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情歌【杂文古诗】————青霉煮马,同命相怜


2020-02-22 09:20:51  杨彦琦  所属诗集  阅读366 】

100个   

一、自喻

吾之白马王子,泰坦尼克
君之大名,如雷贯耳矣
吾乃君之追随者,钻石公主也
吾等英籍人
同父异母焉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生有时,死有时
快乐至极易生险
吾为青霉,汝为煮马
不翼而飞,同命相怜

君生在英国
贝尔法斯特
于辛亥猪年
癸巳辛丑日
吾降临日本
九州岛长崎
于甲申猴年
丙寅己卯日
君属英土著
土生土长人
吾属英移民
日生美抱养
吾赶好时代
健康又健壮
君龄比我长
吾体比你胖
君为纨绔子
吾生豪门室
君已期颐年
吾刚碧玉华

二、煮马

古人常常云
英雄出少年
君未一岁满
欲将处女行
于壬子鼠年
甲辰月丙辰
午时十二点
南安普敦发
驶向纽约城
载客两千余
四十六万吨
时世船之最
当日晚7时
抵达瑟堡港
接上大富翁
次日中午时
抵达科夫港
普客登上船
一路缓缓行
甲辰月庚申
星期天夜晚
风平浪也静
微波拍冰川
鳞光亮点点
犹如卢纶曰:
月黑雁飞高
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
大雪满弓刀

漆黑冰冷夜
急行大西洋
暖冬冰山远
偶见一黑影
极速逆汝行
愈来愈速疾
瞬间撞邮船
船体因太大
船舵而太小
加之速又快
无法止或转
右舷撞冰山
铆钉被撞松
立刻船头断
防水隔板裂
海水源源入
船舱被水淹
引擎立即关
泰坦尼克停
船员忙着修
西洋一片静
金属刮擦声
乘客被惊醒
以为遇大浪
或以触暗礁
或以螺旋障
速披身外衣
带上各行李
来到甲板上
空繁星闪烁
气温零度低
漆黑天穹下
窗里发黄光
锅炉运作终
震耳欲聋声
船头开始沉
进水超极限
沉没命注定
船长请救援
北纬四十一
西经五十度
船上总人数
两千二百二
浩瀚大西洋
空空如也矣
离焉最近船
卡帕西亚号
用尽洪荒力
至少四小时
释放救生艇
慌乱至极中
疏散妇孺童
恐怖低沉声
登上救生艇
水板突然塌
甲板水中淹
急中又生乱
救艇空一半
应载一千一
只上六百余
逐渐船失控
TITANIC铭
水中不见影
骚动四处起
船员鸣枪止
泰坦尼克人
陷入绝望中
乐队不停奏
平复命亡人
面对生与死
有人品至尊
即使将死去
也要像绅士
伊文斯夫人
艇座让母子
主席伊斯梅
抛下他乘客
趁机跳夭夭
人性善与恶
揭露无遗耳

船艏海水多
船尾逐渐翘
底部三巨桨
露水高竖起
求援已无助
船长无奈曰
诸君靠自己
反锁船室中
接受死神审
有客跳水中
不幸葬大洋
船体失平衡
船桥被炸碎
穹顶水压塌
烟囱钢缆断
砸死无数客
有人吸船内
再也没出现
电力被电死
两点一十八
船身全解体
下坠入海里
两点二十许
底部水灌满
巨大漩涡起
吸入大批客
随处尸体见
不少浮水面
海面不久静
洋轮沉海底
耀眼璀璨星
短暂一生情
一千五百命
陪葬它而行
自撞冰山起
直至沉没止
两时四十分
碧落下黄泉

三、痴梦

同是天涯客
皆为沦落人
要知今相逢
何必曾相识
君不认识吾
吾只晓畅汝
冰川碎船身
随浪入洋谷
父辈常常说
君如花公酷
令吾朝暮思
梦中常追逐:
妾发初覆额
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
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
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
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
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
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
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
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
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来
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
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
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
直至长风沙

吾汝异地生
血统则相同
年龄虽悬殊
自幼崇英雄
豪门之贵胄
门户相当也
才子配佳人
天生一对乎

四、青霉

夫同言而信
信其所亲矣
同命而行者
行其所服矣
尔跳我也跳
生死相随兮
汝穿大西洋
义无反顾兮
吾行太平洋
奋不顾身兮
尔一无所有
吾心永恒兮

本钻石公主
身高十层楼
体长二百九
腰宽四十八
吨约十二万
身着乳白色
阳光射我身
惊艳又妩媚
甲板十八层
世界之顶配
客员三千七
随我去远行
太平洋之光
快乐行之旅

阴乙亥猪年
农二零二零
丁丑月壬戌
一月二十日
日本横滨始
五十六国客
三千七百人
一月二十二
首站鹿儿岛
然以序到访
中国之香港
越南之顺化
越南下龙湾
中国之台湾
北部基隆市
日本之冲绳
计二月四日
返回至横滨
同日一港客
耄耋之老翁
离港飞横滨
登上此邮轮
事先无人知
此翁病已染
一月二十五
恰逢中国年
望华东海岸
万紫千红焉
老翁港下船
熟知翁已染
同日返港后
病状急加剧
一月三十日
体温失常烧
既而去医院
接受医核检
次日二月一
确认染新冠
吾在正常行
先后停越南
中国之台湾
老人确诊日
靠冲绳那霸
忽闻港客染
二月三日晚
吾回母港弯
游客禁下船
俄而受疫捡
众人皆惊呼
获情已甚晚
时至二月五
庚子鼠二天
戊寅月戊寅
十例诊被染
官称事不大
隔离便可断
而防难到位
次日罩差遣
二月七日时
空间闭更染
二月五日起
每日诊例见
既而无几日
华外新疫苑
船客三千七
日籍为一半
其中有一群
人数过一千
年已超七旬
易染高风险
便药殆尽矣
补给又无援
虽有日三餐
滞留仍为患
闭门罩着脸
像是狱囚犯
一对美青年
攒了两月钱
本想蜜月旅
哪晓被感染
救救吾等焉
直对特普喊
美籍四十四
确诊已被染
美国不接回
只好住日院
二月二十日
船上月已满
病例六百四
疫情尚未完
两位日本客
死于新冠染
确诊八十五
日岛已发现
二月二十一
隔离被解散
属国各接走
患者送医院
猛忽岛疫延
内外皆惊乎
日政受抱怨
有国警民众
勿去日岛览
中国则不然
急捐试剂盒
便患核酸检
顿时波涛起
网友皆称赞:
“投我以木桃
报之以琼瑶
世界需要焉
共同对病毒”
又曰“匪报也
永以为好也”

泰坦尼克君
吾有何冤焉
生父不管吾
养父抛弃俺
英国不过问
美国亦不管
吾在日本住
房子无一间
田地无一垄
没钱又没权
可谓人不人
亦鬼不鬼焉
吾前思后想
该一刀两断

五、别白

时光荏苒
今我一十六岁,汝一百有九岁
我喜晨起无所知,不知遇何人
会有何果
而要每天有所值
如尔不违我,尔要何吾赋之,尔要何皆可。把尔之心赐予吾罢
生命乃礼物也。我勿想费之,汝不知下事如何,学会接纳生活乃有获
生活本该运气为之
何况我无尔一张照乎,尔只活于吾之记忆里
上帝擦去吾等所有眼泪。死亡不再有,也不再有悲伤和生死离别,不再有痛苦,因往事已矣。
吾为青霉
汝为煮马
尔遇冰川
入海深渊
予遇病染
无人责办
生死离别
同命相怜
不为姻缘
只因游览

公主情歌【杂文古诗】————青霉煮马,同命相怜





本文属于杂文古诗,分为自喻、煮马、痴梦、青霉及别白五部分。本诗是一篇抒情诗,它以第一人称起笔,主人公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25.113.236.92     2020/2/22 9:31:59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长篇诗作,问好杨彦琦。
  •   杨彦琦 221.192.180.241     2020/2/22 9:23:2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本文属于杂文古诗,分为自喻、煮马、痴梦、青霉及别白五部分。开头,结尾使用杂文形式描绘故事意境;中间三部分均采用五言古风体对景致与人物表情地描写以抒发情感。本诗是一篇抒情诗,它以第一人称起笔,主人公自喻为钻石公主,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一百多年前消沉于大西洋海底的泰坦尼克号。幼小时候父辈常常讲述他的故事,所以他就成了她心目中的英雄,于是,他跳,她也跳,生死相随。她幻想着寻找他,出海于太平洋。不幸,偶遇疫情,自身难保。此时,她自喻为青霉,即自己被病毒感染;视泰坦尼克为煮马,即掉入洋底被水煮了的白马。她与他的感情达到了相识,相知的程度,犹如古人云:“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本诗通过生死离别故事主要警示人们记住:“生有时,死有时,快乐至极易生险”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