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


2010-02-14 10:51:43  杨金彪  所属诗集  阅读5995 】

50个   

望月
080218
黄昏,我一个人在屋顶上嗅到炊烟的味道,有点呛人,但颇是亲切,因为我就是闻着它长大的。顺着它留给我的嗅觉上的踪迹,我不觉间很快回到了童年的许多高大树木的暮落。
“独上高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这里虽非高楼,却也算高处,那种临风怳然的感觉想必类同。而此时又是有风的。虽说早已过了立春,甚至雨水就在眼前,但冬寒犹厉,所以风也是冰冰的,并没有因为获得了春这个美誉而稍改冷肃之态。
枝影们在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交错着纤长淡黑的手指,静静的拥挤在一起,似乎有一些俏皮的窃窃私语,只是太微弱了,听不真切。我有点想加入她们的群落里,和她们交头接耳,但又担心:她们恐怕难以接受这么一个独立会走的短暂分子。我于是让自己的影子和她们交叠,在她们之间挤来挤去,悄悄的,无心破坏她们的幽会。
突然,桥头传来猫儿的一声嘶哑凌厉的凶叫。它的本意也许是敌对的、恶劣的,它可能碰到了老鼠、蛇、或者狗,只是夜晚太庞大了,那一声撒过去就失却了力道,再让风一吹,便淡去了,没有什么了。而且又是在村落中,不是在荒野或森林,根本形不成阴森恐怖的联想或感觉。至于犬吠和烟花的响声,更是这明亮广漠的岑寂夜晚的点缀了。
月亮已升的很高很高,皎洁清皓。没有哪一块世间宝物有如此宁静的光泽。或许因为还没到元宵,所以还没长得十分饱满,却也足够叫人迷恋的了。《诗经•陈风•月出》里咏叹的月儿,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容易对明月动情。《春江花月夜》之类的诗歌就不说了,连我也想学着《赤壁赋》里的苏子的模样,“咏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了,一时飘飘然的,完全忘了有附庸风雅之嫌。幸好这时冷风嗖嗖的割断了这缠绵悱恻之想,逼着我保护一下自己的体温。我知道,下到院中,仰首的度数也不会加大,只是站在屋顶,总感觉能和她毕竟是近了一层。我也清楚这不过是一个痴想,呆了一会,便一步一步走下楼梯了。“偱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虽说都是登高眺远、寒风扑面,可是王粲在《登楼赋》中临末的这种忧愁我却没有多少。他为“销忧”而登楼四望,我是无忧而仰首望月,结果自然不会相同的。

我的十一
071002
话说昨日凌晨从网吧于5点半左右走出来后,天色暗淡,心境凄清,路上行人无几,只见几个学生模样的小孩子或骑车,或步行,三两成群,行于街道之上.
找一个浴场,睡上一时,然后吃饭,理发,再回家,还是再去个网吧?哦,去二中的路.110多年前,我经常一个人从这里经过,兜着一铁锅书,那情景
今天,她和别人再不这么需要从这里经过了.哦.她也许回家了,也许今天才回.我也许应该去看看,等一下,说不定真就能
浴场,哦,不是,宾馆,不能.去哪里?不要理他.南照的走了.南照几点走?六点.哦,六点.在那边.上去吧,可是我不去理发了么?什么时候都可以,而且,不要当成滞留的借口.

你去哪里的?堆垛脸问.到桃花店叫我一声.桃花店?这都快到红星了,你到哪里的?她骗我的.我说过到60铺的,你怎么不喊我?好好你到小刘庄下,这么多人我还能一个一个的叫.睡着了,不知谁在笑.
清冷,白杨落叶,灰黄的土地,玉米秧的小堆,3年前十月我曾站在玉米堆旁享收灿烂的阳光.蓝色的炊烟.那日长江边上,柳树下,渡船上,看书的红衣服的小女孩,听到我的吟诗,扭头遥望的样子.有感而发,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唐人的诗歌吧.很切景.干枯的黑黄老头儿.陌生.以前我经过这里,但是没有也不可能怎么留意这里.此时却要做这里的一个等候者了.绿色的车,带反观镜,很熟悉的.阜阳-南照.停了.走不走?不是去那里的.去那里?颖上那边的.
一连4辆,竟都是
第五辆,我终于认命.到哪?60铺.我还必须从60铺转车回家,就那么8-9里.往常我还可以骑自行车,但是今天.把我气得七窍生烟的是,当我从去阜阳的车上下来,刚刚转身,就看到一个顶着颍上-南照的车转弯而来.又是两块钱!

早知那样,那时我就不那么急着打开手机了.是陈飞的短信.有没有回来?那一刹的感动让我回了个讲实话的短信.然后,便是赴王晨的喜宴.按说这是好事,但不要忘记,我可是一夜没睡,而且是站到颖上,而且下半夜又是上网,早已经疲倦之极.
吃早餐时偏又腹痛,痛又不敢言明.然后接亲,抓紧时间在颠簸的车上小憩,中午又不得不喝了几杯酒,然后去吐.
直到下午2点多才回来.睡到晚7点,醒来吃点东西,又睡,到今日凌晨6/7点. 


今天 


今天一个人来到颍上,没头没脑的,也不知该干什么才好。
哎,人生有太多太多的时光都被这样无奈而又无聊地打发过去了,明知道一日回首,将不尽惊悸,却是依然故我。
人生最怕就是这种虚耗。但是,有什么办法?
追求意义,可是意义象风儿一样,怎么也捕不牢靠。
个人如此,人类也似乎如此。
马英九在他的弊案一审判决无罪时候发表感想说:虚耗当到此为止。台湾不过蛋丸之地,当然代表不了全球。可是,世界历史的行程,一向是充斥着当止而未曾止的虚耗的,令人痛心疾首,无可奈何。具体的事例时刻进行着,这里又何必列举出来惹人心烦呢。小马哥仅仅是在深切的体味到一只鞋子大小的地面上的虚耗而已,哪里知道广大世界人生的虚耗不仅令人触目惊心,而且根本不容谁做“当到此为止”的啄喙呢。
贾宝玉不仅是感到了自己爱情的失意,自己家族的衰竭,更是借此看到了整个社会人生的痛苦与苍凉,于是才看破(更确切的说是看透)红尘,飘然出家的。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溕太空。其歌甚是寥阔,甚是高迈,甚是凄凉。
我不是他,做不到他那样的洒脱。但是,人生虚耗的本质却让我久久的深深的感到痛楚与无奈,往往悲不自胜,而又无可倾告,只能在半迷半醒里想起阮籍的许多咏怀诗。
 

凄艳的花魂 

2007-07-28 12:18
这是一种孤独的花,应该用凄艳来形容,犹如李商隐的无题诗。
在我家菜园兼花园里的几个角落,零散的分布着她们的生活小区。在碧绿的掩护下,一米左右的高度上,挺出她们那淡紫的花朵,娉娉婷婷,鲜艳异常。瓣儿窄长,有折皱,一般六个,花形犹如百合。花柄从土里伸出来,把这样几朵(2—7)清丽秀雅的花朵擎在空中。绿色是别的植物的枝叶上的。她们现在没有枝叶,只有令人惊诧的鲜艳,以孤零零的自己参与着这夏季葱翠繁茂的生命舞会,十分的美艳又十分的凄婉。极淡极淡的芬芳,象是从天外传来。我忽然觉得,那颀长如玉的柄上所擎的不只是一簇花,而是一簇“美麗而憂傷”的往事。一般而言,花期两三天,比昙花长些。全在七月中下旬,时而电闪雷鸣、清冷得晚上要盖一条被子,时而骄阳如火、汗流浃背、连狗狗们也直吐舌头的火梅之际。还记得,今年第一次看到花开,正是我的生日:7月15。而今日,我看见,最后一支花柄已经是光秃秃的了。我觉得这种花是我命运的一种象征,冥冥之中一定和我的某种生命密码相互关联。但是是什么样的关联,我却茫然了。
人们都叫这种花为:叶不见花,花不见叶。这八字很概括的描述了她的生活史和生活习性。初春,她会较其它植物早的冒出土,那是一簇鹅黄绿,两三天左右,叶子便达四五十厘米,纤长湛青,挺拔俊俏,一幅神采奕奕的样子。一两周之后,叶子便枯萎了,留下光秃秃的土地,直到7月的梅雨,花朵突然绽开。花谢后又是一片光土地,直到来年春季叶子再现,她们的存在才又一次表现出来。如此循环往复。这名字太绕口太长了,我想,不是她们的大名吧。
我有个很漂亮的网友,名叫曼珠沙華,她这样介绍自己:

曼珠沙華
第一次看到這個美麗而憂傷的名字,
便深深的喜歡上了它。
它來自法華經《摩訶曼陀羅華曼珠沙華》,
為天界四華之一。
傳說中,此花為接引之花,花香有魔力,
能喚起死者前生的記憶,
盛開在陰曆七月,
大片大片,鮮紅如血,傾滿大地,
復甦前生的記憶。


它又叫彼岸花,
彼岸花花開彼岸,
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
花葉兩不相見,
生生相錯。
相傳此花只開於黃泉,是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
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紅地毯,
人就在花的指引下通往幽冥之獄。

我想,都是叶不得见花,花不得见叶,可能是同一种花吧。只不过开花时间略有出入,颜色也不尽相同而已。相比之下,淡紫之于鲜红,可能是更为凄凉忧伤的,不知曼珠沙華妹妹是否亲眼见过法華經《摩訶曼陀羅華曼珠沙華》所说的那种花儿,若是见过,倒是可以请她来见证我家的这种是否同一种花了。
眼看着这极艳美又极孤独的花朵渐渐凋零,我的心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悸痛,却又滞塞在胸口喉间,不能流动为泪。孤独无形而无可破除的囚牢使我深味着命运的嘲弄、生命的残缺。叶不见花,花不见叶,或者说曼珠沙華,她们是极其艳丽的,却又始终是不完整的,她们美丽异常的花儿没有自己的叶子来陪伴,她们的生命一直充满无法排解的深深遗憾。 



寻找精神同族
070626
<尤利西斯>第一章里,穆利根嘲弄怀有民族情结的青年艺术家斯蒂芬说:雅弗要找一个父亲.
这不仅让我在直接性上去看看<旧约*创世记>中挪亚裸睡被儿子看到的故事,而且联想到<新约>中马太,马可,路加三个福音书都记载过的耶酥论信者皆为亲人的故事.
两个故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啊,我怎么会把它们"很自然"的联想在一起呢?我真是困惑了.
还是先说说挪亚的故事吧.他在方舟里躲过洪水之后,有一天在葡萄园喝醉,裸体睡觉,被儿子含(迦南的父亲)看到.含出去对两个兄弟闪和雅弗说了.闪与雅弗拿张毯子倒背着进去,给父亲盖上了。挪亚知道后,便祝福闪和雅弗,诅咒含,并涉及子孙后代。经上没讲原因,我想无非是含不能体恤父亲的名声和心情,而后两者却能做到,这里,主要是一种精神上的关怀。如果没有精神上的关切,即使血缘上是父子,也会在一种诅咒里度过。这还不触目惊心么?
耶酥所论的亲人,本质上就是精神上的亲人。一天,他在讲道时,母亲马利亚带着他几个兄弟前来,见人多,就等在外面。有人去向他说:你的母亲和兄弟来看你呢。耶酥对听道者大声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兄弟,你们就是我的母亲,我的兄弟!然后继续讲道。咋一看真是不近人情。但他实际上是在陈述一个真理,灵魂上的亲人可能比肉体上的更为切要。当然,他的母亲兄弟从《圣经》故事看在灵魂上也是他的亲人。这里是为了阐明此一道理才这样说这样做的,而他的母亲又完全理解这个儿子的用心,并没责怪他,几个兄弟虽初有怨言,经解释也冰释前嫌。这是一幅多么动人的灵魂相通的画面哦。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所谓“华夷之辩”,起初主要以血缘为标准,但最迟在唐朝甚至更早,就有一种“华面而夷心”和“夷面而华心”的说法,这是一种以文化而不是以血缘划分族类的标准,体现出在族群识别上的进步,和耶酥的信者皆亲人的论断真可以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明白了,把这两个故事联系在一起的逻辑是:精神的契合比血缘的联系是更为深层的联系,也更宝贵。
人即使天生不是政治动物,但是至少是社会动物。完全绝世而生活的个体是不可能的。俗话说人以群分,人是必须同群而处而不能独自生活的,“吾非斯人之徒也而谁与矣?”物质生活领域 如此,精神生活领域也是。确定合理的标准因而也就显得尤为重要,而且越来越成为一种很急切的现实问题。以家族血缘为标准,是最早的标准,后来还多了现实利害为标准,还发展出以精神为标准。从历史产生顺序来看,必然是先有物质上的关系再有精神上的关系,先有利害上的关系再有自由的关系。而且后者在历史起源上往往要以前者达到某种程度为前提和基础的。而后者在历史发展的环节中也就处于更高级的地位。确立和评价其价值的标准亦然。
马克思说,人吃饭当然是为了活着,但人活着绝不仅仅为了吃饭,人还要有更高的精神上的追求。不仅如此,精神不仅应该做为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准,如前所述,也应该做为选择同伙的标准。这其实也完全可以从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体系中推导出来,逻辑的中间点就是他关于人的本质的著名论述: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他和恩格斯的伟大友谊无疑是精神标准的一个最好例证。而且,我们看到,任何真正的友谊都首先是精神的,然后才是其它。恩格斯是给了马克思不少物质支援,但是这首先源于他们精神上的相知,而绝不是物质帮助促成了他们的友谊。管仲曾百感交集的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牙也!把知己者和生养者并列,和耶酥的信者皆亲人的论断真是极为近似!他们千古光照的友谊也是建立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之上的。
回到<尤利西斯>第一章。斯蒂芬和穆利根住在一块儿,都是年轻人,按说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不,同床异梦才适合他们。穆是个医学生,前途无量,胀话满口,不停的拿斯寻开心,丝毫不理解斯不答应母亲临死前让他为她祈祷的请求,而且还和推卸侵略历史责任的海恩斯(侵略者的象征)打成一片,不懂得斯对此人发自内心的排斥。“雅弗要找一个父亲”就是针对斯的民族情结的。在斯看来,天主教是侵略者的宗教,是他们(英国人)对爱尔兰人精神压迫的工具,母亲对它的信仰是不足为训的,他选择了坚决的反叛,所以会有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举动,穆则说他有邪气。他要寻找的是一位精神上的父亲。该书主人公布鲁姆正好要寻找一个精神上的儿子,二人终于各得其所了。而斯与穆则始而格格不入,终而分道扬镳。
人是必须生活在“群”(社会关系)中的,而确定群的标准最高的应是精神而不是利害。所以,寻找精神同族,成为我们每个人人生的大事。如今,我上网,发贴,其实也就是这样一种尝试,而和我聊得投机的,无疑也就是我所找到的亲人了。


往事何堪忆
070626
李翠桃红莺语乱,天高海阔月颊娴.望极春野晴云渺,魂梦原知是恍然.

多情难忘终需忘,对景无眠始忍眠.风静星稀梨影淡,山长水远玉碟圆.
若虚花月流波尽,子美风霜照泪干.明月知佳偏不赏,只缘惆怅缀心间.

这些都是几年前的作品了,如今看来,如残烛映窗,落月依云,感慨万端而又无以言说。那时那事,那情那景,历历在目,只是现今万事皆非,无法再回头,只能象是看前生的故事,时空的间隔已无可穿透,或者,竟然只能象是看别人的故事,噎于心头的这份悲凉,彻心彻肺的,无法排遣,却又是向谁也不能诉说,我早已多次的体味阮藉所表达的那种旷世孤独了,哀哉!
她还在上学,我也将重新上学。本来已经分在两地,虽是在一个县之内,已经由于不得相见而倍感遥远。现在分得更远。我再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我想,堕落吧,变得没心没肺,就会不再这么老想着她,不会这么艰难困苦的熬着,不会这么总是没精打采的象个病猫。这样已经太久太久,她也早告诉我我这样太不值。迪厅,网吧,练歌房,我尝试着,却不象那些人那么开心,那么投入,实际上,我更感孤独,更觉痛苦.我真的没救了么.记得她在三四年前的作文里写道,要让别人沉浸在她美妙的舞蹈艺术里"不能自拔".有点用词不当,她也还没学什么舞蹈呢,我倒真的是不能自拔了.而再也没联系的。她是不知道这一切的.我是喜爱睡眠的,常说能睡的人真是有福气.但来自灵魂中的狂燥一次次掠去了我的睡眠.我是不愿意整夜整夜的在网吧的.我的梦想是每天晚上10点钟能够呼呼大睡.
这几天中考,她一定在家里吧.我早想趁这机会到她庄子里看看,兴许见的着她呢.但是,这个想法终于成为另一个折磨的源头.种种美妙的相见场景在我脑海中放映 着,而行动依然故我.我在找种种可笑的理由为自己开脱,同时感觉到自己的矛盾和懦弱.不可救药!
我要远行.一位聊友曾这样建议.我不知道该向哪里去.走到哪里算哪里吧,反正本来也就没有目的地 



倾诉
2007-06-17 08:58
你离开了.
灵魂中的最甜最美被掐死.
太阳暗淡犹如得了痨病的猪肺.花草树木在风里进退失据.走与不走,说与不说,眼睛都看不到意义.那张否认青春的坏脸从六年前的寝室里伸过来,在我一旁狞笑.
车啸运不去我的烦恼,佛祖指派它们来让我生受,天地万物瞠目结舌.
我站在岁月大门口,任凭你们描述.
在思想的履历表上写下泪滴,可是大丈夫的所为?
你的离开却已着实将我打倒.生活被我的可怜所拥抱.雷电在灰色的幽静里震裂了我的什么?

花期过后,世界一片衰飒.
你每一次经过都会留下目光么?我并不知道.就象你并不知道.而每当知道,你占据的都不只是我的眼睛.可是这个凌晨的梦中,却不是你:
西北的巨厦里步出两位女子.广场忽明忽暗.乌蓝的天空悬着稀疏的星星.她们其中一个竟然是光头.哦,当她扭过脸时,那一头飘洒飞扬的秀发是雪一样的皑皑生辉.那是一朵玉兰花一样隽逸清丽的面庞,只有梦幻才能创作出那么完美这么迷人的容貌.虽然遥远,却不减丝毫吸引.哦,原来是一瀑黑白相掺的头发,她苗条的体态是充满活力的,有如波浪那般富于魅惑.西南,她们又沿广场转向东.西方,那最亮的一颗星星拖着长尾巴,闪烁着耀眼的莹莹绿光.她的白衣不知怎么成了黑衣,背向我,她们洒脱的迈进一个铁栅栏围住的大院子.那道黑色的瀑布中有几缕银丝偶尔闪闪发亮,刷,刷,我都听见那几丝闪光在空中抖动的声响了!别具滋味,动人心弦,戳挑着"最后"的情愫,留下我一个人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由西而东,由东而西,对着那颗长了尾巴的星星发呆.她们会再次走过来,成为我搭讪乃至攀谈的对象么?那座院子是我控诉的目标,私情的法庭上,它被要求吐出所吞噬的所有的人.而此时,你又在哪里呢?
我谨作证,这人头攒动的广场是无比寂寞无比荒凉的,你究竟为什么要躲得无影无踪呢? 




品味孤独
一个人走在炎热的城市,人流中挤来挤去的,深深的感觉着绝世孤独的滋味.
是的,我们的肩背偶尔会相互碰撞,我的肘有时会不经意的挨到她的胳膊,你的裙角也会在某一个时刻简直是难以避免的刮到我腿,如是等等,不一而足.可是,所有这些又能怎样?肢体和物件的接触一点都不能解除我们的陌生和淡漠,我们都早已对此习以为常,已经迟钝的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我们是互不相识的,即使我们相互遇见,甚至在物质方面有了种种关联,我们在内心世界完全是两个孤岛.正是由于我们对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接触都变得习惯而无动于衷,所以,我们之间的隔膜就愈加可怕.因为,我们没有打破心灵之墙的武器,甚至从不去想我们其实需要这样的武器,需要一座连接灵魂两岸的桥梁.于是,这些本可以成为可能性的偶然的或难免的接触,竟然不能幸免的成了加厚我们心灵之间的隔膜的,从而使孤独具有了令人绝望的力量.
于是,在摩肩接踵的街市上,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们只感到是和一些肢体在一块碰来挤去,内心感受到的则是这酷热中深不见底的凄凉,孤零.

王维自在的欣赏一种孤独的人生境界之美.
寂寞在他那边不是一座令人窒息的囚牢,压抑生命的炼狱,而是一幅富有宁静恬秀,清逸雅致的山水田园画.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多么自得,洒脱!羡慕他参禅而得到的那份明慧空静,那种自足潇洒,也许,在世人皆"荃不察余之衷情"的时代,最明智的生命意向选择就是象庄子,陶潜,王维他们那样与自然溟一,"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吧.呜呼噫嘻,我知之矣,悲乎! 



凝思深夜
070607
凝思深夜,却没有一缕清凉吹拂我的心,
夏季的夜晚,这么燥;城市的空气,依然这么污浊.何况,还是在鱼龙混杂的网吧!屏幕上显示着2007年6月7日0时28分.我一个人,来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一个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来到的这个角落,这样一个深藏在一条小巷里的一个网吧.而几个小时后,天亮了,我就会拖着疲倦的躯体离开这里,并且会忘记,甚至今生今世也不会再来.哦,有多少个夜晚,我已经如此度过?我敢发誓,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孤独逼疯了我.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不为什么,不来这里便会到另一个这样的地方.我无处可去.而这也正是我的精神状态的象征.我的灵魂已经流浪太久,太久,早已经疲惫不堪,早已经厌倦懈怠,可是,却没有什么能使我脱离这场可怕的大漠孤旅.没有.我只得继续流浪,继续找寻,漫无边际.四处是海洋,是荒漠,是栏杆,是牢房,是绳索,是把握不住的机遇的空气.干渴,困顿,却不能止息我的行走.我必须带着伤痕迎接所有的歧视和鞭策.太阳和月亮轮流给我的神经上绞刑.我经历的大地是一派泊在炎热中的冰冷坆场,腐烂的气息掩埋着我的感觉,我的情怀.
看不见星星.诗意的世界早被现实的毒箭射死.于是,焦躁,绝望,嫌恶,痛苦,无奈,哀伤,憔悴,波涛汹涌的冲涮着我的内部,象是霓虹灯闪烁的KTV中罪恶的狂欢,让我认识了自己只不过是命运的一个执拗的玩偶.
那些单纯而美丽的蝴蝶是怎样被欲望掐死的呢?我的步调是这样燥乱,急切,象一个醉酒开车的人,不能配合这个温热又暧昧的夏夜. 



一点感想
2007-06-05 13:57
这两天过得晕头转向.监考,阅卷.上课.自己的,代别人的..而今天猛的一闲,却又不知该拿自己怎么办了.没有真正的轻松.因为还有一些事压在心上.但是,心灵暂时选择得过且过.因为那些事不是一时解决的了的.所以只能让它们在暗处,在不远的远处挖空自己的安适,而让心理在苟安中得享一时清闲.生命给我们以巨大无痕的悲剧,我们永远摆脱不了危机的纠缠,只能暂时拼命的脱一时之难,而无数的难题就在旁边笑呵呵的等着你,等着你在时光和人事逻辑的流里自然而然的投入它的口中.就象时断时续的青春痘,对负一茬,再来一茬,永远有你烦的.我们简直应该放弃对人生苦难和悲哀的根本解决,应该不要梦想对世界人生心灵之痛妄想一劳永逸的清除.而现在是安详的,安详的底下满铺着尖锐的刺和蛆虫.最好的对策也许只能是装成没看见,享受它们还不能直接干涉的暂时.否则,我连一日的暂时也要投到为未来的忧愁思虑中了.记得耶酥说过:不要担心明天吃什么,穿什么,明天自有明天的难处,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他还说:你看旷野的百合花儿,即使明天就要凋零,今天还是打扮的比所罗门还要华丽.也许只不过是在无奈中,我忽然发现,耶酥说的真好. 




今天是五月最后一天
070531
今天是五月最后一天.
阴天.一个人无所事事.躲在学校的微机室里.里面很热,外面凉爽.我真是自找苦头.我想记下自己的心情,心里却莫名其妙的乱哄哄的象个马戏团,各种各样的想法诱惑着我,使我左右摇摆,犹豫不决.我明白我是个怎样可笑的人了,哼.
我该做什么,才是向幸福的方向飞?
历史门口的巨大问号.
偶尔,一缕凉风透进房间,也许,我该什么也别想,一个人到刚刚收割的麦地里看看那些亲切的麦秸,扎疼过我儿时的脚丫丫的麦茬.
明天就是六月了,我彷徨在电脑酣睡般的嗡嗡声里,阴云下鸟儿的歌唱声里,还没有关于新的一月的任何主意,而时光的飞驰却正在呼求一个主意,免得将它白白浪费掉了.对不起得很,时间小姐,我还是无所适从.哦,那一直吸引我飞翔的蓝色的梦幻都哪里去了?
被抽空的感觉. 



毛毛
070227
许多年以后,甚至于70年以后,如果我还能在人世的诸多劫难中幸存的话,毛毛,我还会时时想起你的笑容,茉莉一样洁白明媚的笑容.
在刚刚经过的小巷里,看一眼脚下斜向你那边的街道,我暖暖的想:那边有个毛毛.我想当时我的嘴角眼梢肯定都漾起了甜美的笑,只不过在黄昏的暗淡里,没人看得到而已.因为那时,毛毛苗条的影子浮现在我的脑海,还有 她中午的笑.
她的脸略窄而圆,白白的,笑时两只眼睛象两颗黑水晶,莹莹闪亮.一袭黑衣.
而她才是一个小孩子,我猜你可能还在上初中吧.

我们年前可就认识了哦.
那次中午我先是到一家以前有点小矛盾的饭店,结果那家说得等,问等多久,说没准儿.于是又到十字路边的一家格拉条店里,可是人家生意兴隆,同样顾不上我.这样可就很偶然很必然的认识了毛毛.
看着慢吞吞走来的我,你恐怕不可能猜想到我是经过那些曲折到来的吧.命运好象非要把我推到你的面前,又非要让你闯入我的世界似的.我往东走,走过几家饭店菜摊,长发飘垂的清丽可人而又勤劳孤独的毛毛立在我的视野里.当然啦,那时我并不晓得她叫毛毛,只是瞧见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自己一个人在压格拉条.太妙啦,那边等老半天也没吃上,这边却 ``````
里边有个老婆婆,叫她毛毛,估计是她的奶奶吧.
她们谈论她下午给谁送鸡蛋,她说不想去了,送到那边该碰坏大半了,老人则从理性\习俗的角度说明她必须去.我记得我还插嘴呢:你应该到那儿再买.你说:都买过了.我说:自己用,到那边再买一份.俺吃不了这么多,你笑.后来我也就不说了.
自那以后,至现在,乃至很多年以后,我都是时时想到乍见你的惊喜.

第二次相见,我去跟你说什么的时候,你还跟我害羞呢,头一扭便往里面跑,话也不说一声.呵呵

今日中午,也是你给我调的,端过来.我也才知道你还有个姐姐,叫宁宁.你们俩在那边玩.我吃好时却只有你一个人在.我理所当然将钱递给你,就在那时你冲我一笑,我也是``````小人之交甘如饴,我很愿意做这样时刻的小人.
黑夜,世界并未停止它狂欢的喧嚣,而风在我的耳边萧萧的叹息,凉凉的,象是我的一件心事.独自行走的人是高傲而痛苦的,而风的叹息是忧郁而哀怨的``````我整个被命运投在一片凄凉冷清里,久久不能突围.只有小毛毛那一朵鲜美的笑,使我有一些温暖的感觉.许多年以后,面对镜子中苍颜白发的自己,我将会品味而且感激你的和悦姣美的笑,小毛毛.
是你使我在对时光刻刀残酷刮削的惊惶中找到了一些青春的感觉,那感觉很美.
“许多年以后”,哦,这<<百年孤独>>开篇词式的告白,也许可以帮我逃离那既极具诱惑力而又极其可悲可怖的百年孤独.

望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独鹤于飞 114.100.28.122     2010/2/18 9:53:29     2 楼

  •   查实 114.101.3.120     2010/2/17 22:31:5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并问候朋友新年快乐!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