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手机要长篇《山上山下西界沱》 上部2


2019-08-20 20:57:15  巴曼  所属诗集  阅读288 】

00个   

一九六三年的早春二月是“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二个年头,石柱村村寨寨虽然都已经过完了早年,可家家户户的锅里碗里还是少有油腥味儿,吃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从山地里打来的野菜,或者是加上一点儿米糠糊口度日。能够拥有三斤大米过年的人家可能占极少数。经历过了“三年自然灾害",人们一定不会忘记一九五九年全国大面积受灾;一九六零年北旱南涝;一九六一年黄河流域大旱,长江淮河流域遭受霜冻大风,整整三年时间,田野里庄稼几乎可粒无收。 那些经历过三年惨景的人们似乎越来越对生命有一种强烈的敬畏感。石柱县的山山水水,除了山就是水,除了水就是一条蜿蜒曲折的长江。那呈现于人们眼中的还是大片大片荒芜的田园景象。此时虽然刚刚早年结束,村庄里的人们一定还没有走出那些村寨里诸多的死亡阴影。 镜头滑向石柱县鱼池镇茅坡村。 鱼池茅坡正处在石柱大山的山廓之上,高高凸起的大山就像嶙峋的龙骨一栏,悬崖一如刀切斧劈般陡峭难行,此地的人们常称此类大山为龙骨山或者龙骨寨,这样的山地里少有人间烟火。从峡口往下看去,可望见滔滔奔流的长江水。因鱼池相隔石柱县城三十里地,相隔山脚下的西沱古镇也是三十里地。鱼池茅坡即居二者之中央。 童奇天老人送走了年关,茅坡村,整个春节里没有哪一家人热闹过一天。他只有四十刚出头的年纪就有了近六十岁的模样了,双颊颧骨高耸出来,带有严重贫血症状,屁股也显现出了他身架子的骨骼了,他有一双深深的眼窝,两个眼珠子很小,深陷下去基本上看不见眼球似的,只有一小黑点在胡乱地转动,他的头顶上有几缕明显的白发,胡乱地插在他的黑发之中,而且他那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蓄得老长老长。他今天实在是无法在家继续忍受饥饿的煎熬了,他塌拉地走出门来,狠狠地用手指甩了一泡浓鼻涕,手掌在那破旧门框前几年的烂春联纸上抹了几下后又走到自家黑木吊脚楼旁的水沟边,他两手在冰冷的水沟里洗了两下脸。经历过一个寒冬的思索,他已在心底下定了决心,他要亲自下山去,到山脚下三十里外的西界沱古镇寻访一姓“铁木"家族的大姓人家,看看能否找到一点儿对自己家有利的生活转机。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