人建的!

我们小心翼翼地下山来,只见4位藏家打扮的姑娘正在溪流中打捞石头。她们见我们下来,有些惊异、又十分大方地问:“从哪里来朝庙?”“从成都来”。我们回答。“我家妹子去过。”她们普通话讲得比我们好,实在意外。见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说真的,我们不相信这里是四川最偏远的地方了。“你们捞石头做啥用?”我们又问。“修电站,要安装电灯了,将来还要放电视!”她们回答。

闲谈中,我见4位姑娘去背背蔸。每人背满满的一背蔸石头,水淋淋的,我便主动去帮她们抽起来。她们笑了笑,那姑娘故意蹲在地上不动,我和顺成竟对那背蔸动弹不得。她们嘻笑起来,似乎有些瞧不起。当我们不约而同地让开后,只见她们一声“嘿!”4位姑娘轻轻松松就站立起来了。“劲太大了!”我感叹道。“嗯!”那位与我闲叙最多的姑娘接过话头玩笑道:“加上你,我也背得进屋。”

望着姑娘们远去的背影,斜视山顶的野人庙,我突然有了新的发现:野人庙应是藏族先民们巧夺天工的产物,他们有劲头把那千把斤重的木料运上去的,眼下的姑娘们就是明证,她们是多么的有力啊!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