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礼建论诗〈杂文〉


2019-11-12 13:37:42  早月  所属诗集  阅读409 】

50个   

杂文
?
由“乌镇公子放火烧诗”说起
?
武礼建
?
我在网上读到这个故事。
乌镇公子名孙璞,笔名木心。1927年出生于江南水乡乌镇颇有名望的书香世家。小时候,家中厅堂摆放的是宋朝的瓷器和明代的官窑,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少年生活:“我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长到十多岁尚无上街买东西的经验”。家境殷实,可见一斑。
他自幼好读书,尤其爱诗。母亲聘请“一代词宗”夏承焘给他上课。夏承焘读完木心的诗集十分惊讶,没想到他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高的诗词功力。夏承焘夸奖他:“这要是混入唐诗宋词里,也是很难分辨出来的”。木心听完默默把诗集烧了。
母亲惊讶不解,木心说:“我写诗词是为了写出新意,老师说我的诗词和唐宋人并无区别,说明我还只是模仿,与其照搬模仿,不如一把火烧了。”
这个故事,如醍醐灌顶,对我的震慑很大。写了这么多年的诗,集掖不少,也读了许多今人写的古诗,惊栗地发现,就没有几人的诗,甚至找不出几首诗能够“混入”唐诗宋词里而难以分辨,更谈不上超越唐诗宋词了。为什么是这样?一直找不到答案。
这个故事回答得好,只是模仿,照搬模仿!不是吗?我们写古诗有几人不是照搬?不是模仿?平仄押韵,循规蹈矩,依样画葫芦,蒙格填诗词,甚至立意,意象,意境,押韵,对仗,遣词,造句,美其名为“借”、“步”、“叶”、“依”,实质是套现,拿来!说得轻是模仿,说重点是剽窃!模仿,照搬,剽窃,能有新意,能有超越吗?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像木心那样,一把火烧掉所有没有新意的诗,或许能够写出有新意超越唐宋的诗来。
有新意,超越唐宋,谈何容易!
这最难做到的事情,却还是有那么多的后来者孜孜以求。毫无疑问,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诸如自元白新乐府运动提出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的宗旨以来,诗歌的创新求索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宋词站在唐诗的肩膀上,以全新的面貌打造出中国诗歌的另一座高峰,广为流传。闻一多新格律诗提倡的“三美”:绘画的美,包括词藻的美,色彩的鲜明与谐调,富于形象感等;建筑的美,节的匀称和句的均齐;音乐的美,包括音节或音尺、停顿或节奏、韵脚、平仄等,为诗歌创作形式的创新打开了思路。徐志摩是新格律诗忠实的践行者,创造的新格律诗如《再别康桥》,受到普遍欢迎,至今还是人们最喜欢吟诵的经典诗作。
纵观诗歌创新者的努力,不难发现,诗歌有创新,才有突破,才有超越,才能创造出“合为时”的新诗歌,才能受到新时代的认同和欢迎。当然,诗歌要有创新,必须着紧用力,甚至要使出洪荒之力。我自不量力来梳理一下,创新诗歌的着力点少不得新思维,新题材,新情怀,新概念(语言)和新形式。
新思维触发新运思,决定诗的立意。杜甫的忧国忧民,有别于岳飞的爱国,黄继光的保家卫国,有别于三钱海归报效祖国。同样是《新婚别》,古人这样写:“暮婚晨告别,守边赴河阳。人事多错迕,与君永相望。”今人却这样写:“新婚欠债已难还,只得挖煤图赚钱。矿上送来钱数万,告知人已井中眠。”诗的立意烙下新旧时代的印记。
新题材表现新生活,决定诗的内容。李杜诗歌是唐代生活的百科全书,今天不会有与唐代完全雷同的生活。同样写儿童放风筝,古人这样写:“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今人却这样写:“高楼绿道海棠天,滑板痴童放纸鸢。借势陡坡飚闪电,路旁奶奶攥双拳。”踩着滑板放风筝,是只有今天这个时代才有的生活。
新情怀抒发新感情,决定诗的情调。同样是写留守妇女,古人这样写:“夫戍边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今人这样写:“农家四月又春忙,男远打工女自强。儿媳犁田驼幼子,婆婆做饭带插秧。”前者情感忧伤,后者热情向上。
新语言散发新韵味,决定诗的魅力。还是来说儿童生活,古人这样写:“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篷。”今人这样写:“游戏听歌看电影,搜寻下载摄留真。美拍快闪传恭喜,微信音频送礼珍。”不用新词,无法表现大数据时代的生活。
新形式承载新变化,决定诗的格局。同样写少女轻盈美好的笑容,古人这样写:“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原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今人却这样写:“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般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带着甜蜜的忧愁,沙扬拉娜!”新格律诗更能表现现代女性传神的复杂表情。
诗歌的发展在于创新。
诗歌的方向在于创新。
今人必须超越前人,新时代的诗歌必将超越唐宋!
曙光在前,诗人奋勇,没有淌不过的大渡河,走不出的火焰山!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王诗空 42.92.54.166     2019/11/12 15:20:31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诗歌大唐已达高峰,宋词是另开蹊径,元退成曲,今多数人已作自由“诗”。近代,除主席的诗魄外,谁还创超古人了!
    改革开放,创新超越,说的对,说起容易,但实则是“蜀道难”!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