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 子


2009-03-26 09:48:28  竹立  所属诗集  阅读3886 】

00个   



没有见过九寨沟的海子,枉为一世人。
海子,好美的名字。藏族人崇拜大海,把大大小小的高原湖泊都叫做海子,意即大海的孩子。
其实海子离海很远,离天很近。
如果说大山是海子的父亲,大海就是海子的母亲。
春天,海子在父亲的怀抱里醒来,就向大海母亲奔去。
一路溅起雪白的浪花,像白云在山间缭绕。




九寨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海子,
她们向一颗颗五彩的宝石镶嵌在群山之间。
大的像长海,小的如五彩池,中等大小的有犀牛海、熊猫海、孔雀海、老虎海等等,
还有随季节变化的春季海、夏季海、冬季海,
一个个仿佛婴孩般单纯、少女般娴静,
蓝的像天空、绿的像翡翠,黄的像玉米,红的像玛瑙。
远看、近看、上看、下看,千姿百态、美不胜收。




海子头顶的蓝天也像她一样纯净,云朵金属般耀眼。
周围的高山色彩斑斓,长满了五颜六色的高矮树丛。
树影倒映在水中,像一张摊开的老虎皮。
那水凉透骨髓,有一种让人刻骨铭心的魔力。
水底静静地躺着生苔的巨石、交错的古木和纹丝不动的水草,
还有千年积淀的神秘故事与动人传说。
当落日映照的时候,水面金光闪烁,像燃起一片火花。
这里仿佛聚集了世上所有的色彩,浓缩了人间全部的美景。
任何语言也无法描述,任何画图都难以重现。




海子从岩石边滚下的时候,就变成了千百条洁白的哈达。
那哈达是新织成的,没有半点杂色,和远处的雪山一样白净。
因为它是献给高原之神的,献给至高无上的佛祖的。
它也是神的恩赐,藏族人用它酿造酸甜的青稞酒,冲泡香甜的酥油茶。
它从一片金黄的芦苇海的中间穿过,又从一片杉树林的脚下漫过,
流过藏族人的寨子、羌族人的石屋和穆斯林的村镇,
流过用绳索和木板搭成的吊桥、插满经幡的庙宇,
流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养育了成千上万的野牦牛和骏马。
它也流进了你我的梦里啊!




我是在九寨沟最美的秋天,来看海子的。
我来自大海边,却向往着山的险峻。
来之前,我就听说过海子的美,盼望相见的那一天。
我知道我会爱上她的,但当我真的见到她时,还是惊讶得叫了起来。
我真的爱上了她,彻底地、无可救药地。
我知道今生今世都要为她害相思了,为了那婴孩般的纯、少女似的静、胜过天空的蓝、翡翠一样的绿。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我知道自己的心不够纯净。
海子,就让我在心里暗恋你吧,让我匍匐在你的脚下,像一个虔诚的藏族教徒,为你唱着没人听懂的赞曲。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黃礽耀 222.166.160.47     2010/1/28 23:21:01     1 楼

  • 山是海子的父親,大海是他的母親,
    而他的詩就是他的陽光啦!
    我是他的陽光,射向四面八方!
    我也是他傍邊的新星,時常閃耀.

评论请先登录