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七章)


2019-07-04 19:02:29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178 】

100个   

第七章 你当我是朋友不是

2014年1月14日。
今天,转载了许多有关身体健康和治疗偏方的文章。
  没时间细看,等有时间再从中挑选自己有用的东西。
  转载几十篇文章,能从中挑出一两篇甚至一两条有用的东西,已经烧高香了。
  沙里淘金,有用的东西总是很少的。
  万事同理。你读了一大堆交易的书,不就为了能从中发现那几句有用的话吗?
  今早服用了倍他乐克一片,硝苯地平一片,补中益气丸8粒,大山楂丸一个。其中后两种是中里巴人书中治便秘的方药。
  血压基本变化不大:早上145-96;中午138-98,微微头晕,但不影响生活。
  江山预感到,自己的身体状态,不用找人就应该符合病退的条件了。但是,你不找人,除非躺倒不能动弹了,那个铁桶似的衙门是不会让你通过的。
  2014年1月15日。
  昨日下午申时,即15:00至17:00之间的时间,经掐指神算,得出结果是速喜,行事的吉时之一。不讲真假,江山就选定这个时辰行动,图个吉利。
  15:00收盘,江山七里咵嚓上传完交易结果到博文里,就关机出门了。
  行动是成功的捷径。不行动一切免谈。
  跑事儿跑事儿,你得跑不是。跑了,事儿不一定成;不跑,事儿一定不成。
  到大姐江英上班的地方提了银子,问大姐,去了怎么说呢?
  一是我害怕耽误了;二是权当你帮老哥忙;三是我知道只要你肯帮忙就一定能办成事儿。江山一边单车前行,一边在心里琢磨大姐叮嘱的三个要点。
  用手轻轻叩门,孟局长不在办公室。
  透过百叶窗半指宽的缝隙,江山看到里面确实空无一人。
  两个办法:一是傻等,二是打电话。
  江山选择了打电话。
  无人应答。
  等五六分钟再打过去,通了。
  喂!孟局长您好,我神州纺印厂江山呀!
  哦,啥事啊伙计?
  还那事儿呀!哦!你在哪里,我现在在你办公室门口等你。
  我今天下午不去办公室,马上要去鹿城。
  是吗?江山有点失望。
  上次不给你说过了吗?就按那说的。我说过给你帮忙了,就会给你帮忙。你当我是朋友不是?但是你要那样(送银子)我就不会给你帮忙。
  这几句话,江山听得明白,意思相当清楚。上次孟局长只说,我给你问问。你若这样(把银子留下),我绝对连问都不会问。连忙说道,孟局长,太不好意思了!
  没啥不好意思,你也给工人办了不少事儿,我都清楚。到现在七八年了,你们的人,当时用安置费交养老金,至今还没有推完,经常有人找我签字。
  哎呀,给你添麻烦了,孟局长!我是担心晚了办不成事儿!
  不晚,过罢年再说。
  孟局长,你是说,过罢年再找你也不晚吗?
  不晚。
  好好好,那不麻烦你了,您忙吧!再见再见!
  孟局长所说的江山给工人办了不少事儿,是指2005年至2006年,江山牵头为1148名工友所办的事情。
  2005年4月,江山等五位职工代表高端访问归来,带回了令人振奋的明确答复。接下来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五位代表就成了市劳动局零工资的义工,对467名工友的档案查询、表格登记、卡片制作、养老金本的照片收集、粘贴、填写,进行了全方位的付出。甚至于还负责工友们的政策咨询和解释安抚工作。毫不夸张地说,当时,五位职工代表,比劳动局的大多数职员包括许多领导,都更了解有关政策。我们之所以如此甘愿无偿付出辛苦的原因,目的就是为了工友们的事情能够尽快解决,不辜负大家的信任和委托。如果不这样做,工友们的事情,再拖个三年五载也属于正常。
  如今,想起这些,江山心中是欣慰的。正所谓,天下没有白做的功课。
  2014年1月16日。
  脸庞瘦削、热情而又平易近人的金医生问江山,都是啥症状啊?
  头晕,脑子发胀,像捣进去一块砖一样;心里有时候也不舒服,好像也不是痛,就是不得劲,说不出什么感觉;走路不稳当,好像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在地上;身体左右两边极不协调,半身不遂的感觉,别人从外表看不出来,自己感觉很明显;最明显的是血压降不下来,吃着倍他乐克也降不下来,加上你前天给开的硝苯地平,吃了三天,前两天吃一片,昨天加到两片,依然降不下来。
  去收款处交押金,办个住院手续。阿景医生不是安排做CT吗?那就先做个CT,看结果再说。
  江山问道,金医生,需要住院吗?
  需要。
  江山不再问其他的,去办住院手续。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和最不愿意打交道的医院密切接触了。
  CT结果出来一看,左基底节区腔隙性脑梗塞。
  跟2007年3月1日的CT结果正好一反,那时候的是,右基底节区腔隙性脑梗塞。
  同一个医院,同一个医生,查出的结果却是恰好相反,一个是右边脑梗塞,一个却是左边脑梗塞。现实中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吗?难道是右边梗塞好了,左边又梗塞了?或者是检查医生疏忽大意,把右字打成了左字?更或者,他根本就是不负责任地胡乱地打一个结果?
  这几种情况都有可能,究竟哪一种可能性大,真说不清。如此,只有听天由命了。
  金医生,今天挂水不挂?
  挂!怎会不挂?
  下午三点行不?
  行!
  上午还有事儿没有?
  没有了,你可以回去吃饭了。明天空腹来化验血糖、血脂,再做个多普列,彩超你做不做?
  有用吗?没用就不做了。
  别忘了带身份证,报销时要用。
  中午吃饭时,阿美说,阿女的对象五六点钟要过来。
  江山对阿美说,第一次来,要正规一点儿。我输完水去街里买几个菜,你再炒几个,弄十来个菜,最后弄个汤。
  熬个稀饭不行吗?
  也行。
  2014年1月17日。
  据医生说,腔隙性脑梗塞,中老年人很普遍,算不了什么。
  今天进行血常规、血糖化验、尿液分析、颅内多普勒血流图(TCD)、常规心电图检查、彩色多普列超声常规检查等六项检查。
  最后一项彩超检查曾让江山惊魂不已。
  本来彩超是熟人阿景医生来做,但是阿景今日有事来得迟,又等着挂针,就让阿景的徒弟来查。阿景的徒弟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用那个凉凉的探头,在江山右腹肝部反复地滚来滚去,一边问江山,叔,原来检查过吗?查过,几个月前阿景医生查的。有问题没有?当时说没有问题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没,没有问题。好了,叔,你擦一下起来吧!
  此时,阿景医生正好来到。
  江山连忙说道,阿景,你再给查一遍。
  阿景医生换好白大褂坐下来又熟练地操作一遍。
  阿景,啥问题?有什么毛病?
  啥毛病也没有,一切正常。
  这小妮儿可是说有问题呀!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我签上名字,你相信不相信?
  检查完就依然是挂吊瓶输水。
  共三种:
  第一种是天麻素,单价20.50元,3天的量是9只,184.5元;
  第二种是奥扎格雷,单价17.99,3天6只,107.94元;
  第三种是血栓通,单价25,3天12只,300元。
  昨天下午,3:30扎上针,晚6点整滴完,叫护士拔针。按了5分钟,松开手指后一会儿,扎针的地方鼓起一个半拉核桃大小的包。正好金医生转过来见了说,按住上边,血从上面过来,你按下面不行。
  又按了15分钟,松开看看,止住了,但半拉核桃大小的包却一时半会儿下不去了。
  刚到医院大门口,阿美又一次电话,说是阿女对象已经到家。
  好,我买完菜就回去。江山一边答应着,一边跨上单车。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七章)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15.52.118.188     2019/7/5 10:42:04     4 楼

  • 感谢庆星君!祝福不尽!
  •   古不为 115.52.118.188     2019/7/5 10:41:45     3 楼

  • 欢迎远望来读!奉茶!
  •   杨远望 223.150.221.5     2019/7/5 8:38:52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精彩!问好
  •   徐庆星 183.154.46.147     2019/7/4 20:27:1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佳篇,问好古不为;祝福问安。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