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佛寺的古银杏


2017-12-04 11:15:52  漫岗秋叶  所属诗集  阅读133 】

50个   

万佛寺的古银杏

打从童年起,我心中一直有着对银杏的偏爱,不仅喜欢它那可以用来吃的,名叫“白果”的果实,更喜欢它那挺拔苍劲的身姿。阳春三月,百花争艳,苍苍古树也毫不逊色,枝丫上疯长出翠绿嫩黄的新叶,悄悄地为古树披上了一层绿纱。它那美丽的叶子,就像一柄柄梅花形的小彩扇。夏日里,满树葱葱郁郁。可能是树大招风的缘故吧,绿隐蔽日的树下,总能带给人们一丝凉意。
在那特殊的年代,故乡许多历经沧桑的古银杏不复存在,每当想起它们,我心中都会隐隐作痛。尽管我现在生活的这座城市里,无论是公园、校园、街道、居民小区,还是河桥畔,绿化带,你不用刻意寻找,银杏树就会与你不期而遇,到处都是银杏靓丽的身影。但我却喜欢到寺庙里,去寻觅已属稀有的古银杏。
十一月末,我独自来到罗江万佛寺,这已是第N次前往瞻仰这颗近两千年的汉代古银杏。这颗银杏树高三十三米,胸径十三米,树腹已中空,形成的树洞可置方桌供八人品茗。其主树干已干枯,至少这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明代紫柏和尚有诗云:“有实无心事最真,难将此语对旁人”即可佐证。
在这晚秋季节里,成团成簇、密密匝匝的树叶中,有翠绿、有青黄、有浅黄,更多的是金黄。上午从寺庙顶上升起的阳光,照耀在古树的上,犹如满树浮金,微风轻拂,比阳光照在水面上那粼粼波光更美丽。寺庙里的殿宇、灵塔交辉其间,僧人信徒穿梭于树下,给这里更增添了几分肃穆的气氛。
据说这颗银杏树曾多次遭雷击,最近的一次雷击引发火灾,苍老的树干留下了焦灼的碳迹。然而它奇迹般存活下来了,迸发出了新枝。虽然这颗主树干早已失去它当年的风华,却以救赎的精神,引领小苗从地上爬起来,恍惚在向子孙们鼓励道:“站直喽,别趴下!”。而今左右峙立着两颗青春焕发的参天银杏,树干亭亭,枝叶繁茂,树龄少说也在五百年以上,周围并长出一丛丛年代不同的新树,犹如子孙繁衍,相偎着慈母。我相信,这正是经年沐浴在晨钟暮鼓,袅袅经声氛围中,这颗古银杏它才能从容地面对死亡,同时又具有那普度众生的慈悯情怀。
银杏树没有什么索取,无论是荒郊野岭,还是不毛之地,它都能繁茂地生长。它以扎根式生长,使它的适应性强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与那些过于计较生存环境的树种相比,更彰显出银杏树品格,它种下就能活,不需要专门的照顾和打理,像野孩子一样好养,经得起风吹雨打、雪压霜欺,经得起岁月沧桑的磨砺。这要归功于举世罕见的遗传。远古的冰川时代,没能完全毁灭银杏树。有的在美丽的化石中求得永恒,有的存活于世,成为不朽的“活化石”。
在这颗古老的银杏树下,我思绪翩翩。万紫千红的春天里,它用青涩的年华,孕育出深情的姿颜,把痴念蔓延在生机盎然;火热的夏天里,执念的初衷不变,那充满爱恋的心扉,伸展成心形的模样。它阳光着、微笑着、幸福着,深恋着;在收获的金秋里,是它用春的温情、夏的火热,在叶脉上撰写着一卷诗行,将爱恋化作一遍金黄。它用岁月芳华把秋色装扮得旖旎斑斓。而待到蝶叶翻飞,黄叶满地的时候,你又开始孕育着新一轮盎然生机。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36.102.210.105     2017/12/4 12:45:2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着【万佛寺的古银杏】之佳篇。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