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来了 朱保平诗词


2018-07-02 09:27:57  朱保平  所属诗集  阅读289 】

00个   

父母来了

从十七岁离开故乡,到四十六岁,整整三十年。真正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每年回去过春节加起来十几天,三十年累计也就一年多时间,若除去走亲访友、朋友聚会等时间,实际上与父母朝夕相处的时间是不足一年的。

在父母都还健康的时候,心中虽然有很多亏欠感,但还不至于太强烈,毕竟小家庭的生活压力很大,而且从小就在外面闯荡,故乡已经很难有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事业和适合自己的职业,也就谈不上具备与父母朝夕相处的条件。于是给自己找出很多理由和借口:再等我几年,等条件好点,再谈尽孝道吧!毕竟父母还能相互照顾,还不算老。


然而,最近几年,父亲先是突然中风,尽管得到及时治疗,病情有所缓解,但毕竟八十岁高龄的老人,行动已经大不如前,随之而来的是出现了老年痴呆症状,最终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

那几年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女儿还在读书,儿子还很小,根本就没办法放弃工作回家照看老人。幸好有两个姐姐、哥哥嫂子在轮换照料,否则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去年女儿出嫁了,儿子也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高中。几年前买的房子也简单的装修了一下,终于结束了近三十年租房过日子的生活,于是春节回家后,与父母谈起想接他们去常熟生活的计划,母亲倒是没什么反对,只是担心给我们增添负担。倒是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老父亲,在对待这件事情上,变得异常固执,总是一句话:我死都不走!

我非常理解老父亲的固执,我在家中排行最小,从十七岁就开始漂泊在外,在老父亲的心中,始终有一个心愿,就是帮我守着这方老宅,守着这几方田亩,这样只要小儿子一家子回来了,总有栖身的地方、总有喷香的饭菜。这也是为什么连我哥哥在街上造的房子,他也不愿意搬过去住,甚至姐姐夫妻多次要求接他老俩口去女儿家养老,也被老人固执的拒绝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故土难离,他们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如果突然间叫他们离开熟悉的故土、舍弃他们熟悉的这方土地上的一草一木,对他们来说将是无法割舍的,于是他们选择了坚守。

回常熟后,心中始终没着没落,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在焦虑与不安之中。
但凡听到父亲出现突发状况,便什么也不顾的往回赶,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煎熬了。毕竟父亲母亲都八十多岁高龄,一旦出现啥状况,稍不留神,后果不敢想象。
终于,在国庆放假前,我提前关照老姐,连续几天做老爷子思想工作,同时帮他们收拾所有衣物及生活物品,做好随时出远门的准备。
因为哥哥嫂子、两位姐姐家,都不住在父母一起,总不能都放弃工作常年陪在他们身边,毕竟都要过日子,都要讨生活,大家的日子都过得不容易。况且父亲日常生活已经不能自理,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有个决断,毕竟老人就像老小孩,有时候的固执未必是有道理的。

九月三十日,我提前与老家有私家车的亲戚说好,并与哥姐都商量妥当,同时做好了一切应急准备,十月一日一大早便乘车回老家。为避免节日期间白天路上堵车,于是回家当日决定连夜带老人启程。

天下起了小雨,亲戚的车子停在村口的水泥路上,到父母居住的老屋还有七八十米的泥巴路,我和哥嫂先将父母的家当分几次拿到车上,老姐已经为父亲穿好衣服,并陪着父亲坐在老屋的椅子上,我和哥哥来到父亲身边,我对父亲说:爸,小儿子来接你和妈去常熟的家,我照顾你们!
老父亲开始时一脸茫然,突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始变得激动起来。“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

老母亲在旁边劝道“我已经拉不动你了,大小便谁来帮你弄,脏衣服谁帮你洗,谁烧饭给你吃?孩子们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哪能常年陪在家里照顾你?”

"我死都不去,我不要人照顾"父亲这个时候似乎一点也不糊涂,显得异常激动与固执,任老伴和儿女们怎么说,就是不愿意,同时慢慢立起身子,用力甩开我们扶着他的手,独自往房间里挪步。

哥哥试图蹲下身子,想背老父亲,被老人家给推开了,同时一只手死死的抓住门框不松开。

这个时候,母亲心软了,说道“儿子,不去了,哪也不去了,你们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不用担心家里,你爸没事!”

看着固执的且不能自理的老父亲,看着瘦弱且腰背弯曲的老母亲,再看看陈旧的老屋、泥泞的村路,泪水一下子从眼眶里奔涌而出,我一咬牙,背贴着父亲,蹲下身子,双手往后抓紧父亲的身体,乘着父亲不注意的档口,用力背起父亲,往外就走。

此时大伙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哥哥嫂子立马围过来,一左一右帮扶着,此时父亲还想往下滑,但被我紧紧的背起,已经背出十多米远了,此时母亲在老姐的搀扶下也紧跟身后。
父亲这个时候不停的在骂,我就当没听见。不停的往村口方向艰难的前行。

说实话,父亲真沉,原本身材魁梧,比我要高很多,而且还胖,体重至少有一百三十斤,这个份量对于我这个从来不负重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小的挑战。再加上村路湿滑、晚上一片漆黑,同时父亲在我背上使劲想往下滑,一点也不配合,压的我整个人都快扛不住了。这段儿时最熟悉的村路,成了我人生最艰难的一次旅程。

紧赶慢赶,终于到了村口亲戚的车子旁边。慢慢蹲下身子扶着父亲下来。车门已经打开,此时的父亲,双手抓住车门框,死活不愿意上车。任所有人哀求,就是不矮下身子坐进去,我就差给他跪下了。

原本稀疏的小雨开始变得密集起来,我赶紧知会老姐帮母亲安排上车,然后自己钻进后排座位上,一只手放在父亲的头上防止他撞上车门框,一只手伸出来环抱着父亲的腰,同时叫哥哥在外面帮忙,硬是将父亲安全安置到车上,并叫哥哥上车,一路陪护,以防万一。

上天保佑,一路五百多公里,虽然出现间断性堵车,但还算一路畅通,同时两位八十多岁且年老体衰的父母,竟然未出现任何突发状况,而且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坐车出远门。真正算是奇迹了,真是上天保佑。

次日凌晨三点多,终于来到常熟的家。当我再次背起老父亲上楼进家门时,父亲告诉我肚子不舒服,要大便。因为妈妈说老人家已经六七天没有大便了,当我紧赶慢赶把他背进门,扶到卫生间,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原本新装修的房子,每天擦洗的如镜子般的卫生间,第一次出现这个尴尬的场面,而我这个素来以洁癖自居的汉子,第一次亲身经历并亲自处理这个早已在心理演示过无数遍的必然课程。

从那一天开始,所有与妻子之前排定的计划,才真正按部就班的逐一实施,并不断进行调整。
1、用一个礼拜时间帮老人适应全新的环境。
2、教会老人使用抽水马桶。
3、教会老人使用浴室内的洗浴设施。
4、根据老人没有牙齿的实际情况,一切饭菜及所有食物,果品,糕点等,都必须达到不用牙齿咀嚼一样可以享用的要求。
5、根据老人习惯早睡的特点,晚上所有人都必须早睡,夜晚不许有人熬夜看电视等。
6、根据老人节约的本质,购买的任何食材、零食、营养品,都不许说实价,老人问起时,一律说很便宜,这是打折的,这是买一送一的等等。总之不许说这东西很贵。
7、老人有节约用电的喜欢,家中客厅的彩灯一律不许开启,只能用边上的小灯。
8、小两口日常分工:
丈夫负责日常菜米油盐的采购,并负责父亲一切洗浴、洗衣服、特殊时段的清洁(大小便脏污、尿床等),负责用轮椅推着老人去户外活动等。同时负责家中地面的卫生清洁工作。这一切尽量不让做儿媳的妻子插手。
妻子负责老人的每日三餐,并不断变化花样,确保老人吃饱吃好,而且尽量在口味上适当加重,因为老人味觉不是很好。
9、老人单独一间房子,朝阳且冬暖夏凉,添置上下木床,父母睡下铺,老人的儿子睡上铺,但凡老人有情况,随时可以提供帮助。
10、老人的孙子两个礼拜回家一趟,睡客厅沙发床。
11、过日子难免会拌嘴,但所有矛盾的解决都必须避开老人,这条规矩必须遵守。
12、手头再拮据,也不可以在老人面前唠叨,这条规矩必须遵守。

父母来了,我们的日子变得忙碌了,原有的生活方式被改变了,但内心开始从未有过的踏实,生活变得无比充实。同时不再贪酒、更注意健康饮食、更注意上下班途中的安全、更注意自身的健康,工作更加勤奋了,因为父母,所以不允许自己有任何闪失。

父母来了,我的心不再彷徨。


【我的老父亲已经于2018年正月初四永远离开了我们,这篇文章是写在将父亲从老家接到常熟生活时】





敬爱的老父亲,儿子永远怀念您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