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情歌2018诗选(上)


2019-01-13 16:03:43  杜牧野  所属诗集  阅读2974 】

50个   

牧野情歌2018诗选(上)

杜牧野

◎幸福的灯光

一盏灯的慈祥
渗透了各个角落
包括被染成暖黄色的空气
空气中浮动的回忆、怀念……

假如此时
谁吃着一罐温热的黄酒
看到一双酥手
正慢慢拨动红泥小火炉的火心!

神思里,一盏灯的光华
恰巧就照亮了幸福前程……

2018-01-10

◎黑白分明

看不见它的四围
谁知道它的触须伸向哪里
一块绵密的长纱落向大地
它就是无极之夜——
正用慈母般的手掌
抚慰大雪覆盖的村庄
方的圆的古堡、屋子、巢
不同形状的丘陵沟壑
处于寂静无声
至此,人间景象黑白分明

2018-01-10

◎孤单和清贫

一些青烟绕上古柏
一只喜鹊的叫声在林里飞
但看不见雪被打落的动作
看不见寂寞表情

黄昏迎面而来
痕迹深浅不一地留在身后
一串触目惊心的脚印
孤单地踩疼这个世界的孤单……

孤单也就一只麻雀大小
而埋藏谷子的深度
已超过一百只麻雀的深度
现在,它不得不回窝
眼望山外,安守清贫……

2018-01-10

◎反省之一

让我双眉紧锁的:
是一日三餐、家长里短
积攒了这些年的鸡毛蒜皮
都变成了满脸皱纹

生儿育女,成人成家
侍奉双亲,送老人“过山”
挖地基、垒窝、筑巢……

把骨头锻打成铁
把血液熬煮成粥
有些泪水不能在人前流出
非得在腹腔里憋成火

记不清多少个夜晚愁得
睡不着觉,于是一遍遍
用一句话为自己解脱:

“房是招牌地是累,
攒下银钱是催命的鬼!”
幸亏我是个穷人啊!

◎反省之二

我能喝西北风长大吗?
能吃糠咽菜还很快乐吗?
不,不。我越活心肠越小
小到每次想起给了我生命的人
他们早就没命了
脑袋一下子就会一片空白

那些堆积了几载的话
如今说给谁听?
一筐一筐地烧着纸钱
能算是回报吗?

◎反省之三

想想这些年变老的原因
不外乎就是浑身竖满尖锐的刺
内心藏着很大的“小”
不原谅自己,不宽容自己
从没认真解放骨子里的“自私”

很旧的我,多么怕伤自尊
为不受伤害我要增加多少“伪装”
花多少时间和精力来包裹真实

相反,一颗牛大的石头挡住去路
我却从未想着变通一下
把它变成以后生活的基石

石头就是石头,我只认这个死理
于是乎“苦中作乐”的日子
已经所剩无几了……

◎反省之四

抱着女儿给我生的小外孙
不用看,我都晓得我的笑容
有多乐呵、温馨、慈爱、傻

终于熬成爷了
可我突然醒悟
自己变成怀里的孙子多好啊!

我得认真反省
仔细回忆爷爷奶奶在世时
是如何给我当孙子的
父母在那么困难的年代
是如何一把屎一把尿
把我拉扯大的……

2018-01-18

◎思念是一种生存方式

思念是长期性的,我知道
这一生为了生活,聚少离多
这条路口,常让手空着等待
——空空的来路

因为等待
眼睛饥渴、焦虑、焚心
无声的思念,折磨着你的无声
永久的不死的希翼是
永久的伤和痛的生存方式……

2018-02-10

◎幸福的滋味

大年初二
刚出月子的小外孙
就来给我这位姥爷拜年!

看着怀里的小月娃儿
我惊觉自己已经是一个
软五十岁的半大老头了

今天才发现
人活着无论付出多少
都感觉不到是在付出
而只想着干什么都是
人活一世的本分和福分……

8-02-16

◎我是刀还是草

写一把刀,只需一个动作
出鞘,杀了西北风
入鞘,痛饮这碗浮满春色的酒

刀这一生:远小人,近君子
醉卧江湖,快意恩仇
天天佩在洒家腰中
所以别看我老:老是老了我的胡须
没有老我手中的宝刀

而写一棵小草,就要和风细雨
让她的芽既嫩又饱满
轻轻就那么一顶,破土
不被风割伤一丝一毫
她惊奇于我的笑脸相迎
然后,我花尽整个三月的心血
让她慢慢长高……

就像我写的其他字一样
我不能让她觉得比别的字矮半截
但也不能高出别的字

一棵草如果例外地高出草的世界
那她的生活在同类中就不好过了
不是被牛羊先吃掉
就是被刀先割掉

所以就连草也要懂得,低调
再低调,活着不易啊!

写到这里,我真想大声骂娘!

2018-03-16

◎你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我的心房

你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我的心房
心房窗明几净,有蕙质的素兰
有灿烂年华里初恋的诗笺和伞

炕琴柜中全是你芬芳的衣裳
古时候的桌椅板凳檀香味依旧很浓
此刻门敞开胸怀,拥抱东山的太阳

厨房里有身影来回晃动
把这个春天的早晨弄得叮叮当当
把我用木桶挑来的三月的泉水
倒得哗啦啦响……

我俩在一起生活快三十年了
如今你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我的心房
你在不在,满院子都是你的音韵
例如桃花的粉,杏花的红
蝴蝶和蜜蜂追逐的都是你身上的温馨

现在我的沧桑也变成了坦然笑容
笑对尘世的风给我刻满一额头皱纹
笑对你不在时我内心深处
一根风筝线一样颤悠悠的牵挂

所以你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我的心房
心房里横着一条很长的路
它通往来世依然没有尽头……

就像如今我们的满头华发
满眼的深爱和慈祥的脸颊
都让你我晓得:儿女们走得再远
也一样,走不出我们的心房!

2018-03-29

◎心 雨

点点的滴,点点的滴,点点的滴
我努力地营造一种氛围
——往回来走的路上
雨一步一回首,雨一步一回首
点点的泪,点点的香,点点的凉
莲藕的裤脚,小河弯弯她有套
点点的手,点点的丝,点点的伤
一褶一褶的荫绿,一左一右的腰
慢,思索着凉,扭的不忙,扭的不忙
相思泪,香腮香,三千青丝长
酥手捋着辫梢,星眸沉静,莲步轻移
蓦又一回首,雨往前走,回去的路上
关河渺渺清水悠悠,心上无离别之恨
雨在回去的路上,只有点点的疼
雨却感觉不到人情世故的冷
人心难测的冷,人性险恶的冷
横竖撇捺的山川河流,坑洼的阳世凡尘
凉凉的氛围凉凉的你
死了几回回没死成赖活着的我如漂萍
凉凉的点绛唇,凉凉的百褶裙
细细的骨头美好的人
点点的滴,点点的滴,点点的滴

2018-06-03

◎我喜欢青檀

我喜欢
生活在伏羲创造的甲历和四季中
喜欢生养你的仇池山顶的风和景
喜欢青檀树下清清的凉荫
以及站在凉荫里俯瞰西汉水的美人

甲子记载岁时,日月更替黑白
而我,突然想起今天又是你的生日
算算已是第二十七次给你过生日了
从父母给你过了二十次生日以后
你便成了我的公元纪年……

是风,吹开你身上的春夏秋冬
吹开柳芽、芍药、雏菊、雪花
吹起裙摆、汗衫、手帕、长发
是风,又次第吹灭风
吹灭雷电、秋雨、寒霜、忍冬
就如火,把枯草烧成灰
灰藏起身体里的青春和爱情
水悄悄浇湿土地的宫房……如此轮回

一棵青檀,她生在了夏朝
今天是我给你过的第二十七个生日
仿佛这生日我已给你过了两千七百年
我的祖先在夏历中开枝散叶
一直到公元一九九零年代
我奶奶还一声声念叨着:今儿个是——
夏历年五月初一;今儿个是五月十五
初一十五敬菩萨是老人家铁定的规程
更何况夏历五月初一是她曾长孙的生日

在陇南、西和、落霞寨,如今
先人们都已回归了甲历和四季
像鸟儿像树叶回归了青檀
我却还留在一天变一个样的新生活中
可我还是喜欢回到伏羲女娲身边去啊!
还是喜欢甲子记载岁时,日月更替黑白

尤其今天——夏历年五月十四
是你的生日!我就喜欢在青檀树下
还像古时候一样采些野花
编一个美丽的花冠为你庆生……

2018夏历五月十四

◎我想回去

我想回去
回到我生活过的那个年代

有种说法是:
一个春夏秋冬乘以几十个似水流年
等于多少我的沧海桑田?

经过那么多人间村庄
走出那么远——现在,我想回去
回到懵昧不知衰老的年龄

那里有马鞍架式的木屋
炊烟和头顶的天一个颜色
古朴和旧日子一个颜色
例如瓦蓝的白天,幽蓝的黑夜
祖宗的牌位穿着青布衣衫……

是啊我蹲在卧牛式的土坯墙下
看一本先人留下来的线装家谱
生宣纸的体香很淡
如明清时早晨的味道

早晨,我目送她去泉边挑水
泉是青石和白石围砌的
青石白石的倒影堪比她的眼睛

离泉十几丈远的地埂上
野鸡的叫声单纯如一个词
甚至就一个字,它踱步朝前
前方有玉米林——
有已经能藏住身子的爱情
朝左看,林边一长溜野丁香
像一段河铺着……

我想回去,看那
只在记忆中偶尔疼醒的河
河里永不凋谢的浪花
丁香一样举着浪花的伊人……

而黄昏她荷锄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清风已把她的汗香送入心脾
我右手握《诗经》,站在门之东
踱步,翘首,等、等、等……

2018-07-08

◎雨 殇

燕子躲在檐下静静望着北山
北山上一股股大雾,恶着脸
这种表情持续多日,经久不散
而面如锅底时则雨如竹戳……

二十多天了
雨已把这小地方的天气预报淋得
一片阴郁、忧疑
连它们的声音里也充满潮湿和泥泞

想趟过河的二弟眼巴巴瞅着对岸
那些叶子已被雨水注黄了的半夏
他满怀的希望也随着叶子渐渐黄了
那藏在地下的籽实如泡涨的眼睛
一颗颗,一颗颗……谁此刻流着泪
是老天吗?

戊戌狗年——
盛夏的心情在农历中幽暗不明
小暑已走过陇南、西和的山地
没抢收回来的麦子还站在雨里
像蹙眉皱脸等人的我的兄弟姐妹

我看到,它们的头上又生出绿芽
这些返青的乱糟糟的头发越长越长
我看到,本来即将分娩的麦穗
腰身正急速变瘦,肚子愈来愈瘪
吧嗒吧嗒的泪珠一个劲往脚下掉
田野里哽咽如刀,啜泣如雨……

不停下着的雨背后可能躲着
我的母亲、三婶、还有布谷
不停下着的雨——
已让收割回来摞在场里的麦垛
伤风感冒,高烧持续不退
并且全身霉变,绿毛丛生

我说亲爱的老天:到这个时候了
我省略掉洪水、泥石流、等等废话
你既然能从天空把乌云搬来搬去
把闪电当鞭子一样往我心上抽
而现在却怎么不能给我的父老乡亲
搬来半个月亮和几颗星星——

哪怕只用一个星期也好啊!
好让我的农民兄弟把养活人的粮食
从黑暗的庄稼地里搬运到一片光明中

2018-07-10

◎煮茶吟诗

早晨起来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喝茶
西和人用黑砂碎罐煮的那种
我是有茶瘾的先人留下来的一个子孙
所以每天清早五点四十或六点过点
便洗漱打扫,然后盘腿曲膝坐在炕上
开始煮茶。老话说得好:
一顿饭不吃能行,一罐茶不喝绝对不行

一盅一盅,青花瓷的杯子
精细的一次只能盛一口出一口的杯子
像极了会过家的我那很有韵致的女人
慢慢品慢慢饮,慢慢啜生活里的甘苦
以及亲人手上接过来让过去的疼爱
温情!这里无须浅尝辄止,这里是家

家的一切含义都能煮进一杯茶中
一年四季,无论早茶晚茶
我都继承着伏羲女娲的美德——
你一杯,我一杯,夫唱妇随
如八卦中的“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这时,我恰恰于一杯茶里回归前秦的风
播种的人随口唱诗歌,歌枝头黄鸟轻鸣
在田埂上,有桃之夭夭,有青青子衿
又回到风华正茂的年龄: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悠悠兮是我青春的心……

有了桑叶和蚕,我俩已开成并蒂之莲
那天午后,去看老伯手工捏制陶罐
旺旺的木炭烧出精巧的黑砂茶具
每一只肚儿圆圆的罐罐都像农家妇女

所以家的一切含义都在一杯茶里
离开故土,客舍青青柳色再怎么新
我都是流浪了几千年的穷诗人
哪怕我已回归唐朝,去长安某处酒肆
喝醉了挥毫墙上题诗,骂那弄权奸臣
酒醒后都犹如屁拍凉水……

还是缓缓品茶好
日子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会过日子的人都把日子过得细水长流
风生水起,水响磨转,小桥流水人家
这跟会吟诗的人一样,返璞归真
去前秦、大唐,自由歌唱——
不要一分稿费一枚铜板,更没地发表
太好了!我终于能在风中千古流芳……

2018-07-11

◎心灵牧场

把我的苍茫研成墨
在心上绘一幅画卷
遥远的牧场如一首豪放的歌
随风荡漾,芨芨招着小手
一只只绵羊由远及近

河水清清,流过高原双峰
夏天把瓦蓝驮在背上
炊烟下站着故乡

黑牦牛缓慢地走
像个壮硕男人
蹄子把青草从梦中踏醒
露珠滑下手心
有女人喊疼,疼啊!

谁把粗犷交给五月的格桑花
弯刀背对群鸦
胸膛失火,从两肋穿过
我的苍茫对着你的辽阔

一条马鞭由远及近
望见了罗布林卡
一根发辫,一句细长情话
通过狭长谷底,在逼仄尽头
我碰上了卓玛!

2018-07-13

◎我喜欢小脚女人

不会写诗,但能看懂诗的心思
当然了,你不单单只这一个优点
例如你的小脚,小巧玲珑

所以我喜欢小脚女人!强烈排外
特别地害怕阿尔卑斯、羊和女巫

我曾一度沉缅于斯蒂文斯、海德格尔
在茫茫雪域,安静的白色世界
在诸神远去留下的一串脚印中
我第一个想到的生灵就是乌鸦
人性如鸦,不动,像一个感叹号!
死在雪中,死在内心
和尘土的寂寞和我的孤独一起

还有卡罗莱纳,血色黄昏,燃烧的头发
篝火疯狂舞蹈,野鸡在毒芹丛中鸣叫
记忆走过田纳西,而君临四界的是山峰
的确不是诗人、苦行僧……

我庆幸于我的偏见、执拗
我没有被西方的语言和宗教蛊惑、毒毙
更没有意淫、自慰、颠倒、迷狂

从崇敬三皇五帝到喜欢小脚女人
我就独爱民间的风
披着诗经的蓑衣从前秦一路走来
趟过唐诗的河,在宋词岸边蓦然回首
我看见李清照还淋在秋雨中

拿出黄手巾为她擦去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陪她三杯两盏淡酒
余却沉醉不知归路——夜色已密稠
轻解罗裳,看其独上兰舟
等一行雁字回时,月已满西楼

梦醒!却忘了为她擦去水珠、泪珠
空叹花自飘零水自流……
我突然就很喜欢这个小脚女人

喜欢小脚女人,她像青石谷底的兰草
像老泉旁边的睡莲,恍如菩萨在上面
她是夜晚二胡头顶的弯月,走在乡间
带子宽的小路,小路一直绕到我的眼前
嫘祖和女修手捏桑叶
身后跟着大片大片的苞谷林

黎明时分,东方黛青,我揉揉太阳穴
看到我的小脚女人早已起来打扫院庭
朦胧身影犹似晨光,温暖又清新
她呀!不会琴棋书画
但能看懂诗文,并且通晓律韵
才下眉头,她是贤妻!
又上心头,她是良母!
脚虽小,心中却走着很大的世故人情

2018-07-15

◎夫妻关系如水火

堵了一个春天半个夏天的水龙头
今天突然通了,有热水了
也就是说:之前需要热水时没热水
洗了好多天的冷脸

脸盆上的水龙头泾渭分明
跟夫妻过日子一样
分水岭把火焰和海水分开
需要热时用热,需要冷时用冷

而人生之春秋
都要阴阳结合冷热搭配
尤其人到中年,尤其夏天冬天
谁也不敢轻易犯水火不容的错

谁能够把水火搅拌均匀了
把日子过得温温和和有滋有味
那才是这一世真正的能人

◎白云的苍狗心情

戊戌年夏,连续下了近一月雨
白云和它的哥哥变成了苍狗
望着天空和远方——
白云以上还是空阔的空旷
远方以远有更大的寂寥和迷茫
此刻,连地上的人都是苍狗心情

初伏第一天,老天慢慢睁眼
如反应迟钝的老汉,装一锅旱烟
田间地头立即有了干草料味
黑乎乎湿气缠身的炊烟顿觉一阵轻松
舒爽的身影很快高出了屋檐几重

接着,老天把一卷藏在门后的蓝
拿出来铺展,气色还有些淡
白云里夹杂着少许灰暗
犹如病人脸上露出的慵倦

时至中午,它们才把这些体内的灰
过滤出体外,像病把痛努力挤出病灶
像经血排尽垃圾,抹布拧干脏水
然后这些白白的云朵
才有了上街赶集的心情

◎今天六月六

今天农历六月初六,入伏第二天
按照习俗,我早起,打开门
发现眼前的葡萄架已撑起一片晴朗
低沉的情绪顿时散开明媚阳光

我转身进屋把一摞书抱出来
它们的过去和故事情节已有些发霉
尤其诗文里的思念,还在雪地流连
爱情的一件棉衣,领口都脏了
即将要被眼前的新生活弃之如撇履

说到履,这双已开胶的鞋
更应该被六月六这场大太阳暴晒
晒死藏在它体内的各种细菌
然后让修鞋匠好好针锥缝补一番
人活几十年,走路千千万
有一双好鞋,后半生会过得更加安然

◎然后晒晒心

六月六,晒完诗书画
把锅碗瓢盆也要晒一下
它们是日子里最实在的部分
把床单被褥枕头枕巾晒一下
它们不但藏着至关重要的生活经验
还有更感性的一些事物……

例如时不时分离的两只手
两个怀抱!出远门越走越远的牵挂
从半夜流到天亮的泪、脸
你还不得在晨光中晒一晒?

接下来晒晒亲人们的关照
如今的生活,绕膝的子孙……
可晒娃!可秀恩爱,尤其年轻人

再接下来
把没有敌百虫敌敌畏年代的虱子跳蚤
翻出来,扫下炕,挑出门外晒晒
把旧时光里的旧城根之恋拍打拍打
把旧忧愁旧怨恨旧垢痂旧风尘抖抖
还有躲藏在半夏地里的大毒虫小毒虫
赶它们去遥远的石山旷林

回头,把这些年储藏的一颗颗
阴暗潮湿的心,拿出来翻里翻面晒晒
以防以后和它们打起交道来
这些心更容易霉变、发黑、坏死……

最后,我把自己整块搬到楼顶
也好好地认真地晒晒……

2018-07-18

◎诗神打着灯笼走在路上

是继续前行,还是回家?
我们一直在路上——
所以安静,让心坐下,面对灵
让心灵去寂寞中翻山越岭

累了,就地小憩,听木兰破瓜
魂魄一瓣一瓣生出嫩芽
淡淡的疼,丝丝幸福中
你还会感觉孤独吗?

那碧水长天,落霞灿烂
从远山看过去还是远山
这渺渺尘世,真正孤独的人
才去茫茫人海寻觅真正的孤独

所以草母探头,地皮裂隙
蟋蟀拨动单弦,那是它的琴
夜深处,诗神打着灯笼
照见了我睡在绿草地上的心

心野边缘有小树林,细叶婆娑
如一个个动词挂在微风中
幼小黄莺爬出鸟窝
鸣叫单纯如一颗颗汉字

不远处站着一首诗的标题
站着黎明,即将到来的新生命
在曙光上打坐——
听下一个今天,在海面破冰

又一年夏至的青稞破了羊水
我的魂魄再生喜悦
淡淡的疼,丝丝幸福中
世界就在窗外柳绿花红

思想在思想中跋涉,斗转星移
东方天欲晓,一个人继续远行
诗神打着灯笼走在路上
与外面的一切毫无关系

我追诗索道,浇灌田苗
涂乌鸦画麻雀,读春秋写山歌
做着自己的风景!你也试试看
这样还会感觉孤单吗?

2018-07-20

◎雨还在敲打

尽管已入辰时
雨却还在下,还在不停敲打
一个多月来阴郁的心情……

画眉的叫声从檐上摔下
如一串大雨珠把雾里的早晨打醒
至于这个夏天反常的清凉
好似与这鸟鸣没有多大关系
倒像这情景这感觉发生在秋季

我不知道画眉是咋想的
它听没听过“共工触不周之山,
天柱折,地倾西北”这个传说?

它会不会在自己的叫声里
灵活运用洪峰、泥石流、落花流水
天灾人祸、天崩地裂、天塌地陷
土崩瓦解这些人类惯用的成语!
它能否看见闪电听到雷鸣时
懂得赶紧躲避赶紧逃命!

而命悬一线的心啊!还在被雨敲打
啥时才能踏实地落到腔子中?
而一只小小的画眉鸟啊!你怎知
在这尘世:人的命运如狗望苍天
而狗的命运却握在它的主人手中……

◎一日之计:早餐

急急来去,匆匆忙活
稍有间隙,就抬头望天色
天睁眼,脸色好些
这顿早茶、早饭还吃得顺畅
而天不睁眼
脸还欻得跟猪肚子一样
这饭菜、这汤、这馍,香吗?

◎一日之计:下午

同在一场暴雨中奔跑
同在一个屋檐下拧出心上的水
我们——
愁容满面、愁眉不展、愁云密布
哀哀声里有生灵已于灾难中
失去了这个“潮湿的人间……”
这个泥泞的下午
我们——
走在同一条泥泞的小路上
空气重重地连声唏嘘、叹息!

◎一日之计:梦话

我把自己丢进和你们相同的雨夜
雨不停敲打屋里竖起的耳朵
不停敲打室内电灯的眼睛
更不停地敲打窗外的黑和冷

我突然发现,在同一个夜里
这么多的梦和痛各不相同

我再把自己丢进这样的世界
世界却安之若素
该梦话梦话,该呢喃呢喃
甚至流口水放屁磨牙
它都不管束一下……

◎一日之计:假瞑

无法放松
身体、血肉、骨头、脉搏
灵魂都硬邦邦的

我被噩梦魇住: 扼喉
窒息于魔的血、魔的性
挣扎醒来,入耳的第一声还是雨

雨已入邪门!今夜,我重出江湖
披发仗剑一顿胡思乱想
然后拖着伤痕累累的思绪回来
止血包扎、燃灯打坐;久之——
目似瞑,意暇甚

唉!算求了,不和雨纠缠了
谁的瞌睡还要在谁的眼窝里熬呢……

2018-07-21

◎太阳正在空中磨镰

晌午,太阳正在空中磨镰
哧嚓哧嚓,火,嚯嚯地响
大暑到了,却被晒成了狗
正伸长红红的舌头排体内的毒

中伏像一位老汉,抬一锅旱烟
一口一口慢腾腾吸食
往事被烧成灰,微笑含在嘴唇
像割倒了麦子的田垄

雏菊新开
褶皱里卷着一个洛阳半个东晋
倒映在一碗酒中的南山,不远
依旧悠然蹲在一首五言诗中
而我去年的记忆戴着草帽
还如人在旅途

此刻,太阳正在空中磨镰
刀说:伏里的雨,缸里的米
今年的伏天却只有汗水淋漓
给干渴的农民来了个反戈一击

风去仇池山转娘家故意不回
它和一个女人的香
仍保持一粒秋豆种子的形状
还埋藏在心底的那片菜地
等待着君子发乎于情……

2018-07-25

◎十二月诗经

正 月

古时候正月卧在一盏灯里
今天,正月卧在一杯酒中
春风吹响唢呐从江南一路北上
除夕憨笑着蹲在脸红红的对联旁
喜鹊点燃爆竹,梅花吹开眼睛
醉意朦胧的他爹爹,我的老乡亲
幸福正在敲你的门……

二 月

杨柳轻挥小手,二月出走
我就是一场转瞬即逝的雪
而春寒逗留心间
在料峭的山谷中流连忘返

三 月

越过一座青山,初恋提着竹篮
篮子里装满爱情的流感
蕾苞刚绽的桃杏,被谁一个喷嚏
把青春提前打醒!

四 月

草长莺飞,正是一段好年龄!
假象和赞美!我不要
被蛆虫把根茎拦腰咬断
变成“截句”的诗,我不要
所以麻雀你们还是回来吧!
你吃剩的,就是我以后的人生!

五 月

门头插柳条,山鬼吃粽子
思美人扎上红头绳
雄黄酒把白素贞熏得显了原形
我的娘子宛若艾蒿带着露水
被少司命一把拔疼!拔疼的——
还有屈子、离骚、断章和天问

六 月

把麦子割倒
土地就成了书法的残片
把蚂蚱捉进笼子
六月的叫声就漂浮在了蒸汽里
而夏天也成了一笼被蒸熟的馒头
晌午,一张宣纸不想吃“热狗”
它只想喝凉水……

七 月

女子真以为七月流“火”,她错了
打工在外的后生赶乞巧节回来
想被“七夕”和“鹊桥”相中,他错了

最怕中元节出来溜达,可我也错了
和我一样的“人”还在世上四处游荡

八 月

八月秋风爽,你仍在远方
所以我老看不到月亮,圆了的模样
十几年来,中秋只是一个人的中秋
我把孤单咬上一口
只是为了让心记住,日子的缺口

九 月

苦荞花是紫红的,花的蕊是紫红的
落了一地的黄叶像无常的世事
有人在世事里看到:
活着时的娘亲——还站在苦荞地边
一只手此刻偏偏把风搅乱
风打起了口哨,吹飞一只孤雁

十 月

叶子,它不停地落,一枚紧跟一枚
到落霞寨,我看到落霞的回光返照
已去了的亲人还是善良和蔼的面容
他们依旧生活在如海的苍山里
如血的残阳下,仍有我的老家

十一月

雪花已不是第一次来我的世界
已不是第一次扑打我的心窗
幸好记忆犹存,古朴犹存
老屋还留着,油灯的光还留着
只等往事如一只只飞蛾
扑向我怀里的火

十 二 月

我把一切即将写尽
只有腊月还冰封在感情里
我把一年的光阴即将花完
只有腊八以后的日子
还没走出厚厚的严寒

我仍被娘亲怀在农历的肚子中
等待着十二月二十六日降生……

2018-07-25

◎人生如戏

想从一台戏中退出来
可退了好多次,却发现越退越深
何时能做个退出“戏”看戏的人?
何时能退出四季,单独行吟!

可戏还在唱,还得唱,继续唱
如今我才醒悟: 人生一路风景
本无看客,本无退路,只有前进……

◎入情入境

我喜欢的秋即将莅临人间
想我又能给它当观众了
往年的经验是:入到它的境里
才发现入情更深……

◎庄稼成熟

走在小路上
年龄一截一截不断增长
进入秋的心田
我不但没有被它的风,沙漠化
没有被它的风,吹到命运边缘
而且还变成了一棵成熟的庄稼

◎时光书签

眼看河水渐凉,露要变霜
甩手就跑的时光,拉都拉不回来
我的头发要白,天的气温要降
诗句却在纸上如黄叶、红叶
正在清冷的意境中燃烧、飞翔……

2018-07-27

◎人生无题

诗写到最后,苦思冥想
发现命里就那么一句
“人生本无题”

如把一夜当一生过
戌亥时就是怀孕期
子丑童年,辰巳少年
而中间的寅卯恰为中年
申酉,始终为老年

如把一天当一年过
早上打春,中午立夏
晌午是秋,下午过冬
黄昏暮年,瞬间日落西山

人这一生
除了太阳月亮下的一条小路
会把生命带进一场梦
别的花花草草风雨雪霜
都是过眼烟云……

2018-07-28

落霞与孤鹜齐飞(组诗)

◎孤 鹜

首先是孤鹜,深色的毛
飘出故乡又飘回故乡的一只翅膀
翅膀上颜色更深的一片羽
脱离了群体的一抹孤独地黑
黑此刻就是我!与落霞齐飞
在“家”的上空,与滕王阁毫无关系
在夕阳下,生命太美!美如逆光
它正在“落”,我正变成它的暗影

◎黄石崖水库

在晚霞湖的源头、或根部
黄石有崖,崖生黄石
石围一泓碧潭,不论四季
水和天共同给人间绘制出一种色气

例如这个夏末
流金岁月的金还在消缓地流
而黄石崖尽头已是水天一色
浩淼微波,渺渺茫茫于无涯无际

这可是遥远处王勃的胸怀、心绪
亦是我咫尺的胸怀、心绪?
故乡就在眼前,亘古的风貌音容
离乡愁又近了几许……

◎半 夏

一半夏天,一半庄稼
一半乌云,一半电光
一半太阳,一半雷雨
一半山体和房屋被泥石流冲垮
一半安全地带暂住我的乡党亲人
一半的灾害是老天打来的
一半的灾害是人自己造的
一半白昼汗流浃背车轮滚滚
一半黑夜焦头烂额披星戴月
一半农人都在苦中作乐
一半情节被我虚构夸大
一半夏天已收回几百亩半夏
一半受灾的半夏是一种“中药材”……

◎落霞之夜

有灯火、罐罐茶、蚊子
有秦腔、二胡、流动的泉水……

我的叔父、婶母
孩子叫他们三爷、三婆!
二弟二弟媳,孩子叫他们二大二娘
家孙外孙眼里,我已年纪不轻!

一个妹子来了,一个没来
外甥女就让她娘和舅舅聊视频
唉!亲戚越走越亲,这隔空聊咋行!
然后,铺开宣纸甩开毛笔
写中堂、扇面、四扇屏……

临睡前三娘叮嘱大家:
明天可不能在寨子里四处张扬
不然庄村邻居来要
给谁写?给谁不写?得罪人的很!
你哥来一趟不易,又忙又累时间又少
笔墨纸砚要钱买,啥都要钱买哩……

◎广场舞大妈和乞巧

和我同龄的这些中年妇女
这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大妈
半个六月出长短气、愁不展眉……

她们每晚跳广场舞,在自家门口
之所以能跳能唱,是生活好社会好
可现在这半个六月和接下来的七月
她们没办法向村镇干部“交差”

正本分“女儿节”该乞巧的
十八岁以下未出阁的女儿们
都去外地打工“抓经济”了
上头派下来在乞巧节要表演的节目
这些中年妇女如何完成?
尽管有些风韵犹存
但身材和脑子都已不好用

昨天我去了二弟的半夏地
她们如见“救星”
紧忙讨教并让给她们排练
我说亲爱的老姊妹:我也很难为啊!
因为这大把的好光阴——
我已不能在农历中欢度了……

◎一星期的亲戚

连来带去只有一星期——
一星期有多长?三十多年来
我从未在老家呆过这么久

有时候想着想着就没词了
只有难过、惆怅!
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只剩泪珠、伤痕

父母已是过去了的故事
何况爷爷奶奶,何况更远的先人

我啥时从一个儿子
变成一个远嫁的“女儿”已无从说起
我啥时开始把回家的这条路
走成了一条亲戚路!也无从说起
除过田野、土地、庄稼和不认识的
邻家孩子!连去带来一星期——
心上总是空落落地没一个人影……

2018-08-04

◎秋裹伏

明天就要立秋了!今年“秋裹伏”
意即秋天了“伏”还未脱去热汗衫
仍被早晚的秋衣秋裤包裹在内心
内心因此还有闪电惊雷、暴雨狂风
打在熟透的果木、庄稼身上……

田野里也许会出现二十四只秋老虎
奔跑——斑纹像太阳的彩炼
火焰尖细的毛发、苗子!青稞
举向天空的芒!更像月亮底下
大片秋草的箭!烛光底下
一行行密密地针脚……

2018年8月6号,戊戌六月二十五
夏的最后一日,我除了对这些天
乡亲们遭受的洪涝灾害
和我被一群男女诬陷发一些感慨外
这个业已逝去的季节
再没有其它事物变成跳梁小丑
并且,我再也无法——
对已埋进黄土里的这些“岁月”组词
造句、修辞……

2018-08-06

◎立 秋

写出一颗“禾”字,我停下笔
眼前飘起一场雪
雪里藏着踏破几千年西风的种子
种子在“禾中”,是一粒米,尖头朝上
立在我身体最热的一把黄土中

所以这世间有恋曲浩荡、芳香扑鼻
地球像孕育一切生命的子宫
经过我家门口时停顿了一下
之后我拥有了自己的田地和牛羊

再写一颗“火”字,从春草胎心抽出脉搏
点燃胚芽洞透黎明的第一丝光
经过嫩绿的亮,亮的浸染、熏陶
如从山溪抽出清,清漫步成河……

它经过高山流水古筝叮咚
徜徉在诗人的情,画家的意境——
一睁眼,它就看到了母亲的汉珠、双手
双乳和双唇……

大地沃野千里,“火”在飞!
如金乌展翅、翱翔四海
轻盈地羽毛仿佛一枚枚庄稼叶子
从联姻到落地生根
从我拥有了自己的爱人、孩子
“禾、火”终于在四季中连体、成熟
在人间——今日“立秋”

2018-08-07

◎人活一世

我常想,自己年已入秋
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下……

诗友云水禅心却说:
一只蝈蝈只能活三个季节
它越不了冬!可比人还乐观
在阳光下——
它就是一位不知疲倦的歌者……

是啊!一年很短
但对蝈蝈和草来说一年很长
长得能与人的一生媲美!

人的后代是人
草的后代是草
尘世的后代,肯定就是尘世

连草都晓得:
活上一辈子要留下根
人活一辈子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2018-08-08

◎我把往事夹在皱纹里

我把往事夹在皱纹里
像把一枚书签夹在记忆中
一本书,我刚读到后半部分
就被岁月带进初秋
被时光晾于午后的窗台

衣服太多,人太多
衣架和衣绳晾的故事很拥挤
百分之八十的过去都还湿着
水珠像汗一样渗入土地心脏

这个年龄该是云淡风轻的年龄了
可我还得把皱纹夹进往事里
不能显山露水

悄悄从记忆中翻出一枚枚书签
暗自抚摸它脸上的风雨、雪霜
和烟火色的心灵对白
和春雷般的脚步翻山越岭
一次又一次,高潮迭起——
扛走人间的每一个好日子

现在累了,歇在一条河边
向生活低头,认真讨好它
尽量用交心的姿态,舔腚的口吻
请它把前路或后路,放宽点

尤其在夜色最深的那个峡口
往事和记忆睁着眼睛,像满天星斗
我如头顶那弯,拖儿带女的月亮
弯腰打扫着满地芦花,一脸皱纹
两把秋风,正犹豫于眼前这条峡谷
进,还是不进?

2018-08-10

◎一件风衣还在归途



一场爱像一件风衣
还穿在秋天身上
秋天像一个女人
在接受一段情之前
她就是一株没有怀孕的光杆玉米

站在夜色下
她空着的怀宛如一弯月牙
浑身冷巴巴
不知世上还会有一个取暖的“家”



反之亦然……



如今,一件风衣还穿在秋天身上
秋天挂在自己的树上
小手在冬的眼前挥来挥去
就是进不了“门”



生活不能一次次怀孕
正如秋,不能年年硕果累累
该闭斋时要闭斋,该歇树时要歇树
而它不停地烂熟于心
就等于自绝后路



一件风衣
被轮换穿在两个相爱的身体上
不言经历,只看当下——的确旧了
像年龄的轮子,无法倒转回去
更无法回到初“新”



在冬没有彻底接收秋的手续之前
秋风还在一场梦的半山腰刮着
瞌睡还在一只眼窝里熬着
如烟熏火燎的岁月一般幽深!



回回头——回回头——



一件风衣还走在生命的归途
该黄的秋草正在黄
该红的日子正在红
枯叶落、雁南飞,一切井然有序……

2018-08-1

在扎鲁特草原(组诗)

◎一弯蓝月

其实雪的白很温润
被一条连衣裙裹紧
偶尔地走光
会惊现初秋的回忆和夜空

躺在淡青色的帐篷中
你尽可想象,一尊雪雕
突然有了绸缎般的温存
并且生出水的触角、草的丰盈

雪打开凌霄晶莹的枝杈时
星星在头顶如一树繁花
泉水在身下缓缓流淌
一弯蓝月——
正紧紧地依偎在你怀中……

2018-08-15

◎风摆杨柳

看见半泓水、几峰骆驼
十几双送别的眼睛盯着你的背影
你把微风当一条裙子穿着往前走
一溜一溜青草却正朝我滟来
她们招手、掩嘴、巧笑
轻轻滑过……

你把微风扎成一只蝴蝶结
飞过马尾、飞过飘拂的青丝
草丛里的小蓝花小白花小黄花
一朵一朵朝我走来
她们招手、掩嘴、巧笑
轻轻滑过……

你再把微风紧箍在腰间——
草原开始摆动,一条河开始摆动
远处唯一的一颗树,也开始摆动……

2018-08-15

◎一架木车

谁在一架勒勒车旁
盼自己心疼的女儿,突然归来?

勒勒车是什么车?
两只大大的木轮子
像太阳的两只脚
一年年驮着草原的四季
驮着雪霜、雷电、风雨——
走过天际

当然了,碧空如洗时
太阳驮着的还是太阳
温暖的光照进牧人的眼睛
一寸一寸
抚摸草原的“潮尔”和心情!

一架木车被牛拉过
牛像憨厚朴实的阿爸
而粗犷的胡茬豪迈的歌声
矫健的雄鹰和奔驰的俊马
是倒映在一碗碗酒中的当年的影子
早已被岁月喝干

木车此刻孤零零停歇在黄昏
恍似一位上了年纪的老额吉
望着远方——如一个“等待”

2018-08-15

◎在扎鲁特

把一棵树交给一个女人
把一个女人交给一首诗
把一首诗交给辽阔无垠的心
心上的草原——扎鲁特
秋风泼墨成画、滴水成河

现在,嘈杂的世界已被堵在来路
扎鲁特很乐意把你们
藏进一支牧歌的拐弯处
藏进大块数不清尾巴的毛毛草中

而我在世俗看不见的一层景深里
一朵、两朵、三朵——仔细搜寻
但没有发现一枝狼毒花

所以,你们暂时被隔离于
有毒的空气之外,在我的镜头之下
自由、平静、无声地绽放……

2018-08-15

◎鹊桥仙·与心相会

把该锁的都锁在世事以內
把该堵的都堵于清凉之外

闹中取静
给自己的内心留点空明
只用眼睛去捕捉蓝天
只用闲情去追逐闲散的白云

流放边地的
唯有一座苍山,一片泱水!
放你进来
一程路上仅遇的一个人
走了三生三世——
才走成了一段情

穿过拥挤的人群
穿过长长的桥——
牵手的意境在莲上、莲下
清欢鱼动,又仿佛一动不动
只有水中站起芙蓉
梦中恋歌声声

旋律、脚步
弹破涟漪的酥手
葱的白、絮的轻
汉家女儿的害羞
搅乱诗的节奏,漫涣过灵魂

波粼粼
鱼舟唱晚,月牙含星
星眸再次拨开晚霞丛中的火
再次拨开晚霞湖上的草
秋意渐浓……

2018~戊戌七夕之夜

冷暖人间(组诗)

◎把故乡藏起

把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藏起
把伯伯叔叔婶婶姑姑藏起
把命运藏起!悲、欢、离、合
门前的小溪、小草、大山、大雾
云朵走过落霞寨,青牛拴在杜家崖
秋天还打着火把,引领大片野胡麻
朝前赶,背上都背着自己的娃娃……

看见老槐树了,终于回家了
一棵树就是一个落霞寨子孙的故乡
经过这些年——现在树没了
故乡!只能悄悄藏在心上

◎漂泊的诗

三十年前,我把“家”
写进一首诗,想安身立命……
二十年前,我把“家”
垒成一个巢,风雨飘摇……

近十年前,我把“家”
终于带进了家!
可我的“心”却已离故土
就像我的“诗”
一直还在路上漂泊——

◎这叫亲情

我的亲戚像蚂蚁!
因为我们都是草民百姓
我的亲情像一盆碳火
围在四周的都是我的亲人!
例如父母叫黄土,兄弟叫打柴
姊妹叫庄稼,夫妻叫麻搭冤家
还有老牛叫憨厚、小黄叫看门狗
鸡鸭猪羊整天吵闹不停
谁都喜欢欺负我这个善良的人!

◎爱已入秋

如今硕果累累
但爱如天凉——“好个秋”
夜晚,灯光下手中织着的毛衣
间或绣着的一只鸳鸯鞋垫
寓意深刻,却不能及时绣出另一只
等有了另一只成双成对
沧海桑田,脚和鞋已回不到当年

◎水火爱人

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在生活的旁边
旁边有树有绳子有衣架还有鸟雀
有时我一个趔趄一个恍惚
看见你就是洗衣机洗衣粉搓衣板

爱人啊!
你就是厨房、灶台、一根火柴!
哧啦一声——
黄昏开始冒烟,生活开始燃烧、沸腾
把萝卜白菜调上油盐酱醋
端到炕桌上,亲爱的夜晚!来呀
让我们一口一口慢慢品尝!

◎冷暖人间

天凉了,这是一个多么爽的消息
现在我们逐渐会看到
长长的秋水、蓝蓝的凉
时间不会太久,还会看见霜
黄黄的草披上雪花的衣裳
童年手中握着一块青冰
一眨眼,顽皮的儿子长大了!
探春旁边站着娇小的女儿——
怀里抱着娇小的我的外孙!
天暖了!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消息

◎再写冬天的背后

除非冬天和我并排前行
那么我们撂在背后的肯定是秋
而眼前很远或者不远处站着的
是哪位叫梅的美人呢?

大半辈子了,我一直在向你走
我和冬天不是面对面就是背对背
所以冬天的背后一直不是秋

请你仔细想想人生的这翻场景
无论相聚还是别离——
冬天的背后不是秋,春天还会远吗?

◎人生走向

人生的前面站着什么?后面站着什么?
这取决于你是向路走去或路是向你走来
例如在一年年不断更替的四季中
你是迎着四季走去还是四季迎着你走来
所以春夏秋冬的眼前和背后站着的
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事物或风景

2018-09-02

◎那一秋

那一秋,内心只有伤情
二十二岁的眼睛,看不到出头
独步青冈岭,没见一棵青冈青
残阳抚过灵魂的深谷,只留一抹
温暖破碎的声音……

黄昏落在半山腰,一脸暮气
很谦和地拥抱我的困顿、惆怅和疼

那一秋,“失去”这个词充斥生命
由于贫穷——我背负贫穷去追寻
找你,就是想握紧初恋、青春

寒霜白的满坡都是,在仇池山顶
群峦如云浮远,而独峰于世
风推着风飘过周天,身四维
壁立千仞,我的爱情陡峭绝尘

那一秋,我还是个青年
不懂苍茫回顾,看前世今生
如一只暮鸦晚归,还未找见一丛林
林只在臆想中,巢只在诗句的枝头
沐雨栉风,瑟瑟颤抖……

偶有斜晖照望,脉脉于穹底
悠悠之水泛过心堤——众叶飘零
橙黄色的爱被神烛点亮——
大团大团的夜岚向我匍匐而来……

我是一根香烟,叼在你嘴上
你是一支火把引我横渡弱水
当贫穷燃烧起来,我是贫穷的王
当那一秋随之燃烧,我是秋的王
此后经年,爱燃烧、孤独燃烧
我便是爱的王、孤独的王!

所以,我们活在回忆中
无论相遇或错失
此刻能细细体味,都是一种福分!
而未来——
幸福仍于双手和内心暗暗滋生……

2018-09-14

◎生命和诗歌一直被我重复赞美

从古到今,被从古到今重复使用
就像一年四季始终重复一年四季
就像我的人生是一次次挥手
转身,前路的坎坷和苍茫等着我
要再一次与我挥泪告别!
谁不厌倦并赞美这些词语啊!

然而,我的生命已进深秋
走在清冷里,浮华和蛮荒潜藏心底
分分合合不断跟进

例如三步一挥手五步一回头
我不知在诗里重复了几遍
还有中国东北部秋天的大雪
甘肃西北部塞外的寒凉……
它们在留下我足迹之前和之后
一直被我重复使用、赞美!

而这些词语像鹅毛
一直无法扫去我心上离别的情景
那些灰的白的鸟儿,驮着荒芜的风
那些红的黄的叶子,卷走多少条路
偶尔回望——心上的千古之痛
有多凄美,轻盈……

2018-10-10

◎雪与羊的抒情

杜牧野

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动的,只是一个童话
童话里的故事
故事里的精灵
这个纯洁的世界!

这些小小的生命
她们此刻
并不知道自己
正是这个世界的叙事
正为这个世界抒情!

朴实地兄弟姐妹
善良的绵羊
你们瞧瞧:
这些可爱的天使
是多么自然从容

现在
也请你们从容面对
接下来的世态炎凉
人间冷暖。请继续
继续低头吃草
抬头长膘……

2018-10-13夜

◎秋霜杀来柿柿红

秋霜杀来柿柿红
穿鞋鞋上树,摇落一地风
刮了荒草刮黄叶
拨开凄凉,我们剥开疼
来个亲亲!

褡裢空来没银钱
却满满装了,咱俩的怜念
抖掉灰尘往前看
抛开糟心,我们进深山
亲个蛋蛋!

眼里明来腔子亮
酷寒寒背后,就站着暖阳
抹去沿途的冷清
找回那年,我们的伤心
来个亲亲!

秋霜杀来柿柿红
我正向西风,讨回我的疼
撇过雾霾见蓝天
我和生死,已两不相欠
亲个蛋蛋!

2018-10-1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通过手机回复lsdweb 183.192.14.232     2019/3/23 7:04:25     3 楼
  • 送了5朵鲜花。精彩2018回忆的沙漏在滴。。。
  •   自由书生 223.73.251.143     2019/1/13 22:52:09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作家,就是作家。我想学习,但学习不了。右脑空间,是左脑空间100万倍容量,不是擅长使用左脑空间的人,可以擅长支配右脑的。
    杜枚野的诗,文词很多,却不觉得虚幻,一番思考之后,恍然大悟。
    我写诗词,只能依托极其有限的文词,颠来倒去。
    外孙女叫我不要喝酒抽烟,她的词汇太少,知识太少,不知怎么劝诫我,就说:外公再喝酒抽烟,我就不坐外公身边。她就以这种她所能表达的方式,对我表达。此后,我吃饭不喝酒抽烟,回自己房间再喝酒抽烟,不给外孙女看见。外孙女又坐回我身边。
    公开发表的文字、语言,是要有讲究。至少,不要随意喝酒抽烟。读杜枚野的诗,我有这个感觉。
    也许,人到一定阶层后,都会这样的吧。
  •   海南小伊 61.186.17.173     2019/1/13 20:24:49     1 楼

  • 这组诗清新自然,思想饱满,感情充沛,诗就应该这样写。学习啦!

    作者回复:2019/1/13 20:44:08

    谢谢阅读点评!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